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旧业
    ,精彩小说免费!

    几人正内讧的起兴,黑鸦突然直起身子,朝着墓穴出口处看去,只见左护法脚不沾地地飘了出来。

    黑鸦兴冲冲的扑上去:“左护法,您这是修的什么功法,看起来很有趣,我们……”

    他话还没说完,直接被扑上来的陈岩捂住了嘴。

    陈岩朝着左护法讪讪一笑:“护法大人,您不用理这家伙,您有何吩咐直接告诉属下便可。”

    黑鸦这个蠢货,难道忘记了每次左护法从这里出来后心情总会很糟糕吗?

    这会儿跑上去嘴贱,少不了一顿打的。

    陈岩感慨了下自己为兄弟两肋插刀,在左护法面前都敢失礼的捂住黑鸦的嘴,让黑鸦免除了一顿打,有些高兴自己还有那一丢丢良心。

    左护法戏谑的看了他们一眼,将一枚纳物戒递给陈岩,慎重的说道:“你们四人以后跟着藜芦大人去上界吧。”

    陈岩手一哆嗦,差点将纳物戒给掉在了地上。

    白松和江锦棋也不下了,连忙跑过来问:“护法,您这话是何意思?”

    黑鸦手脚并用的将陈岩推开,兴奋道:“好,我们马上去找藜芦大人,一定会紧跟着大人绝不惹事,护法您放心。”

    白松翻了个白眼儿,看你能耐的,还做我们的主。

    但若说拒绝,他还真说不出口。

    先不说这是左护法的命令,便是他们自己也早就想去外面更广阔的世界看看了。

    之前狴犴魔狱一直如影随形,让他们去哪儿都不自在,为了省麻烦便一直待在了圣山,偶尔有尊主出手稳定空间,才能让他们痛快打一架。

    如今狴犴魔狱消失,他们又有机会离开,这当然是一百个愿意啊。

    “护法放心,我等会照看好藜芦大人的。”江锦笑嘻嘻的说。

    左护法嗤笑:“你们照顾她?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她的身份。”

    白松四人讪讪然,他们当然知道藜芦的身份了,除了他们那位总是用人喂蛇的尊主外,也不会是别的谁了。

    “看来你们都清楚,既然如此,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你们跟着她以后,自己琢磨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真被喂了阿金,那也是你们自个儿没眼力劲。”

    左护法说罢,身形一晃,人便重新飞回了墓穴。

    白松几人尴尬的在原地面面相觑许久,黑鸦先开口说话了:“到底走不走啊?”

    “走!”白松三人斩钉截铁道。

    他们准备走时,步子又停了下来。

    一阵无声的尴尬蔓延后,陈岩轻咳了声,问:“你们谁知道尊主去哪儿了?”

    黑鸦双手环胸,依旧那副酷酷的姿态,白松和江锦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陈岩:看来大家都不知道。

    他的手指下意识摩擦了下纳物戒,一道平和慈悲的声音从戒指上的传出:“圣山。”

    “左护法的声音。”黑鸦竖起耳朵听了听道。

    江锦神识扫过纳物戒,说:“只是一段意识波动罢了,既然知道了目的地,我们便走吧,快一些还能赶上尊主。”

    他们也确实能赶上容娴,不是因为他们快,而是因为容娴太慢。

    叶文纯一脸无奈的看着太女殿下又给人看起了病,朝着苏玄努努嘴,道:“苏大人,你说殿下这般下去,我们何时能到圣山?”

    他虽然知道了殿下的职业是什么,但殿下年纪轻轻却实力不俗,他还以为殿下对于医道不过是猎奇心起而已,认真修炼才是殿下一直在做的事情。

    特别是第一次与殿下见面,殿下一言不合便大开杀戒。

    在他心中殿下即便是个大夫,那脾气也绝对算不上好,说不上心狠手辣,但杀伐果决还是算得上的。

    然而——叶文纯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有眼瞎的时候。

    这一路上殿下是真的徒步朝着北州走去,是用走的!

    一路上碰到了病人便不管不顾去给人看病,碰到穷人了就义诊,碰到富裕的人了也只是象征性的收点诊金,她的目的从头到尾都只是为了治病救人。

    叶文纯和苏玄现在越来越怀疑他们的皇太女殿下修炼的并非是武道,而是医道。

    苏玄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前方笑容温暖的女子,随口回道:“丞相应该担心殿下与我们回去后,会不会宁愿在外面为人治病也不愿坐镇皇宫。”

    叶丞相:(⊙o⊙)

    叶丞相顿时坐不住了,苏玄这话说的有道理啊,这要是殿下觉得呆在皇宫还不如在外面给人治病,那乐子可就大了。

    他们满朝文武都忘不掉陛下一言不合就闭关磨剑等着戳人的事,如今若再来一个一言不合就出宫为人看诊的继承人……

    还是那句话,总觉得他们容王朝迟早药丸!

    “好了,这是药方,若山里有的药材便在山里采,若山里没有的便去药铺,这些药材都不贵,你们应当承担的起。”容娴搁下笔,吹了吹纸上的墨迹,温和的说道。

    妇人搀扶着婆婆感激的说:“多谢大夫,多谢大夫。”

    容娴嘴角扬起,澄澈的眸子像是纳入了万千风华:“不用客气,这药吃上三天便无碍了,以后让老人家多多休息,切记劳累。”

    她一边收起银针,一边细心的叮嘱道。

    老婆子笑的满脸的褶子都挤在了一起:“老身都记下了,劳烦大夫费心了。”

    容娴将放着银针的布裹起来放进袖中,语气真挚道:“我们大夫本就济世救人,哪有费心之说,您若是真觉得让我费心了,便尽快好起来。”

    听到容娴那句‘我们大夫’的自称,叶文纯和苏玄忍不住黑了脸。

    小祖宗哟,您可不是什么大夫,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将要执掌乾坤的帝王啊。

    但叶文纯他们觉得殿下完全没有这种认知,一想到这点,二人便觉得王朝前途黑暗一片。

    目送妇人搀着老婆子离开后,容娴又继续为下一位病人诊治。

    没错,容娴她又重操旧业了。

    怎么说呢,她开始是觉得这一路有些无趣,索性挑她最擅长的打发打发时间。

    但后来却发现每当她为人看诊时,二位臣下的表情实在是丰富多彩,让她还真就找了些乐趣。

    叶丞相和苏指挥使大人不知道他们殿下的恶趣味,满脑子都是他们殿下真将她当成了大夫,这可咋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