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苏醒(为Lotuselise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ps:感谢lotuselise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3)(e ̄*)

    门外,苏玄和叶文纯对视一眼,眼里也隐隐泛着激动。

    他们在殿下刚苏醒的那一刻已经感受到了轻微的波动,但没有殿下的吩咐,他们只能老老实实的等在外面,眼巴巴的看着紧紧闭合的房门,等待着殿下的召唤。

    殿下能平安苏醒,真是天佑容朝。

    房间内,当最后一点白退下去后,容娴终于睁开了眼睛。

    怎么说呢,明明只是几天而已,容娴却觉得自己好似睡了千年万年那么久了。

    她侧头看着站在床边难掩激动的容钰,好似满天星辰纳入的眸子里闪烁着温柔笑意。

    然后,容钰便见这温柔的人毫不客气又一针见血的指责道:“钰儿,你这又哭又笑的模样真是太难看了。”

    正激动的热泪盈眶的容钰身体一僵,他扭曲着一张脸,吼道:“师尊!”

    容娴顿时就耷拉下脸来:“我不过是睡了一觉,你都敢梗着脖子对着我吼了?”

    容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他闷声应道:“您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

    容钰神色有些纠结,师尊睡着的时候让人担心,可醒过来又太惹人恨。

    容娴斜睨了他一眼,笑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她动了动身体,想要坐起身。

    容钰立刻上前将她扶起,将绵软的枕头放在她身后,好让她靠的更舒服。

    看着他这行云流水的动作,容娴也没有阻止,她嘴角一直挂着浅浅的笑意,一看便让人有种时光静好的感觉。

    眼见容钰将她安置妥当后准备退开,容娴朝着他柔声道:“钰儿。”

    容钰立刻回道:“师尊有何吩咐?”

    容娴微微弯了弯唇角,道:“无心崖可有你放不下的东西?”

    容钰细细想了片刻,摇头:“没有。”

    这里虽然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但他还真没什么留恋的,似乎只要跟着师尊他便很安心,去哪儿都无所谓。

    容娴了然,朝着他道:“去吧,唤苏大人和叶相进来。”

    “是。”容钰刚走出去,再进来时身后便跟着苏玄二人。

    他们一眼看到了半坐在床上的殿下,还有那恢复了纯黑的发丝。

    叶文纯一喜,快步走上前,朝着容娴深深的弯下了腰:“臣,恭贺殿下康复。”

    苏玄也深深一礼道:“臣,恭贺殿下康复。”

    容娴扬眉一笑,语气温温柔柔,似乎没有半点力度:“起吧。”

    叶文纯与苏玄直起身子,便看到殿下朝着他们笑着,那笑容温暖优雅,一如阳光灿烂,不带半分阴霾。

    他们的心中,顿觉雨过天晴,云朗风清。

    容娴十分干脆道:“二位大人准备一下,一个时辰后我们便离开吧。”

    叶文纯担忧的问道:“殿下不需要再休息两日吗?我怕殿下穿过空间风暴时会受伤。”

    容娴抿了抿唇,轻笑道:“不用了,那点风暴伤不到我。”

    叶文纯想了想,也是,先不说殿下的修为,单是那气运金龙便可带着殿下安全的返回上界。

    容钰见师尊已经打定了主意,神色一动道:“师尊,我去准备准备。”

    前几天师尊一直在昏迷,他也没心情去整顿无心崖。

    现在师尊已经醒了过来,虽然只有一个时辰他们便会离开,但也足够他搞清楚那四天里到底发生了何事。

    容娴摆摆手,容钰会意,转身便离开了。

    “苏大人,劳烦你一会儿护着些钰儿。”容娴朝着苏玄道。

    苏玄微微颔首:“臣领命。”

    “退下吧。”容娴眉宇间带着淡淡的懒散。

    叶文纯和苏玄也知道她有些累了,躬身一礼后,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房间内只剩下容娴一人,她眉目流转间,倦怠疲惫全都消失。

    她将小蛇从手腕上捏了出来:“小金。”

    蜷缩着的小蛇觉得自己好似听到了大魔头的声音,它下意识吐了吐芯子,舔在了容娴的手心,下一刻便被熟悉的力道给扔了出去。

    小蛇:这感觉绝对是大魔头没跑了。

    它睁开绿豆般的眼睛,一眼便看到了床上的饲主。

    小蛇颠颠儿地跑了过去,朝着容娴吐了吐芯子:大魔头你醒了,蛇还以为你要死了,害得蛇上伤心了好一会儿。

    容娴屈指在它脑袋上一弹,见它熟练的装死后,这才好笑道:“别装了,快起来,我有事让你去办。”

    小蛇昂起小脑袋,嘶嘶的叫了两声,带着点小雀跃的看着她。

    容娴嫌弃道:“别嘶嘶了,我听不懂你说话。让你去下火海上刀山还怕你这身蛇皮不够厚,你去给我送个东西再拿回来个东西。”

    小蛇:又说听不懂蛇说话,骗纸。

    容娴懒得搭理这蠢蛇,她解开手腕上的金色丝线,伸手摘下剑石,神色认真道:“交给沈久留,另外,务必将沈久留身上那两个药石娃娃带回来,去吧。”

    小蛇嗷呜一口吞掉了剑石,身形一窜便飞了出去。

    容娴下意识摸着空荡荡的手腕,将绑着银针的金丝线重新缠好。

    “郁修,这七天的痛苦,足够我偿还你所有的因果了。”容娴低声轻喃,“因我之故造成石桥涧被屠杀殆尽,今日罢了。”

    冥冥中,似乎有一根因果线砰然断裂。

    浮云崖,沈久留突然摸摸胸口,刚才那一瞬间,他感觉好似失去了什么的怅然若失,又好似丢掉了什么包袱的轻松释然。

    他微微皱眉,十分不解。

    忽然,他身形一侧,躲过了一道黑色的厉芒。

    定睛看去,却发现是那条熟悉的小蛇。

    “阿金,是你!”沈久留惊讶的唤道。

    小蛇嘶嘶叫了两声,身躯微微拱起,嘴巴张开,一颗散发着莹莹白光的小珠子从里面飞出。

    沈久留下意识伸手接过,嘴唇一颤:“小娴让你送来的?”

    这是他送给小娴的剑石,被小娴戴在身上十几年,不曾想竟有朝一日会回到他的手中。

    沈久留紧紧握着石头,尽管告诉自己已经放手了,可他的心依旧忍不住颤了颤。

    此后,便是陌路了。

    他心里满是不甘,明明他们之间的牵绊是最深的,可为何不能相守在一起。

    在他失神的刹那,小蛇身形一闪,从他脖颈划过,下一瞬已经消失在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