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惊讶
    ,精彩小说免费!

    突兀的见到铃兰这一面,容娴可疑的沉默了片刻,这才假惺惺的在心底赞叹:铃兰这副气势逼人的模样比之前那寡淡的姿态好多了。

    当然,她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铃兰现在无论从气势上还是神情上,都隐隐有种孤注一掷的感觉。

    容娴清了清嗓子,试探的唤道:“铃兰姑娘?”

    铃兰坐着没动,一双阴沉的眼睛扫过容娴时,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温度,那阴戾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惋惜,曾经单纯的小姑娘已经变了。

    容娴没有得到铃兰的回应也没有生气,她朝铃兰露出个如天山那雪莲般高洁的笑,看的铃兰十分火大。

    容娴她凭什么用这种高高在上的眼神看她,若非是容娴,她如何能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三年前容娴没有死成还真是上天眷顾,因为她没办法破坏一个死人的形象。

    但一个活人,她有无数办法可以让容娴面目全非,再也不是沈久留曾经喜欢过的模样。

    沈久留不就喜欢容娴这干净的模样吗?若容娴不复纯白,是不是沈久留便不会再喜欢她了。

    再等等,不要着急,容娴已经来到她面前了,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

    铃兰知道自己的心境出了问题,但她不想去克制。

    人生在世,每个人追去的东西都不一样。

    有的人追求超脱,有的人追求权势,有的人追求名利,有的人追求子孙绵延。

    而铃兰,追求的一直都是沈久留的那一份爱。

    有道是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珍贵的,也最是让人惦记的。

    沈久留便是铃兰一直求而不得的东西。

    而求不得,便是人生八苦之一。

    容娴虽不知铃兰在想什么,但那浓重的恶意让她蹙了蹙眉,铃兰似乎底气十足,但这底气到底是什么?

    她想了想却毫无头绪,毕竟小千界内能威胁到她的还真没有。

    容娴看向床上奄奄一息的白长月,眉目不动,语气里却带着浑然天成的忧郁:“铃兰师姐,可否让我为白姑娘诊脉?”

    铃兰沉默不语。

    见铃兰没有让行以方便,容娴也没有勉强。

    她手腕轻动,穿着银针的金丝线如一道闪电般窜出,准确无误的绑在了白长月的手腕上。

    容娴微微瞌目,全神贯注的感受着脉象的点点变化。

    房间内一片沉寂,这时铃兰才仰起头专注的看向容娴,不得不说,容娴是一个很容易感染别人的人。

    她开心时,阳光明媚,风云朗风清。她悲伤时,乌云压顶,沉郁阴沉。而今她沉静时,连自己心底的浮躁都渐渐平静了下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屏风外的众人都开始有些焦躁了。

    容娴却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她眉宇之间的不解越来越浓。

    白长月确实还有生机,只是她的灵魂已经不再那具躯体内,那只是一丝有着白长月气息的傀儡罢了。

    指尖轻颤,金色线回到了手中。

    容娴沉吟了起来,她刚想开口说什么,却见铃兰突兀地站起了身。

    “你看出来了对吗?”铃兰带着恶意的笑突然逼近。

    容娴没有退后,她不经意间抚弄了下衣袖上不存在的皱褶,眉眼清澈坦然道:“看出来了。”

    顿了顿,她神色不解的问:“是你做的?”

    铃兰抬起手,白皙的指尖绕着一层黑色的魔气,她此时的笑容竟与曲倩倩的娇媚有些相似:“是我做的,这是我入魔以后学的唯一一件禁术。容大夫,不知你可有解法?”

    容娴眨眨眼,实在没好意思告诉铃兰,魔修所谓的禁术都是她镇压狴犴魔狱时因为无聊创出来玩儿的。

    总觉得要是告诉了铃兰,这姑娘可能会生气。

    容娴澄澈的眸子泛起淡淡波澜,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动着袖中的银针,避重就轻的回道:“我有办法解,但我没有白姑娘的灵魂。”所以这人也是活不了的。

    铃兰咯咯一笑,爽快的夸赞道:“容娴,你还真是耿直的可爱呢。”

    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会去隐藏自己,坦诚的可怕,干净的可怕。

    铃兰指尖抚上自己的红唇,怎么办,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毁掉容娴了。

    “老师,你还好吗?”外面传来容钰焦躁不安的声音。

    随着时间的流逝,容钰心中的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即便有苏玄安慰也没有半点用处。

    铃兰听到容钰的声音,神色一沉,抱怨的话随口就来:“没想到无心崖的少主竟然也会认你为老师,容娴,你这吸引人的魅力倒是一点未减啊。”

    容娴想了想就轻声细语道:“师姐谬赞了。”

    铃兰脸一黑:见鬼的谬赞,谁夸你了,真不要脸。

    似乎意识到铃兰在想什么,容娴朝着她稍稍露出一个满是包容的笑意。

    这淡定的姿态顿时惹怒了铃兰,她提高了声音嘲笑道:“容娴,难道你就没有发现有何不同吗?”

    她戏谑的看着容娴,好似看着一只垂死挣扎的老鼠。

    容娴没有出声,她当着铃兰的面动了动手指,一根细长的银针飞快的从指间飞出。

    ‘铛!’一声大响,好似响在了人的意识中。

    容娴的银针并没有飞出房间,反而在穿透屏风时,被一道无形的结界笼罩。

    那结界厚实沉重,银针撞在结界上时,就好像撞在了大钟之上。

    “惊讶吗?这里可是我专门准备给你的。”铃兰咯咯一笑,得意不已。

    容娴垂下眼帘来,慢吞吞的说道:“我并不惊讶,事实上,刚才那根银针就是我给师姐的回答。”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师姐不是问我有没有发现有何不同吗?这就是答案。”

    铃兰脸色一青,被容娴的耿直一洗礼,她更生气了。

    铃兰深吸一口气,忍住将容娴打死的冲动,努力压下了心底沸腾的火气,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容娴此人,总是在言语间不知不觉的便挑动人的心火,让你陷入七情之中。

    若不警醒,恐怕会被她操纵。

    她稍显忌惮的看了眼容娴后,转头朝着床上看去。

    只见原本躺着的身体顿时化为星星点点的飞灰消失不见,房间周围的景致眨眼间也迅速便起了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