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反水(为李誓铭的打赏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地下宫殿内,苏玄发现了一具诡异的棺椁。

    这具棺椁被众多棺材拱卫,棺椁前方又跪着两个栩栩如生的陶俑,苏玄立刻将叶文纯和粉荷喊了过来。

    叶文纯在见到这口青铜棺椁的第一眼,神色便是一喜:“少主在这里面。”

    粉荷脑袋一懵:一定是风太大我才听差了。

    宗主很明确的告诉她,说是这两位贵客前来南州找人,要她带路。

    结果一路来到南州后,他们一头扎进了人家的地下墓穴里,这让粉荷心中惶惶,猜测着这两人是不是拿找人当借口,目的是在人家墓室里寻找陪葬品。

    但这会儿这位前辈话一出口,粉荷猛然意识到,人家根本不是骗人的,而是真的来找人,不过找的那人是个死人罢了。

    叶文纯看完青铜棺后,目光落在了那两个陶俑身上,他下意识皱了皱眉。

    “叶相?”苏玄奇怪的叫道。

    叶文纯疑惑道:“我总觉得这两个陶俑有些不对,让我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苏玄上前两步,细细打量了下陶俑,也皱眉道:“我怎么感觉到,这陶俑里面困着灵魂呢?”

    叶文纯想了想,忽地拂掌挥去,陶俑应声碎裂。

    叶文纯猛地瞪大了眼睛,他一把拉住粉荷快速后退:“苏大人,快退。”

    苏玄的反应也很及时,他在退后的同时,庞大的灵力透体而出,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轰!”一声大响,整个地下宫殿都晃动了起来。

    ‘卡擦擦’几声脆响,叶文纯三人身上的能量碎裂开了。

    三人脸色惨白的厉害,待那股能量波动消失后,叶文纯看着没有半点改变的墓室,深深喟叹道:“算计如此之深,差点让我们也栽了。”

    苏玄细细查探了下周围,说:“那两个陶俑是修士所化,刚才那股爆炸是以他们的灵魂献祭,引动了潜藏在墓室内的能量。”

    叶文纯赞同的点头:“不过这股力量显然很熟悉这里,并且很看重这里,不然也不会在爆发之时刻意保护了墓室的一切。”

    苏玄的目光落在了青铜棺上,说:“这上面有很多禁制。”

    他判断了下,说:“而且下禁制的人修为很强。”

    叶文纯仔细感受了下:“确实如此,但这只是防御禁制,不难。”

    苏玄慎重道:“小心,刚才那股爆炸再来一次,我们很可能逃不掉。”

    叶文纯点点头,时刻保持着警惕。

    他围着青铜古棺转悠了一圈后,最后才站定在棺椁前方。

    双手飞快的结印,一道又一道的反向禁制被打了上去,那印诀的手印快的让人眼花缭乱,粉荷不过是看了一会儿便头晕目眩。

    ‘咔擦’一声轻响,苏玄和粉荷都小心翼翼朝着青铜古棺看去。

    “禁制已经解了。”叶文纯愉悦的说。

    三人沉默了片刻,苏玄将手中的大刀收了起来,靠近古棺,一双手按在了棺盖上,轻轻一推,一条缝隙便出现了。

    三人对视一眼,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棺盖一路往上,里面的身影也渐渐映入眼中。

    那是一袭纤尘不染的白裙,裙摆上用金色丝线绣满了他们在外面见到的杉树花,外头罩着一件银纱外袍,莫名给人一种贵气。

    再往上,一条黄色的玉带不松不紧的束着纤细的腰身,那双白皙的手微微交叠,虚放在小腹上。

    棺盖完全打开后,主人的脸完全暴露在视线中。

    那张脸不是最美的,但即便是沉睡着,依旧给人一股温暖的气息。

    乌黑的长发没有任何束缚的铺在身后,白的衣服苍白,黑的发丝深沉,微翘的嘴角像是主人在做一个美梦,好似这躺在棺椁中的人只是找了个地方睡觉。

    “是皇太女。”叶文纯惊喜的叫出了声,绝对没错,这跟陛下给他的影像一模一样。

    他激动的连在外人面前掩饰叫的少主都忘记了。

    苏玄看着安静躺着的女子,眼里闪过一丝讶异:“这就是皇太女吗?”

    从面相去看,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小娃娃。

    “是她!”粉荷惊叫道,“没想到魔门的人竟然将她的尸体放在这里。”

    “尸体?你以为她死了?”叶文纯气息冷了下来。

    这是他们的皇太女,不容任何人侮辱。

    粉荷诧异的看向他说:“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已经死了,难不成她还活着?”

    像是想到了什么,粉荷惊讶道:“难道她就是你们要找的少主?”

    叶文纯刚想说什么,脸色微变道:“快走,这里的阵法快要启动了。”

    刚才那股爆炸的余波还是惊动了已经被暂停的阵法。

    苏玄一手将棺盖推回去盖上,手一抬便将棺材扛了起来,身形快速朝着外面飞去。

    叶文纯为了照顾粉荷,跟在了后面。

    三人还没有出去,便与左护法和姒臻迎面撞上了。

    姒臻一见那青铜古棺,瞳孔一缩,直接朝着苏玄便出手了。

    若他没有料错,容娴的本体应该就在里面。

    究竟是什么人,目的竟然是他女儿。

    紧随其后的左护法却突然反水,直接将姒臻的攻击拦住了。

    苏玄没有理会二人之间突然内讧,他扛着青铜棺飞速的朝外面飞去。

    叶文纯和粉荷连忙跟上,越过了二人直直地想出口而去。

    “无我,你干什么!”眼看人都跑了,姒臻气急败坏的喊道。

    左护法冷冷道:“不许在这里打。”

    这里是容氏一族人的安眠之所,不容有任何破坏。

    以姒臻和刚才那二人的实力,一旦在这里面打起来,这地下宫殿肯定不保,他不能让靖儿最后的容身之处都没了。

    姒臻气得差点吐血,指着左护法半天说不出话来:“到底是容娴重要还是这个破地方重要。”

    “这里重要。”左护法斩钉截铁道。

    尊主一时半会儿的不会出事,但这里若是被毁了,他会发疯的。

    姒臻气得唇角抖了抖,猛一甩袖,朝着外面追去。

    天际一道金光划过落入了青铜棺内,苏玄扛着的青铜棺,细微的心跳声又响起起来。

    这回心跳并没有只跳一下便停止,而是从微弱到强盛,慢慢地声音越来越强劲。

    ‘咚哒’、‘咚哒’、‘咚哒’。

    “叶相,有些不对。”飞出地下宫殿后,苏玄的脚步猛地停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