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很美
    ,精彩小说免费!

    令君从并不知道刚才短暂的交谈间,其实是他身上的天佑气运与容娴的容国万民气运之间来了一个碰撞。

    他险些真被容娴给蒙蔽了心神蛊惑了,却以为自己只是差点被容娴很有道理的话给说服了。

    令君从神色既懊恼又好笑,懊恼自己竟然被容娴的**汤给灌地晕乎乎的,好笑的是容娴为了拒绝他,居然如此拐弯抹角,费心费力。

    罢了,也不急在这一时,反正人已经在他眼皮子底下了,成为他的还不是迟早的事吗?

    令君从想了想,没有咄咄逼人,反而转移话题道:“看到你完好无损后,我想让你跟我回胭脂城,月儿如今……”

    提起白长月,令君从神色有些黯然:“如今已经昏迷不醒了,我想让你帮我看看她。”

    容娴想到那位笑起来脸颊上有两个甜甜的小梨涡的姑娘,忍不住斜了令君从一眼。

    禽兽!需要转移话题的时候才想起白长月,啧。

    令君从被这微妙的眼神看的身体一僵:“怎、怎么了?”

    容娴眼里的情绪稍稍收敛,她眼里浮现出一层淡淡的担忧,极不走心道:“三年前我让白姑娘去找药材,本想着找齐了药材后,便为白小姐炼丹治病,不曾想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一直耽误到了现在。”

    她郑重其事道:“抱歉君从,都是我的错。”

    “和你没关系。”令君从柔声安慰道:“月儿的顽疾以前也未能治愈,后来发生的事情也不是你愿意的。”

    容娴稍稍叹息,好不容易主动背了一次锅,结果还被令君从毫不客气的掀了。

    她忧色积在眉间,在心底假惺惺的感慨道:这世道,想做个坏人都难啊。

    然后,她顺坡下驴道:“即便君从认为这不是我的错,我还是忍不住担心白姑娘。”

    三年前白长月的身体便不容乐观,能拖到如今,想来令君从和白家也没少想办法。

    若今日令君从没有拦下她,白长月可能会一睡不起,再也醒不过来了。

    令君从对内情更是清楚,他神色忧虑道:“月儿她……情况很不好。”

    “那我们快些赶路吧,希望还来得及。”容娴语气带着淡淡的急迫,眼底深处却全是漠然。

    令君从却没有发现容娴那一层镜花水月背后的冷漠,他只将那镜花水月的温柔看在眼里,心里立刻软成了一滩水。

    容娴她啊,总是不愿意看到任何一条生命逝去的,她总是这么善良。

    善良:呵呵。

    “好,我们走。”令君从出其不意的伸手将容娴的腰一搂,身形一闪,化光而去。

    原地,容钰禁言自解。

    他牙齿咬的咯咯响,现在也顾不上仇恨了,连忙招呼着身后的人:“快跟上,千万别让令家那小子占了师尊的便宜。”

    黑鸦四人听到这话,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了。

    我的少主哟,您倒是长点心吧,就那小子三脚猫的功夫,就算运气再好也扛不住尊主啊。

    从头到尾都是尊主在不着痕迹的撩拨那小子,到底是谁占谁便宜啊。

    苏玄和叶文纯二人已经在令君从‘掳走’容娴的第一时间跟了上去,不管殿下要做什么,他们都不能让殿下离开他们的视线。

    半空中,容娴的手紧紧抓住令君从的衣服,那双总是带着温柔笑意的眸子紧紧闭着,似乎在害怕,又似乎是因为别的。

    “别怕。”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些模糊有些温柔,“有我在,不会有事,你睁开眼睛看看下方的风景,很美。”

    令君从得承认,他不是对容娴一个人说过‘有我在,不会有事’这句话的,他对每一个心悦之人都说过,每次都让那些红颜一个个感动的恨不得以身相许。

    容娴似乎被他安慰到了,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澄澈的眼睛终究是睁开了。

    她神色复杂的看着令君从,一眼便撞进了那双深情缱绻的眸子里。

    容娴半垂下眼帘,幽幽说道:“君从,你的行为很危险。”

    不打招呼就敢近她的身,要不是紧要关头她强行克制自己的本能动作,令君从已经被她给撂倒了。

    即便杀不死,也可能会两败俱伤。

    他这种行为就跟出其不意的想要握住一个强者的命脉一样作死!

    “哪儿有危险,你快看看周围,是不是很美?”令君从不知道容娴的真实想法。

    但他的速度稍微放慢了,全身心的投入到他所带来的浪漫中,一个劲儿的陶醉。

    容娴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不理会这个白痴。

    令君从侧头看着怀里近在咫尺的人,只觉得空洞的心一瞬间被什么东西填满,鼓鼓涨涨的溢满了幸福感和满足感。

    令君从忽然有种抱着这人一直飞到天荒地老,飞到生命尽头的冲动,他的心跳逐渐加快,眼里也盛满了柔和的笑意。

    这是别人无法带给他的感觉,那种好似灵魂都舒服的吟唱的感觉,让他怎么都放不下。

    容娴垂眸朝下看去,云层之上,万千风华尽在脚下。冷风吹来,即便有灵力罩护着,她依旧能感受到那股蚀骨的冰凉。

    容娴澄澈的眼底罕见的染上了几分寂寞之色,她一直都是寂寞的,但她从来不曾表现出来,因为她并不需要同情和怜悯,也不需要有人试图将她带往更繁闹的世界。

    她之所以寂寞,是因为她站的够高,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风景,享受到了常人享受不到的乐趣,所以要承受着常人所没有的孤寂。

    她也不在意这种孤寂,她一向都是傲慢的,因她自身的实力,也因她活得明白。

    “容娴,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还害怕?”令君从低声问道,他灼热的呼吸洒在容娴的耳朵,让她不适应的躲了躲。

    低沉的笑意轻轻响起,令君从撩了撩容娴的发丝:“小娴,你还是这样可爱些。”

    “君从,你越矩了。”容娴的声音带着淡淡的警告。

    她脸上的笑意消失,但因为水灵珠纯净和包容的缘故,她不笑的时候依旧给人一种温暖柔和的感觉,这冷脸丝毫没有吓到令君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