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冷静
    ,精彩小说免费!

    沈久留跟着杉树花一路朝前走着,越走心里越凉,竟然是无心崖!

    小娴怎么会在无心崖,这不可能,师尊和粉荷都告诉他小娴离开了圣山,他们不会欺骗他。

    但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沈久留站在无心崖入口处脚步挺停滞了一瞬,咬咬牙正想朝着里面走去,几道身影突兀出现在他面前。

    “是你。”沈久留惊讶道,“你不是一直跟着小娴吗?难道小娴真的在无心崖?”

    还有这二位一看便贵气非凡的人,师尊说就是他们带走了小娴,但现在他们都来到了无心崖。

    沈久留看向若隐若现的杉树花,隐隐意识到小娴真的可能在无心崖里。

    容钰心情焦躁不已,根本没有功夫理会沈久留,他双手飞快的结印,一道淡淡的波动以他为中心散开。

    不过片刻,数道身影从入口出飞射而出。

    “拜见少主。”魔修们齐声喊道。

    沈久留一怔,这人是无心崖少主?那他为何会跟随在小娴身边?

    容钰随手指着最前方的魔修问道:“四日前,昊天仙宗的铃兰可曾使用传送阵回来?”

    沈久留疑惑不解,铃兰?怎么会跟铃兰扯上关系?他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魔修立刻回道:“回少主,是的。”

    “她是否带回来一名姑娘?”容钰语气难言急迫道。

    魔修恭敬道:“回少主,是的。”

    “人呢?”容钰焦虑的问道,“那姑娘可有事?带我去见她。”

    魔修顿了顿,没有应。

    容钰心里咯噔一跳,暴怒的吼道:“说话。”

    魔修一见少主发火,也不敢有半点耽搁,连忙说道:“非是属下不带您去,而是那铃兰不知从何处找来禁毒笙歌,将那笙歌放在了那姑娘身边,我等尽皆靠近不得,少主身份贵重,还是不要……噗!”

    他话音未落,便被容钰一掌打飞了出去。

    “笙歌!”苏玄和叶文纯惊叫道。

    那是来自于赵王朝的东西,如何会出现在这里,还被人用在了殿下身上。

    糟了,殿下!

    苏玄顾不得其他,一把拎起吐血的魔修,赤红着眼睛道:“带路。”

    笙歌是什么东西他比谁都清楚,赵家那群龌龊的家伙利用笙歌毁了多少人,扰乱了多少王朝,就连他的母亲……

    苏玄闭了闭眼睛,他不敢想象那干净温柔的人在笙歌下会变成什么样,他必须尽快见到殿下。

    沈久留整个人都僵住了,笙歌,那可是笙歌啊。

    当初得知小娴中了遮阳之毒后,他便在宗内的典籍上将禁毒全都查看了一遍,笙歌的毒性他也清楚的知道。

    如今这魔修却告诉他,铃兰将笙歌用给了小娴。

    沈久留重重闭了闭眼,不敢再多想。

    他身形一闪,急忙跟了过去,他要见到小娴,一定要见到小娴。

    众人离开不就后,令君从才跟了上来,他看了看四周,没有一个人。

    再看看地上还有温度的血迹,脸色微变,匆匆朝着唯一的入口走了进去。

    若不是发生了难以预料的事情,容钰他们如何会在这种紧要关头伤人。

    只要一想到不管是月儿还是小娴出事,令君从都觉得一股股懊悔从心底喷涌而出。

    容钰一行越是朝里面走,心便越沉。

    “这是墓绵峰的方向。”容钰沉声说道。

    那里是他从小长到的地方,是他感到最为亲切的地方。

    容钰袖中的小蛇不安分的动了动,猛地窜了出来,化为一条三丈长的大蛇,嗖的一下便朝着远处飞去。

    苏玄似乎意识到什么,第一时间将魔修扔在一边,以更快的速度追着大蛇而去。

    其他人也不敢有半点耽搁,铃兰是四天前将人带回来的,若真用了笙歌,如今第四天……

    ‘哇哇’乌鸦啼叫的声音莫名让人觉得有些不吉利。

    四周一片死寂,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靡靡之音,但空气中淡淡的麝香和黏腻的腥味即便散去了很多,依旧被这群修为高强的人捕捉到了。

    这使得他们的心越发的下沉,脑中一个个不好的预感掠过。

    不管他们想象了多少画面,没有一样像眼前这般,让人心惊肉跳的。

    闪烁着鬼火的坟茔边,容娴正盘膝跌坐于坟前,双目垂帘,半白的发散开在雪白的罗裙上,还和那越发苍白的脸对应,整个人就像是要融化进雪中一样,让人心悸不已。

    银白的霜华照了她满头,莫名有种人未老心沧桑,满头华发满面霜的悲凉。

    在她身边,一朵杉树花绕着她转了一圈又一圈,大蛇轻轻蹭了蹭她,再蹭了蹭她,但她却一动也未动,似不曾感到任何东西。

    在那连绵不绝的坟茔便,那一抹白裙格外的显眼。

    “老师,老师……”容钰顾不得其它,急忙叫喊着跑了上去,但他的脚步蓦然在距离容娴一丈外停住了。

    他的唇角发抖,脸色也瞬间煞白。

    其他人意识到不对,也急忙赶了过来,他们朝着那无声无息的人望去,顿时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们走进了才发现,那所谓的银白霜华根本不是月光,而是那一头青丝换白发。

    “老师,师尊,师尊……”容钰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他颤抖着身体爬到容娴身边,手心感受到这人冰凉的温度,只觉得仿佛天塌了一般。

    当初在杉树林见到他母亲时,母亲也是这般坐着,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了无声息。

    姨母呢?姨母身体这么凉,也没有睁开眼睛看他,姨母会不会也无声无息的死去。

    “小公子,冷静点。”叶文纯安抚的朝着容钰说了一声,便快步上前仔细探查了下殿下的情况。

    他心中的大石直直朝下坠着,因为几乎感觉不到殿下的气息。

    “叶相!”苏玄大声唤道。

    叶文纯脸色难看不已,他第一时间来到容娴身边,与苏玄同时调动庞大的天地灵气朝着容娴体内涌去。

    殿下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人带走,等他们找到殿下后,殿下却生机缥缈,若殿下真的就此陨落,他们万死难辞其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