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记忆(一)
    ,精彩小说免费!

    以诅咒之力克制笙歌,二者之间的交锋也算锤炼意志了。

    不过七天时间而已,时间一到,笙歌自解。

    只是那铃兰,既然使出了这般手段,那苦果还是自己吞下去吧。

    容娴承受着噬心之痛,却面不改色,好似没有任何异常发生一样。

    铃兰的结局已经注定,容娴也懒得在她身上多费工夫。

    但想到被铃兰牵肠挂肚的某人,她眼里划过一丝不悦。

    她承认自己是迁怒了,可吃了这么大的亏,她当然意难平,总要做些什么让她心里舒坦才行。

    容娴微微阖目,双手飞快的结印。

    昊天仙宗内,还在沉睡的沈久留脖子上的药石娃娃轻轻闪过一抹血色,禁制悄然引动,那血色直接钻进沈久留眉心,让沈久留睡的更沉。

    但不过片刻,沈久留的眉头慢慢皱起。

    意识中,沈久留回过神来便看到熟悉的石桥涧风景,这里人来人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满足恬淡的笑意。

    “小娴你看,这是刚从树上掉下来的小鸟。”清脆活跃的声音忽然响起。

    沈久留这时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房屋外。

    房间内,两个小小的孩童凑在一起好奇的看着那还不会飞的小鸟,模样可爱又招人心疼,那熟悉的眉眼让沈久留心中一震。

    “这就是小娴小时候的模样吗?”沈久留喃喃自语。

    小姑娘极其温柔的摸摸小鸟,然后劝说小郁修将小鸟送回去。

    二人来到树下后,小郁修因为不会飞上大树而难过了起来,小姑娘温声劝慰了许久才好起来。

    “小娴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很厉害,这样我就能保护你了。”小郁修拍拍胸脯认真的说。

    听到这熟悉的话语,沈久留神色一怔,当年在昊天仙宗他下意识对着铃兰说出的这句话,竟是他对小娴的承诺。

    之后,沈久留啼笑皆非的看着二人被鸟儿追着啄,脸上也无意识扬起了一抹笑意。

    时间很快过去,药房内,小郁修献宝一般的将一颗白色的小石头递给小姑娘:“小娴你看,这是我在瀑布下找到的,我找了很多很多石头,就这块儿最好看,送给你。”

    小姑娘满脸欣喜的接过,恍如珍宝的将石头用彩衣姑姑送的金色线绑起来缠在了手腕上。

    看到那熟悉的石头,沈久留认出那是小娴从不离身的剑石。

    沈久留恍惚记起曾经小娴对他说,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的。

    又想到之前在海岸前,小娴悲痛欲绝的说:你已经忘了。

    脑中小娴逐渐冷漠的脸与面前小姑娘欣喜愉悦的神色交织,沈久留心下一疼,朝着小姑娘道:“我不是故意将你忘记的。”

    画面一转,又是同样的房间,他看着小姑娘将两个药石娃娃送给小郁修,认真的说:“我把自己送给你了,你要保护好我知道吗?”

    小郁修慎重的收起娃娃,小小的脸上满是严肃的回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谁都不能伤害到你。”

    沈久留无力的退后了一步,原来我曾经那么认真的说过要保护好你。

    可是最后还是没有做到,我食言了。

    不,我不是食言了,我是彻底的忘记了。

    小娴,是否第一次见面,你便认出了我?

    是否在得知我遗忘了一切后,你便一直期盼着我能够想起你,想起曾经?!

    欢快的曲调突兀响起,沈久留抬头看去,小郁修双手撑着下巴坐在树墩上认真的听着小姑娘吹着笛子,笛声轻扬悦耳,只是简单听着便让人心情愉悦。

    “这首曲子叫顽童。”女孩儿笑容狡黠的说。

    沈久留也跟着唤了一声:“顽童。”

    这曲子小娴给他吹过,就在紫薇城的那间破庙里。

    怪不得这般熟悉,怪不得梦中总隐隐有这股活泼的笛声,原来小时候他便已经熟记于心。

    画面又是一转,一群黑衣人闯入了安静祥和的村庄,他们肆无忌惮的屠杀着这群无力反抗的族人。

    一个个熟悉的人在眼前死去,看着小郁修痛苦的哭泣,沈久留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这是他的曾经,死去的是他的族人!

    小姑娘拉着小郁修飞快跑着,他们躲避着一个个杀手,最后来到了剑冢,被黑衣蒙面人拦住了。

    听着黑衣人说话的腔调,沈久留下意识叫道:“云游风?”

    黑衣人没有听到他说什么,他现在只是一个旁观者。

    没人看得见他,没人听得到他,他处于只是一段记忆中,存在于一段过去里。

    他能做到的,唯有见证。

    “郁修,一会儿那人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快跑,不许回头。”小姑娘自己都害怕的发抖,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郁修,你一定要跑,一定要活着,听话。”小姑娘语速飞快的说完,伸手狠狠将小郁修推开。

    下一瞬,沈久留眼前一黑,再回过神来便发现自己站在剑冢内。

    ——小娴为了救他,自己面对那个黑衣人。

    沈久留意识到真相,下意识想要向外面跑去,却发现自己只能跟着小郁修,小郁修在哪儿,他便在哪儿。

    沈久留僵立在原地,他怎么就忘了,他的记忆是以小郁修的所见所闻为准,小娴没在小郁修的视线内,他便没有办法去得知更多的情况。

    这让沈久留焦躁不安,即便他知道那黑衣人是游风,小娴后来也没事,可他依旧忍不住去担心,去害怕。

    这个时候小娴与游风并不认识,游风会不会伤害小娴?

    脑中纷杂的想法乱哄哄的一涌而出,这时,‘轰’一声大响,沈久留连忙抬头看去,却见巨大的石剑旁,一位气质威严的男人与黑衣人缠斗在一起,那是他爹!

    沈久留浑身颤抖的看着郁清,嘴唇抖了抖,声音近乎哽咽:“爹,爹是你对不对?”

    他扑过去想要帮郁清拦住黑衣人,却直接从黑衣人身上穿了过去。

    沈久留蓦然一滞,是了,现在他在记忆中,他对这些根本就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

    “婆婆。”小郁修刺耳尖锐的声音钻入耳中。

    沈久留立刻回头看去,眼睛蓦然瞪大,只见黑衣人一刀杀了辛婆婆后,狠狠地朝着小郁修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