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情报(一)
    ,精彩小说免费!

    云游风伪装了一个身份,拜访了许多嗜酒如命的酒客,这才从他们口中打听到了那酒的名字——忘忧。

    名字是个好名字,可效果实在让人想不通。

    那酒是三娘为容娴酿制的,他也亲眼看到容娴喝了,为何没有作用。

    ——有些东西,是刻在灵魂里的,连忘忧也无法洗去。

    想到那位老人说的话,云游风便叹了口气。

    罢了,现在也没必要追究这些了,他只希望能等到心中那位姑娘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在夜里追逐着他抢夺酒坛。

    “青二,走,陪我喝酒。”云游风洒脱的喊道。

    青二没有吭声,脚步却诚实的随着云游风而去。

    无心崖上,苏玄对着容娴恭敬道:“殿下,我们可以走了。”

    容娴一甩袖,踏着金光铺就的天阶一步步走向了那扇大门,每一步轻重一致。

    她的目光一直盯着前方,随着一步步高升,她的神色也慢慢的沉重认真了起来。

    这条路通往的,是一条皇座,皇座之下白骨累累,尸海骨山。

    容娴神色始终坚定,双眸似乎倒映着山河变迁的波澜壮阔。

    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回头,她的背影决绝果断,被她抛下的便不会再看一眼,她也没有可留恋的。

    不回忆曾经,不留恋过往,没任何牵挂,那镜花水月的温柔在这阶梯上徐徐消散,留下的是仅属于容娴那刻入骨子里的冷漠与理智。

    随着容娴走到了最上层,叶文纯身形一闪,便站在了容娴身边,伸手为她推开了那扇大门。

    这时苏玄也带着容钰和黑鸦等人走了上来,苏玄与叶文纯上前一步,恭敬的一礼,齐声道:“殿下请。”

    容娴看了他们一眼,脚一抬便走进了门内。

    只是恍惚的一瞬,她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

    随着最后一人走进去,空间大门紧紧闭合,渐渐地化为虚无消失在空中,那沉闷的威压也随着大门的消失而消散。

    浮云崖,沈熙和沈久留见那大门消失,尽皆长叹了口气。

    沈熙有些怅然若失,但想到那颗仙石,眼底泛起层层波澜。

    他终有一日,会到中千界的。

    沈久留抬手看着手里的剑石,喃喃道:“以后,我们真的天各一方了。”

    他清冷的眉眼好似带着冬夜雪后悄悄吐蕊的梅花,每一片花瓣都含着冰霜气息,他遥望着虚空,目光深远而沉寂,好似下一刻心中魂牵梦绕的人便会出现在半空中朝着他招手示意。

    “小娴……”沈久留低声唤道。

    他将剑石握在手里,仿佛能感应到另一个人的温度,然后,又轻轻唤了一声:“小娴。”

    你可知,我舍不得你,一直都舍不得。

    在另一方天空下,你又是否会想念我。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另一方,踩在中千界的土地上,感受着比下千界更浓厚的灵气,容娴扬眉一笑,意味不明道:“不错。”

    也不知她在夸中千界还是在夸别的,在苏玄二人心中,这位殿下一向神秘莫测。

    容钰满脸好奇,眼里带着与黑鸦等人一致的跃跃欲试,迫不及待的想要在中千界大放光彩,占领一席之地。

    “老师,这里很有趣。”这里地处偏僻,乃是苏玄在下界选出来的落地点,但仅仅这么个小地方,他已经感应到不下十道与他实力相间的气势了。

    黑鸦舔了舔唇,脸上带着愉悦的潮红,嗜血的眸子里闪烁着红光,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找人打一场了。

    苏玄看了不安分的几人一眼,介绍道:“这里乃是北疆部洲,有四大王朝,一大皇朝,更有一楼二宗三道场,四大世家五教派。”

    容娴眨眨眼,假模假样的惊叹道:“中千界真是太繁华了。”

    势力众多,还都是强大的势力,中千界的天道也太有包容力了。

    跟中千界一比,小千界一个昊天仙宗,一个无心崖,这两个顶端的势力似乎都不够看啊。

    不过,这可真是太好了。

    势力多了才好浑水摸鱼,嘛,从哪个势力开始入手呢。

    容娴垂眸,若有所思。

    似乎看出了她准备皮一下搞事的心里,苏玄眼皮子一跳,这里跟小千界那小地方可不同,若殿下真熊起来,他们容王朝可不一定能扛起来。

    他连忙转移殿下注意力道:“容王朝是四大王朝中的一位,与咱们南容王朝并肩的便是北赵、西江,东晋,一皇朝指的是大周。”

    对江湖宗派了如指掌的苏玄道:“一楼指的是风波楼,风波楼表面上只是酒楼,但明面上的掌柜却是人榜第一的顾夜阑顾君,只要出得起价钱的,都可以在风波楼雇佣杀手去杀你想要杀的人。”

    “咦?”黑鸦四人惊疑不定,这中千界买凶杀人都这么出名吗?比他们在下界当魔头强多了。

    苏玄继续道:“二宗指的是无极剑宗和太玄宗,无极剑宗宗主云九乃是北疆部洲公认的第一人,修为强大深不可测,也唯有他在剑道之上可与陛下并肩。”

    看得出来,苏玄提到剑帝时十分骄傲。

    容娴沉吟片刻,没忍住拆台道:“也就是说,陛下的实力其实没有云宗主强?”

    叶文纯唯恐殿下以为陛下太弱,便甩袖子走人,连忙解释道:“陛下也不弱,只是被王朝琐事牵动了心神,不能全心修炼,这才比云九稍逊了一筹。”

    容娴点点头,表示理解。

    然后耷拉下脸道:“也就是说,我若继承皇位,以后也不能专心修炼了?”

    叶文纯惊讶:“殿下也要修炼吗?”

    这话说的,好似容娴的修为都是大风刮来的一样。

    容娴斜睨了他一眼,大义凛然道:“我当然要修炼啊,不然如何长生久视,带领容王朝万载昌盛?”

    叶文纯眼皮子跳了跳,对于殿下的话假装是耳边风。

    这些时日他也看出来了,这位殿下可没有她表现的那么心怀天下。

    不过说起修炼这回事,其实这也不能怪叶文纯,毕竟别人的修炼都是闭关,闭死关,或者拼死去秘境寻找一线机缘。

    唯独他家殿下,自从遇见了以后就从未见到她修炼过,都是在悬壶济世、治病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