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记忆(二)
    ,精彩小说免费!

    见到黑衣人袭来,沈久留着急的喊道:“郁修,快跑啊。”

    可小郁修趴在辛婆婆的尸体前,只顾沉浸在悲痛中,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到来。

    小郁修没有意识到,但郁清却意识到自己孩子的危险。

    他想要救人,却被黑衣人趁机一掌打在尖锐的石刺上,石刺穿透了他的身体,鲜血洒了一地。

    可他没有半点在意,目光紧紧追随着自己孩子,带着满满的遗憾和担忧黯淡了双眸。

    “爹……”沈久留腿一软,跟着小郁修一起跪在了地上大声喊道。

    郁清听不见了,他已经死了,他还没有见到自己孩子平安,也再也没机会见到孩子长大了。

    沈久留痛苦的看着被钉在石墙上的男人,一道厉风穿过他的身体将郁修狠狠踢了出去,那带着强横的掌风直直地朝着小郁修打去。

    这一掌若是打下去,小郁修必死无疑。

    但沈久留知道郁修死不了,因为他还活着。

    在这生死关头,他当年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不等沈久留想清楚,一道瘦弱的身体猛地挡在了小郁修身前,替他挡去了这致命的一击。

    “小娴……”沈久留眼睛蓦然瞪大,他紧紧握着拳头,嘴唇都被自己咬出了血来。

    他只知道自己不会死,却不知在这种强大的攻击下为何没死。

    原来、原来竟是小娴替他挡了这致命的一击,小娴那时候才多大,她的身体又怎么能承受住。

    小娴很可能会死……

    一想到这个可能,沈久留的情绪忍不住有些崩溃。

    沈久留此时已经忘记了容娴好好地长大了,他此刻眼里只有那红得刺目的血色。

    小姑娘趴在小郁修身上,一口血吐出,灼烧了沈久留的心脏。

    “郁修,我不会死的,我一直在。郁修,你答应我,如果我不在,你一定要好好活着。这两个石娃娃你也一定要保护好。郁修,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那一声声活下去,让沈久留痛哭流涕。

    十几年来,梦中那声声郁修、句句活下去的画面逐渐清晰,然后面前的场景重叠在一起。

    那是小娴,一直都是小娴。

    濒临死亡,小娴唯一的愿望便是让他活下去,没有一次想到自己。

    沈久留捂住眼睛,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小娴,小娴……

    万千繁杂的思绪尽都化为两个字:小娴。

    小姑娘听不到他说话,她浑身染血,惨白着脸色转头看向那黑衣人,强撑着支离破碎的身体抓向地上的匕首,似乎想要紧紧将黑衣人拦住,不让黑衣人伤到小郁修分毫。

    “小娴,你别动,一定会有人来救你的,一定会的。”沈久留蹲在小姑娘身边,红着眼眶焦急的喊道。

    小姑娘的身体受到重创,若随意挪动或者激怒黑衣人,沈久留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小姑娘却依旧固执的朝着黑衣人爬去,没等她爬多远的距离,那手便无力的垂了下去,她回头看向小郁修的眼神也黯然无光,似乎在着急,又似乎在自责,然后那眼睛轻轻闭上以后便没有再睁开。

    “小娴,小娴……”沈久留想要上前将小姑娘抱起来,想要看看她是否还有呼吸,想要将怀里的疗伤丹药全都放进她的嘴里……可每次都直接穿过了小姑娘的身体。

    那股无力而又绝望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是了,他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因为这只是一段记忆。

    ‘轰隆’一声大响,剑冢暴动。

    无数到剑气穿透沈久留的身体,将里面的不速之客驱赶走。

    直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来到了这里,那人像是没有看到小姑娘一般,直接伸手将小郁修抱起,然后没有半点停滞地转身离开。

    “师尊,别走,还有小娴,小娴她还活着啊……”沈久留红着眼眶想要紧紧抓住小姑娘的手,却只是徒劳无功。

    眼看着这人离开,沈久留悲痛欲绝的喊道:“师尊,求你别走,求你救救小娴,救救小娴,她还活着,还活着啊……”

    小娴不能留在这里,她还有伤,这里还有黑衣人……

    但那人听不见他的喊叫,抱着小郁修迅速的飞离了剑冢,而他就像牵线木偶一样,小郁修在哪儿,他便在哪儿。

    沈久留被动的飘在小郁修身后,死死却盯着剑冢,只觉得心脏好似被人紧紧攥住了一般。

    他的小娴还孤零零的在那危机四伏的地方危在旦夕,他的小姑酿很可能会死在那里,只要想到这点沈久留便痛得窒息。

    直到他被牵引着走出村子,顿时忍不住眼泪滚滚而下。

    小娴,小娴……

    刚刚走出村子,师尊忽然停住了。

    沈久留一喜,一把抹掉眼泪,连忙看向剑冢的方向大吼道:“师尊,快去救小娴,她在还在里面,她还在啊。”

    但男人显然听不见他说什么,那双眼里倒映出对面那熊熊火光,原来那剑冢竟不知何时燃烧了起来。

    那么大的火,连靠近都不能够,小娴如何能活得下来,她即便没有受到重创丧命,也很可能被烧死在这大火中。

    沈久留满脸绝望,他只觉得自己要疯了,要疯了!

    他被师尊救出逃离升天,小娴却生死未知。

    沈久留只觉得整个世界都黑暗了下来,再也看不到半点希望。

    他只能站在那里撕心裂肺的喊着:“小娴,小娴……”

    猛地,沈久留睁开了眼睛,脸上被泪水糊满。

    “少宗主,您醒了?怎么哭了?”粉荷将药碗放下,本来见少宗主醒来很高兴,但看着少宗主浑身散发着死寂绝望的气息,那满脸的泪痕让她小心翼翼不敢大声说话。

    这是怎么了?怎么昏迷了一遭就跟家里死了人一样?

    沈久留下意识摸着胸口的药石娃娃,绣着杉树花的荷包已经陈旧,但上面星星点点的血迹还在。

    沈久留记得十分清楚,那灼热的鲜血喷洒在他心脏上的那种痛苦与绝望,那是小娴的血,是小娴用自己的命换了他活下去。

    那是被他遗忘的过去,是他无数次拍着胸膛说要保护好的人。

    可那人却一次次的护着他活下去,将死亡和苦难留给自己。

    小娴……

    沈久留紧紧攥着荷包,只觉得每念叨一次这个名字,心里便揪着疼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