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眼瞎(这章为考儿幸运打赏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将阿金放在手心里,她摸了摸小蛇的脑袋,沉吟片刻,对着姒臻道:“先生,我办完事会合叶相他们去容王朝,您要跟我一起走吗?”

    姒臻听到容娴喊先生已经不高兴,再听到后面的话,更是不开心。

    他委委屈屈道:“我跟文宁一起走,一会儿我们就离开小千界。”

    容娴脸上没有半点惊讶,她语气轻柔道:“那等到了上界,有空闲了我会跟先生联系的。”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啊,她没有先联系姒臻,姒臻就别联系她。

    姒臻憋屈的应道:“好。”

    他这么好说话,容娴便不吝啬给了他一个笑脸。

    不等姒臻回应,容娴便转头便朝着叶文纯和苏玄道:“叶相,苏大人,能否陪我去一趟圣山?”

    姒臻:“……”这个不孝女。

    叶文纯对着刚才还瞧不起他们的姒臻幸灾乐祸了一下,铿锵有力道:“臣等荣幸之至。”

    苏玄也颔首,表示愿意跟随。

    容娴道:“如此甚好。”

    她将小蛇拿出来放在手心,动作轻柔的点了点它的小脑袋,语气温柔道:“去找钰儿过来,我们该走了。”

    阿金在容娴掌心蹭了蹭,嗖的一下窜了出去。

    小蛇离开后,容娴看向粉荷:“粉荷师姐是跟着叶相一起来的吧?”

    叶文纯对这事儿最有发言权,他忙说道:“臣初来乍到,对小千界并不熟悉,因而才让仙宗宗主派这位小姑娘为臣等引路。”

    容娴听罢,朝着粉荷微微颔首,嘴角微扬,目光最是真挚不过道:“多谢粉荷师姐。”

    粉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宗主有命,粉荷只是执行命令罢了,当不得容大夫这声谢。”

    这‘容大夫’三个字一出,苏玄与叶文纯忍不住侧目。

    似乎看出他们的疑惑,粉荷解释道:“容娴是小千界公认医术第一的大夫,很多人都受恩惠于她,大家都送她‘仁心仁术、至纯至善’之称呢,她一直以行医济世为准则,恩泽苍生,不求回报,实在是令人佩服。”

    虽然粉荷不懂为何他们对自己少主知之甚少,但容娴都默认是他们少主了,她也不用多嘴说什么。

    叶文纯和苏玄:“……”这小千界的人怕是眼瞎吧。

    皇太女这种一言不合便下杀手的人居然也能称得上‘仁心仁术、至纯至善’?

    还恩泽苍生、不求回报?

    皇太女确定不是去拿那些病人试药的?

    他们一定是看到了一个假的皇太女!

    不,等等,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王朝的继承人是个大夫!!

    苏玄一张冷脸都维持不住了,总觉得容王朝迟早药丸。

    他们这任帝王是个宁折不弯的剑修,不理朝政磨剑戳人也就罢了,给他们找了一个继承人竟然是个大夫!

    即便这大夫多么深不可测,她都是个大夫啊。

    主上都不靠谱,属下们头发都愁白了。

    叶文纯面上不动声色,内心认命的哭唧唧,看来未来这朝政还是要推到他身上。

    容娴不知道两名臣下内心的想法,她看了眼规规矩矩站在粉荷身后的两名暗影,好似不经意道:“在来归土城之前,我见久留收到圣山的紧急传讯离去,粉荷师姐知道你们圣山有重要事情发生吗?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吗?”

    粉荷神情一滞,她这才想起之前在地下墓穴中收到的剑符,当时她不太方便便将剑符收了起来,难道真的是圣山出了什么事?

    粉荷忙将剑符拿出来,里面的讯息窜进脑中后,她顿时欲哭无泪,圣山真出事了,她却这会儿才看到这条信息。

    粉荷顿时像火烧眉毛一样,朝着容娴道:“容大夫,宗门有要事发生,我先离开了,我们有空再聚。”

    说罢,不等容娴回答,便像火烧眉毛一样着急的带着两名暗影朝着北方而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容娴微微蹙眉,似乎为他们担忧,她假惺惺的喟叹道:“希望他们平安无事。”

    姒臻和姒文宁齐齐仰天翻了个白眼,若他们没记错的话,圣山的事肯定是这位小祖宗的手笔。

    这时候装作不知情,还假惺惺的为他们祈祷,太恶劣了。

    忽然,好似什么东西划破空间飞来。

    几人侧头看去,只见一条威风凛凛的大蛇嘴里叼着一个人回来了。

    叶文纯和苏玄:??

    姒文宁:!!

    姒文宁:那个吃人的大蛇又粗来了!

    大蛇松开嘴,‘吧唧’一声,容钰直接从三丈高的地方摔了下来。

    虽然这点高度对修士来说不算什么,但灰头土脸的有些太伤自尊了。

    容钰趴在地上捂住脸半天不起来,好似这样自欺欺人别人就不知道面前的是他了一样。

    刚刚在他娘坟前的伤感瞬间就被摔没了,只剩下对阿金的咬牙切齿了。

    “钰儿,你的礼仪呢。”一直趴在地上像什么话,容娴皱眉不悦道。

    大蛇低下那狰狞的大头,在容钰身上拱了拱,嘶嘶叫了两声:小魔头,大魔头喊你呢。

    容钰像是撕纸一样将大蛇从自己身上撕开,木着张脸道:“老师我这就起来。”

    他刚刚爬起来站稳身子,又被大蛇拱了一下,一个踉跄,‘吧唧’又摔了。

    容钰的脸色黑沉如锅底,直接咆哮道:“阿金,你要是再改不了这拱人的坏毛病,我就将你的牙拔了。”

    见容钰真生气了,大蛇丝丝的吐了吐芯子。

    容钰烦躁道:“别嘶嘶了,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我可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你别跟我商量,没用。”

    大蛇:跟大魔头一个德行,嘴里总说听不懂蛇说话,却总知道蛇在说什么。

    容娴饶有趣味的看着一人一蛇吵架,最后还是容钰大感尴尬停了下来。

    他捂住脸默默将自己缩到了师尊身后,总觉得今天将一辈子的脸都丢了。

    “既然没事了,我们便启程吧。”容娴说罢,率先朝着北州而去。

    叶文纯与苏玄紧随其后,容钰站在原地还有些懵,直到被大蛇用尾巴甩了甩,他才回过神来。

    “阿金,你说师尊要带我们去哪里啊?”容钰好奇的问。

    大蛇晃了晃脑袋,朝着北州嘶嘶了两声。

    容钰沉吟道:“原来是圣山啊。”

    大蛇:嘶嘶!!

    大蛇:原来小魔头你真听到懂蛇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