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家人
    ,精彩小说免费!

    本来他们仙宗与大长老之间的内战就与容娴无甚关系,是容娴非要插上一手,如今出事了却来找仙宗的晦气。

    即便修士之间向来是不讲道理,强者为尊,但容娴这般却欺人太甚了,真当她身后有两名上界强者便可以为所欲为了?

    容娴眨眨眼,伸手拂去身上莫须有的尘埃,似模似样道:“偏颇?一点也不啊。我知道沈前辈心疼阿金,可做人要守规矩,阿金被是那二人伤了,所以我只要了那二人的命便可,不能牵连无辜的。”

    沈熙哽了一下,好在以他强大的心境很快便平复了下来。

    他直接敞开天窗说亮话,省的容娴再跟他装傻:“容姑娘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这是我圣山的事情,那二人是我圣山的长老,容姑娘开口便要他们的命,这不合规矩吧?而且你的这条蛇也没事不是吗?”

    容娴挑眉扬唇,姿态强硬道:“小金没死是小金命大,是他们实力不够。他们打了我的小宠物,就是不给我面子。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今日他们敢不给我面子,敢伤了我的宠物,我就杀了他们。”

    “这并没有不合规矩,我就是规矩,我说的话便是规矩。”

    她忽地轻笑,就算是笑,亦有种锋锐之意,就像她这个人便是一柄宁折不弯的剑!

    苏玄和叶文纯激动了起来,这才是他们想要的主宰者啊,简直跟皇帝陛下一模一样。

    就在这时,沈久留被沈熙的剑气引来了这里。

    他来到海岸边上,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容娴与师尊。

    沈久留清冷的神色似乎因见到了心底的那人而染上了些微暖意,他朝着沈熙行了一礼:“师尊。”

    在沈熙颔首后,立刻来到容娴身前,眸子里是柔情百转的缱绻:“小娴。”

    只隔了几日便能再次见到小娴,沈久留心里十分开心,既薄且淡的唇也勾起了一个恍如雪莲花开的笑颜,让人见之忘俗。

    容娴朝着他弯弯唇,算是打过招呼了。

    她看向沈熙,脸上没有半点被沈熙指手画脚的恼意,反而多是不以为意,浅浅笑道:“如今,沈前辈还要阻止我吗?若你还一意孤行,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沈熙神色淡漠,语气沉静道:“你太偏激了,他们当时也不是故意的。”

    她伸手一招,大蛇身上光芒一闪,变回了细小的姿态窜回了容娴的手心。

    容娴轻轻摸着小蛇的脑袋,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极浅、也极温柔的笑。

    对于沈熙的指责,她并没有生气,沈熙什么德行她一清二楚。

    容娴淡淡道:“他们若没有打伤小金,我也懒得理会。可谁让他们这么不长眼,小金好心去阻止他们,他们却对着小金出手了。”

    “沈前辈,您应该庆幸小金没事,否则就不是死两个人这么简单了。”容娴眸光流转间,像是春日阳光从阳台上慢慢的移动到竹叶之间,洒下点点金芒,晦暗却美好。

    她的眸色一如往昔般澄澈干净,即便说着杀人的话,依旧没有半分杀意透出,好似那并非杀人而只是简单的问候一样。

    叶丞相已经将脑袋低了下去,他觉得自己本来已经低估了殿下,如今看来,还真是低估的太多了。

    殿下看上去很好相处,治病救人时也耐心温柔,但那是没人犯了她的底线,一旦底线被触犯,代价便是血腥屠杀,就像现在一样。

    苏玄握着大刀守卫在容娴身后,眼里异彩涟涟,像是看一件奇珍异宝一样。

    这才应该是一个合格的皇,杀伐果决,干脆利落。

    沈熙沉默了下去,他这才意识到容娴周身气息纯净,眸色干净不是因为她良善柔软,也不是因为她有赤子之心,而是因为在她心中,已经没有了善恶。

    她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谁都不能阻止,即便为恶,在她心中也是正确的,她早已经抛却了善恶之念,所以她纯澈干净,不沾尘埃,心魔不侵。

    这个人比那些极致的恶人还要可怕!

    沈久留疑惑的看了看师尊,又看了看小娴,若他没有看错,这二人是在针锋相对。

    “小娴。”沈久留朝着容娴问道,“发生了什么?”

    容娴没有为他解释的意思,容钰看了看师尊,摸摸鼻子走了过来对着沈久留道:“师尊在为小金出气。”

    “出气?”沈久留不太明白,为一条蛇出什么气?

    容钰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他不笑的时候,周身的威仪才像那位镇压无心崖被人惧怕的少主:“你们仙宗的大长老和二长老打伤了小金,所以师尊在为小金出气。”

    盘卧在容娴手腕上的小蛇吐了吐芯子,乖巧的在容娴手上蹭了蹭。

    沈久留愣了愣,清冷的眸子一闪,究竟是怎么出气才让师尊发火了?

    他目光灼灼的看向容娴:“小娴,你要杀了两位长老?”

    唯有杀戮,才会让师尊露出这般强横锐利的姿态。

    容娴清澈的凤眸直视着那双清冷中泛着不悦的眼睛,极为坦诚道:“没错。”

    “为了一条畜生,你竟要我仙宗长老的命!”沈久留不敢置信的问。

    他还从未听说过人要给蛇填命的,而这蛇不过是小伤,现在还好端端的在主人手里呆着。

    听到他的话,阿金扬起脑袋朝着他吐了吐芯子:蛇不是畜生,你不喜欢蛇,蛇也不喜欢你了。

    容娴瞳孔幽深,冰冷得可怕,她嘴角扬起一个不带任何意义的微笑,漠然道:“众生平等,无一畜生。”

    容钰也阴着张脸,说:“小金是陪我长大的家人,不是畜生。”

    沈久留目光清冷的看着容娴,脸色有些难看。

    容娴刚才那句话,是将众人都与那条蛇放在了同一位置上了吗?

    他想要斥责她的离经叛道,却又说不出口,那是他心爱的人啊。

    沈久留什么了片刻,声音清冽如冷淡:“即便如此,小金不是好好的吗?它既然没事,为何非要用两条人命来填?两条人命难道还比不上一条蛇?”

    “比不上。”不等容娴开口,容钰便掷地有声道:“他们两个如何能与小金相比,你们整个昊天仙宗都比不上我家小金一个鳞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