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人情
    ,精彩小说免费!

    沈熙被她这无耻的言论直接气笑了:“还是我不对了?”

    容娴理所应道道:“当然,若沈前辈管好了自己属下,这一切事情便不会发生。”

    沈熙气得脸色铁青,只觉得数千年的涵养在这一刻全被面前这人给破坏了。

    他狠狠一甩袖,冷冷道:“那还真是本宗无能了。”

    不等容娴开口,他抱着自己徒弟化光而去。

    容娴微微蹙眉:“他怎么这般生气?”

    叶文纯:要是他他也气,赔上了两位长老不说,还差点让徒弟都栽在这里,到头来错的却一直是他,这换谁谁能受得了。

    他看着殿下那张笑吟吟的脸,眼里闪过一丝后怕。

    万分庆幸有他和苏玄在,不然这么欠揍的殿下肯定会被暴怒的仙宗宗主打死的。

    沈熙和沈久留离开以后,容娴神色黯然道:“本想着让叶相给久留说说上界的事,看他是否选择跟我们一起离开,可最后却被沈前辈搞砸了。”

    叶文纯第一次做了不符合身份的事情,他朝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这事儿是被沈宗主搞砸的吗?明明是被殿下她自己搞砸的。

    但这种话却不能说的,主上是万万没有错的,就是错了,那也是他们大臣的错,谁让他们没有提前发现事情本质,没有提醒主上,这才让主上做了错误的决定呢。

    苏玄道:“殿下要等沈公子醒过来吗?”

    容娴诧异的看了一眼,看的苏玄本就面无表情的脸更加面无表情,这才慢吞吞说道:“这怎么可以,不是说陛下一直在等着见我吗?我怎么能让陛下久等呢?”

    苏玄:之前来的一路上又是看病救人,又是采药炼药的,怎么就没见你着急了?

    容娴没有在意属下腹诽自己,她神色不舍的看着海浪之上悬浮在半空的圣山,喃喃自语道:“这一走,可能再也看不见了。”

    不管是呆了上千年的无心崖,还是针锋相对总是打了个神清气爽的仙宗,都再也见不到了。

    本来觉得没什么留恋,可这一看,却微妙的生出几分不舍。

    叶文纯身为最能干的大臣,见到殿下似乎对郁家那小子依依不舍,觉得为殿下分忧义不容辞,他出主意道:“殿下,您若是舍不得沈久留那小子,臣去将人带来,想来沈宗主也会愿意的。”

    沈熙不愿意也得愿意,只要他们殿下乐意就行。

    容娴眨了眨眼,叶丞相怎么又扯到了沈久留那儿了?

    她也没有解释,反而顺坡下驴就着这么个误会继续加深误会道:“不了,久留他那么在乎仙宗,他如何能放下仙宗了无牵挂的跟我们走呢,还是别做让久留不开心的事情了。”

    容钰在心中腹诽:别让让他不开心的事?您都将人气成重伤了好么。

    叶文纯点点头不再开口,殿下已经决定的事情,便不容他们做属下的置喙。

    “我们走吧。”容娴道。

    “您不管无心崖吗?”苏玄忽然问道。

    这些时间他也弄清楚了殿下的势力,殿下的所有属下尽皆来自无心崖,而今无心崖明显发生了叛乱,殿下能放心这么走吗?

    容娴似乎看出他在想什么,她低头理了理衣袖。

    嘛,她的心腹早就让左护法带到了归土,未来会一个个飞升中千界成为她的心腹,留在无心崖的不过是废物罢了,她当然没有半点留恋了。

    但对着这二位臣子可不能这么说,她沉吟片刻,酝酿了下感情,神色带着缅怀和释然,似模似样的给他们开始喂心灵鸡汤道:“人生总是这般有舍才有得,既然选择了离开,无心崖便不再是我的东西了,而我不过是一个舍弃了他们的人,他们也不再需要我。”

    她的每一句话都好像真言,字字句句扣人心弦:“这世间没有人是不能被替代的,也没有人无可替代。”

    她最后再看了眼圣山,转身离去,背影之潇洒,让人见之忘俗。

    叶文纯与苏玄对视一眼,眼里也尽是欣然。

    他们陛下找来的这位继承人是最靠谱的了,不管是心性还是头脑,肯定能让担负起整个王朝。

    噫,叶相和苏指挥使也是个善变的人啊,之前还说只求殿下不熊来着,现在就变成了殿下最优秀了。

    容钰快走了两步来到容娴身边,顺手便布置了一个隔音结界。

    “师尊?”容钰期期艾艾的叫道。

    容娴斜睨了他一眼,不悦道:“有话就说,这般小女儿姿态是作甚?”

    容钰打了个哆嗦,还是硬着头皮问道:“若我没记错的话,您口中发生哪些事的时候,阿金还在无心崖……”

    容娴掀了掀唇角,露出一个让天地为之失色的笑容,耿直道:“嗯,我说的都是假话。”

    容钰一懵:“……那、那都是假的?”

    感动的他在心里哭成了狗,又狠狠地骂了沈久留好几声渣渣,没想到师尊从头到尾都是骗人的,师尊才是那个渣渣?!

    容娴狭长的凤眸弯起,像月牙一样好看,让她看上去像个没有长大的无忧无虑的孩子。

    她咧嘴一笑,语气欢快雀跃道:“你都知道阿金那时候没在我身边了,我说的当然是假的啊。我说那么多,不过是觉得好玩儿罢了,当然也是临时起意磨砺磨砺沈久留的心境,他看起来太脆弱了。嗯,顺便再为黑鸦他们拖延拖延时间。”

    顿了顿,她满是遗憾的咂咂嘴道:“可惜了,黑鸦他们动作太慢了。若在我收回命令之前便将人杀了,小金的委屈也不算白受。”

    容钰神色复杂的看着师尊,轻声说道:“您可以选择不收回成命的。”

    容娴叹道:“沈久留都将自己快要逼死了,我怎么能这么不近人情呢。”

    沈久留的祖宗在容王朝的地位可不低呢,容王朝可是她的地盘,她怎么都不能让其出乱子啊,这面子还是要给的。

    容钰翻了个白眼:“您觉得杀了二长老,大长老半死不活就是给沈久留人情?”

    容娴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显然她是真那么认为的。

    容钰:师尊有时候就这点不好,总按照自己的标准还衡量别人,

    当然这话他没有说出口,这大概得归结于他自己就立身不正,能当着沈熙的面喊出昊天仙宗所有人都比不上蛇的一个鳞片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