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重要
    ,精彩小说免费!

    容钰一句话说出口后,简直将昊天仙宗的仇恨值拉得足足的。

    但容钰并非恶意贬低昊天仙宗,是他真的那样认为的。

    在容钰刚懂事的时候小金便已经在他身边了,那时候小金是冷凝月在养着,但小金最亲近的一直是他们容家一家人。

    在他的成长中,不管是师尊还是娘,她们都十分冷淡,对他的感情也很是复杂,有时候站在她们面前他便不寒而栗,而相叔一直有自己的事情忙,也不会一直陪着他。

    唯有小金是他最好的家人,小金陪着他长大,与他嬉戏玩闹,与他闯祸被罚,与他执行任务替他受伤……

    所以在容钰心中,小金很重要,是除了娘与师尊外最重要的家人。

    好在小金这次没事,若真出了事,屠了整个仙宗都赔不起一个小金。

    沈久留的目光从容钰身上划过,固执而强硬的等着容娴的答案,他想知道小娴对容钰说的话到底是赞同还是反对。

    不过就是一条蛇而已,再重要难道还能比得过这么多人的性命。

    在昊天仙宗内,不止有师尊,有他,还他在乎的师弟师妹……难道这么多人都比不上一条蛇在小娴心中的重要性吗?!

    容娴没有任何逃避地看向沈久留,慢吞吞地从手腕上摘下剑石递到沈久留眼前,她并没有直接回沈久留的话,而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语气云淡风轻中不掩饰其中的伤感:“久留,这是你送我的剑石还记得吗?”

    不等沈久留回答,她便自语道:“对了,你已经忘记了。”

    她苦笑,一字字一句句将这么多年的往事一一呈在眼前:“十六年前郁族被灭后,我身边便只有小金了。在我遇到危险遭遇算计时,是小金救得我。在我费尽心机谋算报仇时,是小金在我身边安慰我。”

    小蛇扬了扬脑袋:大魔头你在瞎说什么?

    容钰偷瞄了眼小蛇,那时候小金不是在冷凝月手里吗?难道他记错了?!

    容娴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容钰和小蛇,眼里的警告意味隐蔽而深沉。

    她现在可不打算跟沈久留撕破脸皮,毕竟在中千界她还需要沈久留的老祖宗呢。

    容娴想了想,将剑石握在了手中。

    看到沈久留神色微动,她声音暗哑低落:“当年我将你从紫薇城放出去,清波给我下了禁毒遮阳,我日日夜夜只能藏在阴暗的一角,唯恐一个不小心灰飞烟灭,那种感觉差点逼疯了我,是小金寸步不离守着我。我替你抵挡诅咒时痛得坚持不下去,想要了断自己终结这痛苦时,我的身边依然只有小金……”

    她抬眸,本来清亮的眸子里蒙上了一层雾纱,所有的凌厉杀伐尽皆消失,此刻的她显得无比脆弱,这脆弱中带着无助和寂寥:“三年前,我从你身上将剑帝精血并诅咒一并引到了我身上,转移了天下所有人的目光,只想让你好好活着,不被任何人打扰的活着。可当时在郁族,我是真的死了一次。”

    她语气满是沉痛道:“久留,那一次我能活下来只是侥幸,我没有下一次侥幸了,人的命也只有一次,而那一次也让我用了三年时间才恢复过来。我醒过来的第一时间便将十六年前屠杀你族人的凶手正法。然而你在责怪我,怪我心机深沉,怪我心狠手辣。”

    她闭了闭眼睛,轻声叹息道:“一直支持我的是小金,只有小金。”

    “圣山上,你的师尊重要,你的师弟师妹们重要,所有人都重要,唯独我,唯独我……”她温柔的眸子暗淡了起来,勾起的嘴角也瞬间微微下撇,嘴角弧度不变,但眼底却露出了苦涩的味道。

    “郁修,你已经忘了曾经说过要保护好我的话,你前尘尽忘干干净净,你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又一个重要的人,你将我抛弃在过去,让我守着曾经的承诺一日日等待,一日日在沉沦。”容娴声音沙哑艰涩,那种黯然伤神的痛苦弥漫了整个海岸。

    容钰眼眶一红,没想到师尊重生后遭遇了这么多苦楚,还都是为了沈久留,师尊真是太苦了。

    但是,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

    “你有了新的名字,人间难留,仙道永驻,好名字不是么?”容娴嘴角缓缓翘起一个讥讽的笑,“但是郁修,人间留不住你了,你又是否想过,这个人间还有一个你曾信誓旦旦说要保护一辈子的我在,还有你背负的血海深仇在?”

    气氛沉重的让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沈久留目光通红,周身清冷如谪仙的气息也变得凌乱而悲哀,他满是歉疚而懊悔的唤道:“小娴……”

    “别这么叫我。”容娴冷声打断他,声音是沈久留从未听过的狠绝锋锐,“正如小金对你来说不过是一条畜生一样,那些你最在意的师弟师妹师门长辈们,对我来说——也什么都不是。”

    小蛇:不是蛇,蛇没有,不是蛇干的!

    虽然很高兴大魔头对蛇这么重视,但它是条诚实的蛇,它真没有干那么多的事啊,大魔头说的那个时间它真的只是在冷凝月身边吃吃喝喝卖卖萌的。

    容娴不着痕迹的捏了捏小蛇的尾巴,垂下的眼睑闪过一丝警告,小蛇立马安分了下来。

    嘛,这悲伤的气氛渲染起来也不容易,若被小金给破坏掉了,那就真的尴尬了。

    沈久留对上容娴那双隐藏了所有情绪,露出来的唯有冷漠的眸子时,目光涣散,清冷不再,唯剩下生不如死的痛楚和滔天的悔恨。

    心底最深处的寒意让他的身体不停地颤抖,从他颤抖到无法掩饰的动作便能看出,他此刻有多么痛苦。

    他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可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上第一次失去了所有温柔时,他却发现所有的言语都无力而苍白。

    沈久留一直都对容娴怀有歉意,他这一生亏欠了容娴良多。

    每当他想要好好照顾容娴时,最后总会将事情弄得很糟,仿佛他的靠近便会为容娴带来灾难。

    他害怕,惶恐,想要靠近却怕伤害,但选择远离又担心那人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承受的更多。

    他不知该如何做才能让小娴开心,也不知该做什么才能抹平小娴承受的那些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