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受创
    ,精彩小说免费!

    沈久留回头看了看疼爱他的师尊,他不知该怎么面对师尊,因为他没有办法去劝慰小娴停手,没办法让那二位长老活下去,他对着小娴开不了那个口。

    沈久留眸色渐渐黯淡了下去,一时只觉得心头又万千思绪纷纷杂杂,又在下一刻汇做深不见底的黑洞,似要把整个人都吸进去一般,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又能做什么。

    也许他真的是天煞孤星,全族人都死去唯有他活着,小娴也因他差点没了性命,如今连好好的仙宗都因为大长老的背叛而风波不停,都是因为他,他是个不详之人,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

    沈久留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仿佛有人用铁锤狠狠地在他的脑袋上砸,那股尖锐的疼痛让他恨不得死去。

    “久留……”

    沈久留意识中听到最后的声音便是小娴慌乱无措的唤声,淡淡的药香钻入鼻尖,沈久留心想,小娴还是关心他的。

    沈久留脸色惨白的昏迷了过去,如此突兀,让人措手不及。

    沈熙快容娴一步将徒弟接到怀中,神色紧张的探查一番后,语气凝重道:“心神受创。”

    容娴蹲下身,刚想伸手去为沈久留把脉,沈熙立刻警惕地带着沈久留退开一步:“你想作甚?”

    容娴的姿势没有半点变化,她仰起头去看沈熙,明明是屈居下方,气势却分毫不落于人,好似他们依旧是平等的姿态。

    “沈前辈应该听说过,在下是一位大夫。”容娴随手将‘很重要的家人’小蛇给扔在了地上,那副漫不经心的姿态看的沈熙眼皮子跳了跳。

    小蛇愤愤不平:大魔头你过河拆桥。

    它悄悄爬到了容钰身上,吐着芯子朝着容钰告状。

    容钰:“小金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

    小蛇:小魔头也不是个好东西。

    容娴微笑脸:“沈前辈,难道您还怀疑在下的身份吗?”

    沈熙忍不住嘲讽道:“容姑娘可不像个大夫。”

    容娴低头理了理裙摆,慢条斯理道:“沈前辈,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不相信你没有调查过我,现在说出这种话来不过是徒增笑料罢了。”

    她的指尖轻轻划过裙摆某处的月光草,漫不经心的笑道:“反正现在昏迷不醒的又不是我徒弟,你都不着急,我急什么。”

    她说罢,也不看沈熙难看的脸色便站了起身。

    那不咸不淡、不紧不慢地姿态完全看不出之前对着沈久留叙说自己悲苦的不甘哀痛,也看不出分毫之前对沈久留不舍而无奈的情意,就好似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她的情绪消失的太快太快,仿佛在沙漠上划下的画卷,在大风吹过之后,被黄沙掩盖的半分痕迹都没有留下。

    沈熙眉头皱的更紧,他活了这么多年,头回竟然看不透一个小姑娘在想什么。

    叶文纯和苏玄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疑惑。

    叶文纯:你说殿下究竟有没有喜欢上那小子?

    苏玄:不知道,没喜欢上最好,喜欢上了也无妨,郁族的小家伙自有老爷子看着,赵王朝那伙人插不上手。

    叶文纯:你倒是想的长远。

    苏玄:……

    二人之间眼神的交流谁都不知道。

    沈熙紧了紧抱着徒弟的手,他想到容娴是当世公认的医术第一人,连清波的妻子曾水那活死人的样子都能治好,久留这般定是手到擒来了。

    他最后还是朝着容娴低头了,他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耽误了徒弟。

    知道他已经下了决定,容娴面上的笑意更深,澄澈的眸子却飞快划过一道暗芒。

    看吧,她就知道人是不能有弱点的,一旦有了弱点,不管多强的人都会开始妥协。

    容娴长袖下的指尖轻轻一动,一条穿着银针的金色的丝线飞窜而出,目标明确的缠在了沈久留的手腕上,一道细微的灵力顺着丝线涌入沈久留体内。

    容娴凝神敛息,细细感受着他脉象的跳动,澄澈的眼里再没有了之前的冷漠尖锐。

    半晌后,她指尖轻轻在丝线上一点,丝线拽着银针重新缠在她的手腕上。

    “久留如何?”沈熙忙问道。

    容娴眉宇一舒,笑道:“无碍。”

    “沈前辈,将久留放下。”容娴语气柔和道。

    此时的她看不出半点敌意,刚才还打生打死半步不退,此时却友善温柔,心平气和。

    这人变的也太快了些吧。

    沈熙迟疑了下,还是弯腰将人放在了地上,然后他寸步不离的守着徒弟。

    容娴对他这副防备的姿态没有任何异样,倒是容钰看得怒火中烧。

    我师尊是给你徒弟治病,你却还防着我师尊,到底是谁求谁啊。

    容娴定定地看了会儿地上的沈久留,上前两步蹲在地上,毫不在意自己的白裙被尘土染上脏污。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惨白的脸,嘴角弯起一个苦涩的笑意,似模似样道:“久留,对不起,是我将你逼到了这种程度。”

    她一直都知道沈久留心思敏感,人也十分单纯,她尽力避免自己在沈久留面前露出阴暗的一面让他多想。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渐渐感觉到厌倦,特别是沈久留对她的感情逐渐加深以后。

    沈久留喜欢上的并非真正的容娴,容娴不该是那般柔软善良,好似世间所有美好都汇聚在她身上,她没那么十全十美,不似众人口中那般仁善。

    容娴她啊,心思叵测,城府深沉,说出来的每句话都带着目的,扬眉的每一个瞬间都在算计。即便手上不沾半点血腥,心也不会是纯白的。

    沈久留喜欢上的,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虚构出来的美好,那样完美的不似人间所有的人是不存在的。

    容娴心中喟叹,沈久留啊沈久留,没想到你喜欢的居然是这类纯白的人物。

    容娴假惺惺感叹道:“少年慕艾,总是要经历挫折才能成长起来的。”

    沈熙脸色一沉:“容姑娘,别忘了你现在就是久留的挫折,不要在这里继续说风凉话了。”

    容娴眨眨眼,极不赞同看向沈熙,说:“沈前辈,您太宠久留了,是您过度的保护让他的心性过于脆弱,些许小事都承受不住。”

    沈熙被容娴倒打一耙的本事气得脸色发黑,他一甩袖子,冷冷道:“容大夫还是先为小徒疗伤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