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庙小
    ,精彩小说免费!

    对于大蛇的嘶嘶嘶,容钰毫不愧疚道:“你脑袋都快窜到北州的方向去了,而且北州除了圣山外也没别的势力,师尊北上若有要事解决,也唯有那一处了。”

    “钰儿,跟上。”远方出来容娴的声音。

    大蛇身上黑芒一闪,重新变回了筷子大小,熟门熟路的盘卧在容钰脑门的金冠上。

    容钰扶了扶有些歪的头冠,连忙追了上去。

    看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姒文宁疑惑的问:“既然不想跟她分开,为何要说你我先走?”

    姒臻嘴角的笑意有些苦涩:“娴儿若想跟我一起走,以她的性子定然直接开口了,而不是试探性的问我的决定。”

    他叹了口气,说:“娴儿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她与我的关系,所以她也不愿意回大夏,更不愿意我私自联系她,暴露了她的身份。”

    “但容王朝那二位大臣知道。”姒文宁道。

    姒臻摆摆手,有些骄傲又有些失落道:“娴儿会处理好的。”

    女儿完全没有用得到他的地方,而他还挺碍事的?!

    一旦有了这么个认知后,姒臻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恐慌,似乎真的没办法将这个女儿给认回来。

    “堂兄,那我们先回去吗?”姒文宁问。

    她来小千界主要是找堂兄,现在人已经找到了,她的目的也已完成,随时抽身离开都行。

    姒臻像是被这句话惊的回神了,他喃喃道:“也是,也是。我应该先回去为娴儿做些事,这样她才能轻松些。”

    中千界跟小千界不同,容娴在小千界长成,对中千界人生地不熟的,还得他这个当爹的前后操持。

    像找到了人生价值一般,姒臻刚才脸上的慌乱完全消失,说风就是雨的拉着姒文宁便朝着中千界飞去。

    姒文宁翻了个白眼,她每说一句话堂兄都能联想到容娴身上,容娴那不冷不热的态度也真亏的堂兄能受住,真是够了。

    这事儿姒臻也说不清,他只是有种感觉,他若真打着为容娴好的旗号指手画脚,容娴绝对会翻脸不留情的,而他也会永远失去留住女儿的机会。

    就像十六年前,失去记忆懵懂之时,他一直没有离开那个小镇。

    就是有种冥冥中的直觉告诉他,若他离开了,可能会错过最重要的东西。

    他遵从了心底的这种感觉,在十三年后遇到了容娴,虽然见面不识,可到底是碰上了。

    而三年后,他莫名又有种那种会失去什么东西的感觉,所以他才不顾一切,哪怕不要身为皇朝顺位继承人的尊严,也要让容娴认了他。

    这一认,名分就有了,天道也认了,以后女儿再也跑不掉了,这般姒臻的心里才好受了些。

    可惜了,容娴让他的打算落空了。

    姒臻的感觉确实没有出错,三年前容娴经过那小镇只是心血来潮想去看看,若他离开了小千界,便也见不到容娴了,但他没有。

    三年后的如今,容娴了断一切准备去容王朝,若不是姒臻一直追在身后黏着要认女儿,而容娴又用了人家女儿的身体,要承担起这段父女缘的因果,她便不会任由姒臻停留在她身边碍事。

    姒臻也一直都没放下他的女儿,那是他最爱的女人为他生的孩子,这辈子他也只会有这么一个孩子,这孩子便是他的全部,连大夏的皇位都比不上。

    若非如此,姒臻也不会在仅失去女儿的记忆时还停留在小千界没有回去,那时候皇朝之间的权力斗争在白热化,继承人的位置也要决定出来。

    他明知道这一停留很可能会让他失去一切,却依旧留了下来,即便最后的结果并未如他所愿,即便真相让他心痛,他依旧没有后悔。

    换个人也许还真就被他的权势以及执着打动了,但这个人是容娴。

    姒臻不会明白,容娴是绝对不会认他为父的。

    容娴若认了,在天道的轨迹上,她便真的与大夏牵扯上了关系。

    别的不说,单单是自身气运便与大夏连在了一起。

    大夏盛她也好,可若大夏意外衰亡,这无数年间造下的业障也是要分摊到她头上的。

    天道在查户口上可是个能手,谁都跑不掉的。

    容娴是什么人啊,那是一直在坑别人,永远让别人吃亏的魔头。

    让她干出那种没有利益的损己事情,简直是天方夜谭。

    当初是容娴会接手容王朝这个烂摊子,第一是因为欠了剑帝的因果,第二是因为容娴知道自己肯定要去中千界的。

    小千界的庙小容不下她,中千界又太大了,一不小心就会被淹没,所以她需要一个依靠,剑帝的提议不过是瞌睡了送枕头罢了。

    既然已经接手了,那便做到更好,她不想让容王朝彻底沦为大夏的附庸。

    她有自知之明,仅以她存活上千年的能力去跟大夏这种古皇朝对抗,她还没那么狂妄。

    当然还有更为隐秘的一种想法,容娴不甘屈居于人下!

    就算容王朝是下品王朝,她也是执掌乾坤的帝王,说一不二,不用看人脸色。

    但她若真的什么都不顾而选择了大夏,那她也仅仅只是一位公主,没有实力势力,孤家寡人一个,只要她敢稍微透露出对大夏皇位的觊觎,光是大夏那些顺位继承人就不能容忍她的。

    而即便在她的操纵下有可能登上那个至尊之位,还有姒臻这位名义上的父亲挡路,就算姒臻在她心中没有任何地位,她难道还能不顾人伦弑父不成?

    所以容娴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跟着姒臻去大夏。

    高山之上,看着那二人跨越虚空而去,容娴轻轻垂眸,眉宇间带着令人心碎的脆弱和黯然。

    “殿下既然不舍,为何不让他们跟着一起走?”苏玄这个冷冰块第一次主动说话,还是说了这么多字儿的。

    叶文纯知道,苏玄这是担心自家殿下舍不得离开父亲。

    就算殿下实力很强,但年纪还小,离不开爹爹也很正常。

    更何况他们也感应到了,殿下的实力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之前能让他们吃亏,很可能是利用了什么灵器宝器。

    有大夏皇朝的顺位继承人当靠山,有那些东西也很正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