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深藏
    ,精彩小说免费!

    苏玄和叶文纯不太明白‘便是你的了’是什么意思,但他们知道这声‘小金’叫的是谁,不过是一条蛇罢了,再能干难道还真能阻止那蓄势待发的战争不成?

    盘卧在容钰掌心的小蛇听到大魔头的命令,嗖地飞向半空,直接在半空中幻化为三丈长的大蛇。

    黑金的鳞片被阳光照射到,闪闪发光威武不凡,当然这是大蛇自己这么觉得,在别人眼中那绝对是狰狞可怖的。

    大蛇嘶鸣一声,一个猛扎便钻进了两方的战场上。

    顿时,敌对双方都被大蛇扰地人仰马翻。

    “师尊,肯定是小娴来了。”沈久留高兴的说道。

    之前遇到小娴时他便见到了那条大蛇,而且当初在玉霄门时,也是这条大蛇吃了清波等人为他们郁族报仇。

    沈熙眼里闪过一丝疑惑,若他没有看错,这条蛇应该是凝月尊者养的那条了,如何会在久留口中的‘小娴’手上。

    粉荷上前一步,低声说道:“宗主,容娴便是那二位贵客要找的人。”

    沈熙神色有瞬间的凝重,这个叫‘容娴’的似乎太过神秘,还跟各方都牵扯上了。

    不说那属于无心崖的大蛇,光是久留和粉荷他们,便已经与仙宗也有交集了。

    沈熙沉吟片刻,食指中指并拢划向虚空,一道巨大的剑影贯穿天地,嗡一声剑鸣在所有仙宗弟子的灵魂中响起,这是收兵的意思了。

    这时,大蛇已经冲到了交战的中央,有点眼力劲儿的都退出了战场,仙宗这边收到宗主传来的消息,立刻便收起灵气,退出了大战。

    魔修这边却有人不依不饶,似乎杀红了眼。

    大蛇一见有人无视它,再想想大魔头说不听话的是它的了,这句话大蛇最喜欢了,证明大蛇又有肉吃了。

    然后,大蛇猛地张开血盆大口,将还挥舞着雾气浑身雾蒙蒙的魔修一口生吞了。

    ‘咕咚’不知是谁咽了口唾沫,仙魔两方的人尽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大蛇将人咽进肚子里后,直接朝着那个嫌它碍事还给了它一掌的魔修咬去。

    ‘咔擦’一声响,这里所有人尽皆身体一僵,脸上冷汗都冒了出来。

    ——啊啊啊,大蛇它刚才绝对嚼了嚼了嚼了!

    云端下方,海岸之上。

    苏玄木着张脸,语气都空白了:“殿下,您给大蛇说的那句‘便是你的了’的意思,就是将那些不听话的人喂蛇吗?”

    容娴露出个如春风化雨般的笑影,极不走心道:“是啊,不听话的孩子当然要受到惩罚的,你看他们现在多乖啊,都没人再打架了,也没人再死了。”

    苏玄:!!

    他觉得自己需要砍两个人冷静冷静,再重新认识下这位‘烂好心’的殿下。

    容娴没有理会他,目光一直放在大蛇身上,眉梢眼角是浑然天成的忧郁:“可我有些担心。”

    叶文纯压下心里的违和感,努力说服自己殿下其实也不愿意的,没看大蛇刚吃了两个人殿下便愁肠百结了吗?

    他刚想张嘴劝说殿下不用难过,想要阻止战争,这都是不可避免的损伤后时,便听他们慈眉善目的殿下说:“我担心小金这么将人生吞下去,连衣服都没有吐出来,不会闹肚子吗?”

    叶文纯死死地闭上了嘴,后背冷汗都冒了出来。

    殿下完全不需要人去劝慰,她根本就不是难过那些死去的人。

    在她心里,那些人还没有那条蛇重要!

    这真是他们那扫地恐伤蝼蚁命的至善殿下吗?

    叶文纯脸皮子有些抽搐,他觉得这段时间他认识了一个假的殿下。

    他再也说不出殿下迂腐和烂好心了,这说翻脸就翻脸且还没有半点征兆的人,简直恐怖。

    还有那条大蛇,本来乖乖巧巧,吃吃喝喝吵吵架,就是个没用的小宠物,谁知转头就生吞活人了。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人不可貌相?!

    不不不,那蛇不是人。

    而且他也忘记了,他们的殿下从来都不是好人,当初第一次见面可是要杀了他们的。

    是他们太甜,被殿下这段时间表现出来的无害给蒙蔽了。

    容钰怜悯的看着二位大人又一次变脸,心里又哈哈哈,觉得自己可以将这个当笑话再笑一年了。

    “小松、锦儿,你们也去瞧瞧,让那些不听话的孩子安静下来。”容娴意有所指的扫了眼虚空之上的齐攀和二长老,朝着右后云淡风轻的说道。

    叶文纯和苏玄早就知道他们后面一直跟着四人,这些人都是熟人,是要被带到上界的。

    那四人隐匿在暗处不愿意现身,二人也没有勉强。

    他们本以为殿下完全不知情,谁知殿下早就知道了!

    殿下是何时知道的?为何一直不说?

    叶文纯和苏玄第一次觉得他们这位一眼看上去简单好懂的殿下其实最复杂不过,也是最深藏不露的。

    他们的陛下虽是一位剑修,至少锋芒毕露,他的危险都在能看得见的地方。

    但这位殿下不同,她将真实的自己藏在了重重的镜花水月之后,你能看到的只是她想让你看到的,当你以为自己发现了她的真面目时,你才知道那也不过是她表现出来让你看的。

    她的危险在看不见的地方,这看不见的才最为恐惧。

    想到这里,叶文纯和苏玄心神一凛,将所有的心思收敛的干干净净,将殿下的危险等级拔高到皇帝陛下之上了。

    白松和江锦阴沉着脸从暗处走了出来,每次听到这蛋疼的称呼,他们就有种弑主的冲动。

    然并卵,他们根本打不过尊主,只能咬牙认了。

    “是,大人。”二人应声后,身形一晃便出现在虚空中。

    黑鸦不顾陈岩的阻止,也从暗处走了出来。

    他嗜血的红眸眼巴巴地盯着尊主,希望尊主也能让他去打个爽。

    但显然,容娴暂时并不想放黑鸦上去。

    对她来说,黑鸦就是个不靠谱的捣蛋鬼,正事一件办不好,打起架来一人就能拉足了所有人的仇恨值。

    容娴假装自己没有看到黑鸦的眼神,抬头朝着虚空望去。

    容钰轻咳一声,走到黑鸦身边,低声说道:“别看了,师尊不会让你去的。”

    黑鸦:你别说话。

    白松和江锦二人已经站在了被齐攀掌控的魔修面前,双方都是熟人,说起话来也容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