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选择
    ,精彩小说免费!

    姒臻这么冥顽不灵,容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顺势转移了话题道:“臻叔,想必您也发现了,我身上有另一股血脉气息,您也猜到那人是谁了。”

    姒臻点头:“是剑帝。”

    容娴幽幽道:“陛下支撑不了多久了,叶相和苏大人是来接我回去主持大局的,我是陛下亲封的皇太女。”

    姒文宁一惊:“皇、皇太女?”

    容娴点点头,十分耐心的重复道:“是皇太女,容王朝的皇太女。”

    姒臻不屑的说:“不过是一个下位王朝罢了,那里的皇太女要来有何用,你跟爹回去,爹让你做皇朝的公主。”

    苏玄和叶文纯膝盖一痛,好像被小看了。

    可人家有小看他们的资本,赵王朝为了晋升皇朝跟他们陛下死磕了多少年了都没成功,虽然容朝保住了,可陛下受了重创,整个王朝连个继承人都没有了。

    他们这些王朝可都是皇朝下的附庸,站在人家顺位继承人面前那就是奴才。

    皇太女若真回去大夏,地位比在容王朝尊崇多了。

    苏玄和叶文纯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总不能让人家为了他们容朝而放弃更好的前途吧。

    一时间,二人心中都满是茫然。

    他们下界就是为了找太女,若太女不跟他们走,他们交不了差事小,陛下驾崩后,他们王朝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就在他们满心绝望之际,只听那温温柔柔的好似一阵春风的声音吹进了他们的心中,瞬间阳光普照,春回大地。

    “先生,我想跟他们去容王朝。”容娴声音轻柔的好似根本没有用多大力气,却让姒臻将自己到了嘴边的话语绕了两绕,又咽了回去。

    得,他不过是劝了两句,容娴连‘臻叔’都不叫了。

    姒臻看出容娴眼里的坚定,他这才意识到,回到本体的容娴不是更温柔了,而是将自己的锋芒藏的更深了。

    在那具身外化身里,因气运金龙形成的躯体本就带着不容冒犯的威严,所以容娴也受到影响,显得凌厉傲然,锋芒毕露。

    如今回到本体,水月镜花般的温柔将她掩藏的更深,也更加可怕。

    姒臻一点儿都不敢小看容娴的城府,能将整个小千界耍着玩儿的,可不是他能左右的了的。

    想明白这一点头,姒臻也没敢再开口要求容娴什么了,若将人惹恼了,这后果可比惹恼那具身外化身严重啊。

    姒文宁见堂兄不开口,她也没敢开口。

    不管她怎么瞧不起那下位王朝,都不敢在容娴面前嘴贱。

    姒文宁将自己往堂兄的身后缩了缩,有些佩服曾经的自己竟然敢当着容娴的面耍手段还没有被容娴给弄死,真是上天保佑啊。

    见姒臻和姒文宁没有了异议,容娴满意的翘了翘嘴角,对着叶文纯与苏玄道:“还要麻烦二位等些时日,我在小千界还有些私事要了。”

    她弯弯眉眼,笑容优雅温柔:“等了解了私事,我与二位一起去见陛下。”

    苏玄和叶文纯顿感惊喜,激动的应道:“诺。”

    多等几日也无妨,他们也需要疗伤的。

    容娴瞥见苏玄神思不属,好奇的问:“苏大人还有何事忧心?”

    苏玄一怔,没想到皇太女这般敏锐,竟然看透了他的情绪。

    既然皇太女已经看出来了,他也没必要掩饰。

    苏玄声音依旧冷的像石头,但熟悉的人却能听出其中的不好意思:“臣想带几个人一起回去探看司。”

    容娴了然,虽然不懂得探看司是做什么的,但苏玄能说出这般话来,看来是缺人了。

    她挑眉问道:“你想带谁?”

    苏玄伸手一指,那个方向郝然便是黑鸦四人半死不活躺着的地方,之前四人都互相搀扶的来了这里,但被左护法的传音拦住了。

    容娴神识一扫,便知道是何人了,她眼里划过一丝笑意,允诺道:“可。”

    这一声‘可’,不单单是允许苏玄将人带走,也意味着那几人是必须跟着苏玄走了。

    去了中千界后,她手上也没有心腹可用,苏玄愿意带几个魔修过去,那是再好不过,他们双方都能轻松些。

    左护法朝着容娴笑了笑,表示此事他会处理好的。

    容娴微微颔首,朝着左护法道:“到时候钰儿跟我一起走。”

    她知道无我不会离开这片埋葬这婧堂姐的世界,所以也没有要求他,只是容钰这个容氏最后的血脉必须待在她眼皮子底下。

    左护法肃然道:“我会处理好的。”

    他知道容娴虽然说起话来温柔似水,但那是很明确的是一个命令,而非是商量。

    容钰也只有跟着离开这一条路,没有其他。

    至于魔门和无心崖的其他魔修如何,自有左护法操心

    这方世界能让容娴上心的本就不多,楼寒溪死后,便更是无牵无挂了。

    容娴站在地下宫殿外,看着那埋葬了容氏所有族人的地方,眉宇间是浑然天成的忧郁。

    突然,她目光扫过不远处的云端,伸手指过去,漫不经心的吩咐道:“抓了。”

    话音落下,左护法的身形已经消失在原地,等再出现时,两只手里都提了一人。

    目光扫过二人衣服上的清荷纹绣,容娴凤眸弯成了月牙,她对着一脸尴尬的粉荷戏谑的说:“粉荷师姐,这二位你应该认识的,是你们昊天仙宗的暗影。”

    粉荷轻咳一声,道:“他是少宗主的暗影。”

    “原来是久留啊。”容娴的声音温柔极了。

    苏玄忽然开口了,他气息冰冷道:“若殿下喜欢那人,带回去以后做个侍君也行。”

    粉荷顿时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侍、侍君?!

    就少宗主那张跟面前这人一样的冷脸,这要是真去当人侍君,恐怕不出两天就该打入冷宫了。

    意识到自己的思维被带跑了,粉荷干咳一声,嘴里喊了声罪过,这才目光灼灼的盯着容娴。

    容娴也被苏玄的话噎到了,她眨眨眼,慢吞吞道:“苏大人,久留不过是我最好的朋友罢了,我们并无你说的那种感情。”

    粉荷脸色微变,容娴这是将少宗主的感情全盘否定了,若传入少宗主耳中,还不知他有多难过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