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可惜
    ,精彩小说免费!

    对于沈熙的恼羞成怒,容娴不置可否。

    她伸手按在沈久留胸口,木灵珠内生机勃勃的能量顺着掌心钻入沈久留体内,一寸寸理清他杂乱的神识和沉寂的神魂,让他重创的五脏六腑恢复过来。

    不过眨眼间,沈久留自己憋出来的伤势已经痊愈,但他依旧没有醒过来。

    容娴之前说的那些话不过都是对半真假吧,可沈久留这家伙竟然钻了牛角尖,将自己逼到差点功散人亡。

    好在有她在,如今只等待沈久留心神自行恢复,便无碍了。

    不过受了这么大刺激,这可是恢复记忆的好时候啊。

    容娴心神一动,不动声色间布下了一道禁制在沈久留身上,以便于自己方便掌控沈久留记忆恢复的时间。

    她站起身对着面色不善的沈熙道:“久留已经没事了,不出三日他便会醒过来,等他醒过来,麻烦沈前辈告诉久留,让他回石桥涧给族长上一炷香吧。”

    沈熙深吸一口气道:“这事儿先放下,容大夫难道不应该先让你的属下停手吗?”

    容娴茫然了片刻,这才后知后觉的了悟:“原来沈前辈还在担心您那二位长老啊。”

    沉吟片刻,她朝着盘卧在容钰头顶的小蛇招招手,小蛇立刻飞到了容娴手中,这记吃不记打的德行让容钰冷哼了两声。

    容娴低头朝着赖在她手中的小蛇轻轻柔柔道:“小金,让黑鸦他们回来吧。”

    反正都拖到这会儿了,想来黑鸦他们应该也解决了那二人了。

    嘛,她已经给沈熙面子绕了那二人,是他们实力不够死得太快,跟她可没有关系。

    容钰对师尊准备绕过那二人虽有些不情愿,可从头听到尾后,他忽然意识到,也许师尊之前的小女儿姿态并不是伪装,而是真的喜欢上了沈久留这小子。

    为了沈久留,师尊第一次改变了她的命令,放弃了她的坚持。

    沈久留未来很可能就是师尊共度一生的人,不管他愿不愿意,都要试着与沈久留和平共处,试着去在意沈久留的感受。

    容钰憋屈的别过脸,假装自己没有听到师尊的这条命令。

    看出他在想什么的容娴:“……”她这侄儿内心戏很足啊。

    小蛇没有想那么多,它从容娴的手腕上飞离,速度极快地来到虚空中,这么一会儿功夫,黑鸦这个疯子用以伤换伤的打法已经将二长老给打死了,打死了!

    陈岩和白松连手也打得大长老剩了一口气了,江锦一直站在一旁掠阵,防止那些被大长老策反的人一个想不开跑过来送死。

    见大蛇飞了过来,三人以为是尊主嫌弃他们的动作太慢。

    一个哆嗦,三人齐齐上阵,朝着大长老轰去。

    大蛇顿时给惊呆了,这三个家伙抽风了吗?见到蛇怎么反应这么大。

    大蛇尾巴一甩,瞬间从三人的攻击力将半死不活的大长老给救了下来。

    它看了看已经没气了的二长老,张口一吸,将人给吞进了肚子里。

    黑鸦等人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了。

    “二长老!”粉荷惊叫一声,她没想到二长老居然被大蛇吃掉了。

    大蛇吐了吐芯子,朝着四人嘶嘶长叫了几声后,见四人一脸茫然的模样,不耐烦的用粗壮的尾巴抽了四下,一尾巴一个人,将四人给抽回了海岸边。

    大蛇:这四个笨蛋居然听不懂蛇在说什么,连小魔头都比不上。

    大蛇抽完四人离开以后,铃兰立刻来到了大长老身边,而仙宗那边,粉荷深深地看了眼大蛇,转身离开。

    她与铃兰全程连眼神交流都没有,曾经的好姐妹翻起脸来也格外的彻底。

    黑鸦四人狼狈的落在地上后,尽皆面面相觑半晌后。

    能指挥大蛇的也唯有面前这位了,他们恭敬地朝着容娴道:“大人。”

    容娴扫了四人一眼,发现齐攀居然活了下来,她叹了口气,惋惜道:“可惜了。”

    她都拖延了那么长时间,这四人居然还没有将人都杀了。

    二长老死了就死了,齐攀居然还活着,他还真是命大。

    活着便活着吧,齐攀总是逃不掉的。

    她摆摆手,神色看不出喜怒道:“这次的任务是我喊停了,你们不用再理会。”

    四人点头应是,见容娴没有吩咐后,又隐匿在暗处。

    容娴朝着沈熙挑了挑眉,长身玉立笑意浅淡:“沈前辈,这次你应该感激久留,若非是他,你的长老们便保不住了。所以前辈,要照顾好久留啊。”

    沈熙冷哼,一向平和的眼里也难得的出现了怒气:“本宗二长老死于非命,唯有留下叛徒大长老,合着本座还该心存感激不成?”

    容娴施施然道:“沈前辈,人要懂得知足的,您不能因为死的那个人不是该死的,便责怪我办事不利。若真要这么算起来,您的属下可全都是废物了。”

    沈熙眸子一深,周身气势顿时危险了起来。

    几千年了,除了息心尊主,容娴还是第一个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人。

    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合该受些挫折的,

    意识到危险,苏玄立刻气息外放,与沈熙针锋相对,警戒着他的一举一动,若他有伤害殿下的企图,苏玄会毫不客气的攻击他。

    容娴没有半点阻止苏玄的意思,她笑吟吟的看着沈熙,贱贱的说:“沈前辈想要教训我啊,那来吧,只要你能打得过我这两名家臣,我便给你一个机会。”

    沈熙感受到两股满是警告的气息,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憋闷硬是咽了下去。

    他深深地看了眼容娴,说:“希望容大夫能一直活在强者的庇护之下。”

    这话的意思可就有些多了。

    容娴从善如流的曲解了他的意思,说:“久留也一直活在您的庇护之下,可您看看,久留心性都脆弱成什么样了。”

    沈熙脸色一沉:“不劳容大夫费心,小徒自己我照看。若你没有那么健忘,该记得你杀了本宗长老。”

    容娴无奈的弯弯唇,慢吞吞道:“沈前辈这般态度便让人伤心了,明明是你的属下先打伤了我家小金,我出手不过是礼尚往来罢了,因为令徒我才罢手,你不感激便算了,怎么还怪上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