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准备
    ,精彩小说免费!

    沈久留察觉到不对,下意识摸摸胸口,猛地僵直了身体。

    那陪伴自己日日夜夜的荷包不见了。

    他抬步想朝着小蛇追去,刚走了两步却停住了。

    小蛇会抢走荷包,定然是小娴的意思,他现在去能干什么,要回荷包吗?

    沈久留苦笑了两声,小娴还回了他的礼物,要回了自己的回礼,他们之间此后真就清清白白,再无任何牵连了。

    他仰头望天,眼睛酸涩的厉害。

    “你放不下吗?”温和从容的声音带着特有的慈爱从身后传来。

    “弟子正在学着放下。”沈久留没有回头。

    沈熙轻叹,学着放下啊,那就是还是没有放下。

    他也看向无心崖的方向,双手负后,气度超凡出尘:“你明知道她身上有很多疑点。”

    沈久留眺望着远方,语气认真道:“我不在意。”

    “久留……”沈熙还想再劝劝他,却直接被沈久留打断了。

    沈久留紧握着小石头喃喃道:“我不在意,师尊我真的不在意。不管小娴当年是如何活下来的,这么多年又经历了什么,她与无心崖魔修又是什么关系,我通通不在意。我只想要她,我爱她。”

    他定定地看着沈熙,认真的强调道:“师尊,不论小娴隐瞒了何事,她对我都是无害的,她从未伤害过我。”

    沈熙哑然,他承认徒弟说的没错,那姑娘虽然高深莫测,城府深沉,但真的从未伤害过徒弟。

    不管是替他报仇还是以身替代诅咒,那姑娘从头到尾都在护着徒弟。

    想到这里,沈熙微微叹息,神色隐隐有些复杂,许是他真的将那姑娘想得太过可怕了。

    无心崖否极阁,容娴伸手拿过小蛇尾巴上的荷包,满意的点了点它的小脑袋夸奖道:“阿金做得好。”

    小蛇:呵呵,大魔头也就这一次叫对了蛇的名字。讽刺的是,蛇的名字还是大魔头取的。

    容娴将荷包放在手上,指腹轻轻划过荷包上的细微痕迹,曾经的点点滴滴尽数涌上心头。

    时间过得真快啊,眨眼间十六年便过去了,曾经懵懂的小小的孩童也长大了,变得翩翩风度,耀眼夺目。

    “小金,你说时间是不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东西?”容娴微微侧头,嘴角挂着戏谑的笑意对着小蛇询问道。

    小蛇嘶嘶:大魔头你最凶你说的都有理。

    容娴弯弯唇角,瞬间又变回了那阳春白雪,朗月入怀的温柔和煦。

    一个时辰以后,容钰和苏玄、叶文纯都站在了门外等候着。

    容钰神色间尽是轻松,他从那些魔修口中已经得到了那四天的所有信息。

    师尊没事!

    只要想到这点,他便满心轻松。

    不过,想到已经死掉的铃兰,容钰眼里划过一抹厌恶,死在了笙歌之下,真是便宜她了。

    “小公子眉宇间忧愁尽散,想来是查到了好消息吧。”叶文纯试探的询问道。

    容钰去干了什么他多少猜到一些,就因为如此,他才越矩的问了一句。

    尽管他们来的时候殿下并无异样,可殿下中了笙歌是肯定的,再加上当时那地方的污浊气息,让他都不得不多想。

    这些天他和苏玄虽然面上不显,但心里都七上八下的,唯恐殿下真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人一旦遭遇了承受不来的打击和痛苦,很容易移了性情。

    殿下可不止是自己的,她还是整个容王朝的,说句不夸张的话,她跺跺脚,整个容王朝都要震三震。

    不管是为了容王朝还是为了殿下自己,他们都希望殿下平安无事。

    容钰眉宇间带着欢快,语调轻松道:“是好消息。”

    他毫不掩饰自己对铃兰的恶意,直接对着二人说道:“是铃兰她自食恶果,笙歌她受用了,幸得天道保佑,老师没事。”

    铃兰竟敢对师尊出手,也亏得她死了。

    天道:有事没事就被这师徒俩拉出来溜,它其实也很忙的好么。

    苏玄二人听罢,也狠狠松了口气,殿下无碍便普天同庆。

    这时,房门打开。

    容娴将荷包收进与灵魂绑定的芥子空间内,换了身紫裙外罩银纱便双手抄进袖中,缓步走出。

    叶文纯与苏玄尽皆眸色一闪,只觉得殿下真的变了。

    以前的殿下虽然面上温柔和煦,但不经意间总会让人感受到她骨子里的冷漠。

    而如今,他们仅仅是看着殿下的身影,那种恍如春风吹进肺腑的温暖随和扑面而来。

    再去看那双眼睛时,里面不再是镜花水月般的温柔,而是浩瀚无垠的星空,星移斗转,神秘莫测,却又带着天生的尊贵。

    “殿下。”苏玄与叶文纯立刻躬身行礼道。

    容钰也闪亮着眼睛:“老师。”

    容娴微微颔首,环顾了下整个无心崖,目光落在容钰身上:“无心崖的事情处理好了?”

    容钰挠挠脸颊,憨憨一笑,装傻道:“我是去收拾些用惯了的东西,无心崖的事有相叔处理,我就不插手了。”

    “他在归土城。”容娴调侃的说了一句,见容钰面上有些无措,似乎不知该用何借口解释他这一个时辰的动作,容娴大发慈悲的转移话题道:“黑鸦、白松、江锦,陈岩。”

    暗处,四道身影立刻走了出来:“大人。”

    容娴平淡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让黑鸦四人莫名感到一股庞大的压力,顿时冷汗涔涔,然后他们听到那人用轻柔的不含半点力道的声音缓缓道:“去了上界后,我便不是你们的大人。”

    黑鸦四人直接给跪了,他们齐声唤道:“殿下。”

    容娴没有出声阻止,也没有应声,几人了然,这是默认的意思了。

    容娴抬了抬下颌,一举一动都是矜贵优雅:“起吧,你们跟着苏指挥使。”

    “是,殿下。”四人脚步一挪,便站在了苏玄身后。

    容娴这才看向叶文纯与苏玄,轻声唤道:“叶相,苏大人。”

    叶文纯二人了然,殿下这是已经准备好了。

    苏玄眸光微微一闪,周身强悍的气势再也不掩饰,随之而来的是一股通天彻地的巨大压力。这力量令无心崖所有魔修腿一软,尽数跌倒在地。那是一种霸道强横,不容许它之下有任何人敢站直身子平视它的高高在上。

    那是只属于苏玄的力量,一如他的人,冷酷而强大,一如他的刀,霸道而威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