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试探
    ,精彩小说免费!

    云端之上,魔修对面。

    见到刚刚出现的二人,四长老惊讶道:“是他们。”

    沈久留不解的问:“他们是谁?”

    粉荷认真的打量了下他们,这才回道:“他们便是之前在归土城看守的魔修。”

    三长老补充道:“也是无心崖息心尊主坐下的四位爱将,息心尊主若有命令传出,定然会交给他们去办。”

    至于冷凝月那些人当初所得到的权势,不过尔尔,那是真正掌权者不屑于理会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才扔给他们罢了。

    “归土城。”沈熙将这个名字在嘴里重复了一遍,不管是冷凝月的大蛇还是归土城的魔修竟然都已经到了这里,看来该来得人都来了。

    沈熙微微阖目,如海水般绵长浩瀚的神识从圣山一路扫过,随后停在了海岸某处。

    他睁开双眼,目光像是能穿透空间一样,隔着万里之遥与容娴对上了。

    苏玄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脚步一跨挡在了容娴身前,目光冷厉如刀的刺向沈熙。

    沈熙眼神一闪,便收了回去。

    下一瞬,人已经出现在苏玄身前。

    容钰见到来人被吓了一跳:“沈、沈熙?”

    沈熙眼神一闪,温和的打招呼道:“容少主。”

    他又看了眼容娴,目光平和而通透,像是什么都了然于心一样,对着苏玄和叶文纯说道:“看来二位已经找到了要找的人。”

    见到沈熙,苏玄周身的尖锐才收敛了些,声音却依旧冰冷:“还要多谢宗主,若非是你派人为我们指路,恐怕我们此行便不会这般顺利。”

    沈熙并未接下这道谢,毕竟他派人的目的这二人也肯定知晓,再者他们之间的因果也因那枚仙石已经了断了干净。

    “这是二位应得的。”沈熙说道。

    他目光审视的看着容娴,似乎在判断着什么。

    容娴清楚这老狐狸在想什么,跟沈熙打了上千年的交道,还真没谁有她更了解沈熙。

    这人看上去从容淡漠,其实他的掌控欲不必自己低。

    他的从容淡漠是有前提的,那个前提便是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高高在上将一切看在眼中,站的足够高了,才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风景,才能一切了然于心。

    当有事情脱离他的掌控时,他才会屈尊降贵地从云端走下来。

    就像当年容娴在石桥涧发现有外界势力插足小千界,第一反应便是找到那些势力,然后一一铲除。

    她不允许自己的地盘中有不受掌控的存在,若有,直接毁了便是。

    而今,她便是沈熙心中那不在掌控中的存在。

    “姑娘便是容娴容大夫吧。”沈熙笑容从容而平和的问道,给人一种十分亲切的感觉。

    沈熙早在徒弟喜欢上容娴时便派人收集了这人的所有消息,每一条看上去都没有任何问题,干干净净地就像这人所表现出来的一样,但他总觉得很违和。

    因为容娴表现的太好了,好到每一个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都佩服她的人品,对她赞誉有加。

    这世间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得到所有人的好感,处事面面俱到滴水不漏可以说成是深藏不露,心有城府。

    再加上久留从南州回来后带来的关于容娴的的消息,沈熙便猜测到了容娴的性情。

    隐忍深沉,聪明绝顶。

    沈熙心里免不了担忧,久留喜欢上这样一个人肯定会吃亏的。

    别看久留性情冷淡,但他心肠柔软,人也单纯。

    容娴却不同,她看上去柔软的像团水,却心冷如铁,智慧超绝,久留绝不是这人的对手。

    而今真正与容娴相遇后,沈熙心中便是咯噔一跳。

    脑中第一反应是必须阻止久留与容娴在一起!

    容娴的眼睛太过冷漠了,那种冷漠与久留的清冷性格不同,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漠视所有生灵的冷漠。

    她对着他微微一笑,那是洗涤一切尘埃的笑,莫名给人一种恍若天山之颠最冷的冰雪,像是从古至今亘古永存的……道。

    这样的人眼里没有私人情感,或者说这样的人根本不懂得感情,即便懂了,也会被理智毫不留情的碾压下去,久留如何会爱上这样的女子,他难道看不透这人真正的冷漠吗?

    “您是?”容娴歪歪脑袋,状似疑惑的问。

    叶文纯似是什么都没感受到,笑眯眯的走上前介绍道:“少主,这位是昊天仙宗的宗主。宗主,这便是我们的少主,容娴。”

    容娴这才后知后觉的恍悟,神色满是惊喜道:“原来是久留的师尊,久仰大名,今日得见,是娴之幸。”

    沈熙深深看了容娴一眼,说:“容姑娘这个姓倒是很熟悉啊。”

    若他没有记错,息心尊主也姓容,一千六百年前容家被灭门了以后,存活下来的只有息心尊主和容钰,当然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楼寒溪。

    虽然息心尊主的真名也无人得知,但现在出现的这位‘容娴’姑娘真就与息心尊主没有关系吗?

    容娴好似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也好似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眼里的探究,眉眼弯弯,装模作样道:“真的吗?我也觉得容姓很好。”

    叶文纯忍不住开口道:“宗主,我家主上也姓容的。”

    所以少主姓容不也很正常吗?不管你什么猜测,都别往我家少主身上套。

    沈熙笑笑道:“是吗?倒是我孤陋寡闻了。”

    停顿了下,沈熙很自然的略过这个让人心生警惕的话题,转而询问道:“几位来到圣山,是有需要仙宗帮忙的地方吗?”

    叶文纯与苏玄立刻侧头去看容娴,连容钰也不例外。

    他们来到圣山,也是因为容娴说有私事要了,不然此时早已回到了上界。

    见几人都看向容娴,沈熙也微微侧目,心中对容娴更加佩服,不管容娴的身份如何,能与上界这二人才相逢不久便折服了二人,这就不简单了。

    沈熙当然看得出,这二人是发自内心的尊崇和敬畏容娴,但他也没忘记二人刚来到圣山时,提起他们的少主,神色虽然郑重,语气也很是认真,但眼底深处的不以为意却分明清晰。

    这才短短几日,他们便已经完全变了,这等手段和心机,真是让人望之莫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