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错了
    ,精彩小说免费!

    容钰和黑鸦四人被这股力量冲击地脸色一白,只觉得自己好似波涛汹涌的大海里那一叶小小扁舟,只能随着海浪颠簸翻转,无力抵抗者天灾一般的强大力量。

    下一刻,所有惶恐尽数消失,他们这才发现叶文纯不知何时已经挡在了他们面前。

    容钰几人心中惊骇,他们一直都知道苏玄二人很强,却没想到强到了这种地步,这就是上界修士的力量吗?

    想到他们现在也要去上界,心中顿时一片火热。

    叶文纯没有注意到他们在想什么,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容娴身上。

    在那股仿佛能毁天灭地的威压下,容娴身形没有半点动摇,她的发丝,裙摆没有半点晃动,连腰间散发着淡淡药香的荷包都沉静不动。

    见叶文纯看她,容娴歪歪脑袋,朝着他露出一个能令百花失色的笑颜。

    叶文纯:“……”

    叶文纯立马扭回头,不敢再看殿下了,总觉得对殿下探究根底会是个无用功。

    不过他倒是好奇殿下的实力,这个小千界虽说人杰地灵,但修炼体系却稍显混乱,连个等级都没有。

    但他多少能感知到,殿下的实力已经超过了飞升境界,到达了人仙级别,但中千界最不缺的就是人仙了。

    可诡异就诡异在这里,苏玄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地仙九重巅峰,人榜排行第三,仅次于顾夜阑与莫瑾年。

    所谓地榜,乃是中千界特有,为擅长卜算以及情报系统最为完善的星辰阁推出。

    五十岁内,修为到达人仙以上天仙以下,便会登上人榜。三十年内,修为若突破了天仙境,便可进入地榜,没有突破的便自动下榜。

    这些榜单收集了整个中千界年轻一辈的天骄,都是以实力排出前后顺序,榜首为尊,可称君。

    每次榜单开启,都是一场腥风血雨。

    苏玄有容王朝的大量资源修炼,实力在中千界也算年轻一辈的青年俊才了。而且人榜前十的修士身份没有一位简单的。

    这就说的有些远了,就说现在,叶文纯十分清楚,修士在境界上一重之隔便如天与地的差距,偏生殿下面对天仙级别的威严无动于衷,这如何不令他好奇呢。

    容娴猜得出他在好奇什么,却懒得去解释。

    她的实力是不高,相对中千界来说确实是垫底了。

    可这威压想要奈何她便有些不可能了,先不说她身怀神器已经能够无视所有威压了,单是气运金龙便能庇护她。

    这时,无心崖上空突兀的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好似大海海眼一般,那漩涡不停的旋转,狂风刮过,骇人的力量从四面八方而来。

    漩涡中心,一扇被白光笼罩的大门缓缓打开。

    上界之门!

    “从这里进去,便到了中千界。”叶文纯解释道。

    容钰看着毫不留恋的师尊,不甘的问:“老师,就那么放过令君从吗?”

    容娴眼波流转间,深不见底,她悠悠道:“他爱我。”

    当他得知自己亲手将心爱之人推入什么境地之后,一切都会朝着她想要的方向而去。

    容钰不太明白,容娴见状,眸色幽深道:“无望的感情可以让一个人生不如死,钰儿,你娘痛苦了那么多年,也该换别人也尝尝那种苦楚了。你知道的,死实在太简单了,”

    容钰默认了这种说法,神色平静了下来。

    师尊说什么他都信,既然师尊说令君从会生不如死,那他就等着那人生不如死。

    东州紫薇城,云游风看着藏书楼紧闭的大门有些担忧,他走上前敲了敲门道:“君从,你还在看书吗?你都三天没有出声了。”

    门内,令君从手指发白的握着一卷典籍,眼底青黑,眼里满是恐怖的血色,下巴也胡子拉碴的,看起来极为狼狈。

    他没有回应云游风,而是死死盯着那描述‘笙歌’的几行字,只觉得那些字好似变成了锥子,字字锥心,将他的心口刺得血肉模糊,痛不欲生。

    ‘哐当’一声响,大门忽然被撞开。

    云游风一眼便看到坐在角落里怔怔发愣的令君从,他不由得皱眉,这人好似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啊,三天前相遇时不是好好的吗?

    “君从,发生了何事?”云游风担心的问道。

    令君从没有焦距的眸子这才落在了他的身上,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的到来。

    忽的,令君从哈哈大笑,笑里满是痛苦和悔恨,还有那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的痛恨:“我错了,我错了……”

    他踉跄着起身,一把将云游风推开,朝着外面跑去:“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他疯疯癫癫而去,似乎只会说这一句话。

    云游风连忙朝着他追去,心中满是不解。

    这是怎么了,令君从怎么忽然就发疯了。

    忽的,他的脚步停住,朝着北州的方向看了一眼。

    不知是否是错觉,他总觉得有什么人好似要离开了。

    云游风好笑的甩了甩脑袋,想来是真的错觉。

    但这一停顿,他彻底看不见令君从的身影。

    云游风叹息:“来人。”

    他身后,一身青衣面无表情的男人走了出来:“城主有何吩咐?”

    见到来人,云游风翻了个白眼,笑容痞痞道:“青二,你不去陪妹妹,来我这里作甚?”

    自玉霄门之后,青二便来到了紫薇城。云游风也是那时候才知道,青二一直跟在清波身边原来是为了他的妹妹,曾水。

    青二眼底泛起点点笑意:“我来看看城主是否又醉倒在外面了。”

    云游风轻咳一声,看天看地就是不看青二。

    青二这货太诡异了,不管他去哪儿偷偷喝酒,最后都会被青二抓到。

    下意识,云游风想到了还藏在密室中的那坛酒,那是他三娘的酒肆拿回来的,最终他还是没用死牢中的活人去试验。

    他伪装了一个身份,拜访了许多嗜酒如命的酒客,这才从他们口中打听到了那酒的名字——忘忧。

    名字是个好名字,可效果实在让人想不通。

    那酒是三娘为容娴酿制的,他也亲眼看到容娴喝了,为何没有作用。

    ——有些东西,是刻在灵魂里的,连忘忧也无法洗去。

    想到那位老人说的话,云游风便叹了口气。

    罢了,现在也没必要追究这些了,他只希望能等到心中那位姑娘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在夜里追逐着他抢夺酒坛。

    “青二,走,陪我喝酒。”云游风洒脱的喊道。

    青二没有吭声,脚步却诚实的随着云游风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