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诊病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令君从的发问,容娴一本正经的骗人道:“这是钰儿刚刚给我的,君从走南闯北都不认识,我一个大夫如何有机会认识。”

    顿了顿,她笑道:“不过钰儿找来的定是好东西,不然君从也不会这般慎重。”

    随即,容娴皱了皱眉,十分明显的神色让令君从十分上心,他试探性的问道:“何事皱眉?因为这坛酒吗?”

    容娴点点头,神色状似有些不解,她清了清嗓子,胡说八道道:“君从知道我是大夫的,对各种药材比较敏感。刚刚这酒香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好似我曾经见过,但我又迟迟想不到是何物。”

    令君从随手将酒坛挂在自己身上,安抚道:“想不到便罢了,别勉强自己。”

    容娴目光划过他的腰间,唇角微弯:“好,听你的。”

    这说话的功夫,众人已经走到了城主府前。

    早在一行人刚刚踏进胭脂城时燕菲便收到了消息,她此时身着一身城主府,腰间系着长鞭,气势威严逼人,跟以前好似并无不同。

    “君从,你终于回来了。”燕菲高兴的迎了上去,这一开口身上的气场瞬间消失,像个普通女子见到心上人一般,满是柔情蜜意。

    苏玄和叶文纯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惊奇。

    这令君从还真是能耐,已经有心系之人了还敢来招惹他们殿下。

    他们殿下以后可是要有后宫、要为皇室开枝散叶的,怎么可能会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

    若殿下真要跟令君从在一起,他们就准备在太和殿死谏。

    容娴不知道自己身边两位臣子的脑洞,她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看着燕菲,心底叹息,这么强势的城主居然一直喜欢令君从,不知是情造成的还是气运造成的。

    燕菲刚走到令君从身边便看到了容娴,神色隐隐有些意料之中,却也含着几分惊讶:“容娴?你真的没死?”

    容娴朝着她微微颔首,慢条斯理道:“燕城主,许久不曾见了。”

    燕菲沉默了片刻,说:“有三年了,之前我一直以为你……幸好你没事。”

    她仰头对着令君从道:“君从,小婉和白姑娘一直在等你。”

    令君从立刻看向容娴,容娴眨眨眼,言不由衷道:“我与你们一同去吧,我也很担心白姑娘,若白姑娘有事,我也心中不安。”

    “老师,您已经三天三夜未曾合眼了。”容钰立刻跳出来阻止道。

    明知道前面是坑,他师尊还朝着里面跳,作死也不能这么作啊。

    见容娴看他,容钰挺了挺胸膛,带着点小担忧的说:“老师也要注意身体,不能为了给被人看病累垮了自己,在我心中,老师才是最重要的。”

    容娴嘴角含着温柔的笑意道:“钰儿放心,我看完白姑娘便去休息,若你还担心,便跟着我吧。”

    容钰神色一缓,应道:“好。”

    令君从看了他一眼,也没有拒绝:“菲儿,给几位贵客安排好房间。”

    燕菲扫了眼叶文纯与苏玄一眼,见容娴没有介绍的意思,也识趣的没问:“我这便安排下去。”

    “麻烦了。”容娴说起话来,跟三年前没有任何变化,依旧云朗风清,温暖和煦。

    这三年来所有人都变了,唯独容娴未变,好似岁月在她身上静止,美好在她身上凝滞。

    天道在偏爱她。

    燕菲莫名有这种感觉,她却不知道天道偏爱的是她爱慕的男人。

    燕菲朝着苏玄和叶文纯道:“容大夫与这位少侠一起去诊病,二位先生是跟着一起去还是我让下人带你们去房间?”

    苏玄和叶文纯对视一眼,叶文纯笑眯眯道:“劳烦城主了,我去房间。”

    既然容小公子有些担心这里出问题,那他还是借此机会检查一番吧。

    苏玄跨前一步,朝着燕菲微微颔首,便紧跟在容娴身后不言语了。

    燕菲了然,这人是肯定要跟着容娴的。

    “几位请。”令君从站在城主府门前,以主人家的姿态请着几人进去。

    苏玄看了眼燕菲,再看看苏玄,周身冰霜般的气息更是森寒。

    从令君从的姿态中不难看出,他与这位女城主显然都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这人到底有多么恬不知耻才能将那些爱慕殿下的话说出口。

    若那位高坐宫阙中的帝王听到令君从这般大胆又不要脸的话,定然二话不说,一剑给他个了断。

    走进城主府后,容娴的神识一扫,将整个城主府收入眼下。

    她微微皱眉,不太理解铃兰为何会在这里,而且铃兰身上的气息让她不喜。

    几人随着令君从的带路,一路绕过假山池水,走过了园子的牡丹花,这才来到了白长月房间。

    屋内燃烧着上好的香料,清清淡淡的闻起来倒是很舒适。

    “几位,到了。”令君从的神色严肃了起来,眼底也带着淡淡的忧愁。

    他对着容娴道:“小娴,月儿如今很不好,麻烦你替她看看了。”

    容娴神色没有任何紧张,她神色温和,语气真挚道:“君从放心,我定会全力以赴。”

    她脚步一抬,准备绕过屏风去为白长月看病。

    “老师。”容钰忽然叫道。

    容娴回头,她能清楚的看到容钰眼底的关切和担心。

    容娴云淡风轻道:“钰儿,我看完病就去歇着,放心吧。”

    容钰知道师尊的意思,他不情不愿的退后了两步,就那么看着师尊走进去。

    “小公子不用担心。”苏玄淡淡道:“有我在,没人能伤得了少主。”

    容钰知道苏玄很强,连黑鸦四人都敌不过他随手一招,这么一想忽然就放下心来了,毕竟苏玄这张冰块脸还是很有安全感的。

    再说容娴,她绕过屏风后走到了里面。

    在她刚刚越过屏风后,就好似走到了另一个世界中,一层淡淡的结界以屏风为界限将房间隔成两个世界。

    容娴好似什么都没有发觉,她一眼便看到坐在白长月床边的铃兰。

    铃兰此时的气质与之前在昊天仙宗完全不一样,她不再穿着仙宗那仙气飘飘的弟子服,也不是偶尔出来穿的活泼俏皮的衣服。

    一身黑红相间的贴身紧裙勾勒出她纤细匀称的身材,脸上的妆容贵气逼人,眼角的两抹上扬的吊尾红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邪气凛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