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行善 (大家劳动节快乐)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假惺惺的扯了扯袖子挡住脸,假装悲痛的怆然涕下,幽幽道:“每每见到别人受苦,我总是不忍心的。佛家有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要多做好事啊。”

    下一刻她便放下袖子,昂起头带着小雀跃道:“看来我还是蛮有慧根的。”

    这姿态完全不顾忌自己刚才是如何悲痛,情绪变化之快,表情之浮夸让人想视而不见都做不到。

    容钰假装自己没看到叶文纯和苏玄二人那扭曲的表情,面不改色的看着他家师尊作,然后十分配合道:“老师说的有理,世上总归是好人多的,但为了那些受苦的众生,还是要日行一善的。”

    容娴完全没有高兴容钰的配合,反而耿直的询问:“谁叫行一善?”

    容钰没有反应过来,先是懵逼了一瞬,下一刻脸色刷一下黑了,吼道:“老师!”

    他直接炸了:“老师,是谁教你这些的?”

    他纯洁如莲的师尊啊,到底是哪个下流的混账东西教会了师尊开黄腔的?他要将那人碎尸万段。

    容娴一见侄儿炸毛,挑了挑眉,茫然道:“什么谁教的?”

    容钰阴沉着脸,好似要找人拼命一样:“那肮脏污秽的事。”

    容娴可疑的沉默了片刻,略有些困扰道:“钰儿,虽然为师博览群书,所学甚广,更是在医道上有了不小的成就。但——你的暗示为师实在听不懂。”

    然后她毫不客气的礼尚往来道:“现在你来告诉我,你所说的肮脏污秽的事情是指的何事?这些事你怎么知道的?谁教你的?”

    这次轮到容钰可疑的沉默了。

    双方尬尬的对视了许久后,决定不再互相伤害。

    直面二人互怼的苏玄和叶文纯嘴角一抽:“……”这可真是长见识了!

    容娴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道:“钰儿,跟我一起行医吧,你的性子还需要再磨练磨练。”

    容钰顺坡下驴的揭过刚才让人尴尬的话题,面无表情道:“是,老师。”

    眼见着这二人就要一意孤行前去行医,叶文纯与苏玄身体一僵,脸色尽皆一苦。

    #殿下每天都想当大夫#

    #不想当大夫的殿下不是个好皇帝#

    “殿下,这赵王朝虎视眈眈,一向与我朝不合,若让他们发现了您,后果不堪设想啊。”叶文纯语重心长的说,“您身系整个容国的安危,要以自身为重,切不可……”任性啊。

    “叶相。”容娴闻弦歌而知雅意道:“放心吧,我不会去赵国行医的。”

    叶文纯脸皮子一抽,殿下您完全理解错了这一丝‘雅意’啊。

    他嘴角动了动,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无意间将天给聊死了的容娴继续道:“我的医术在小千界够用,在中千界怕只是小道了。”

    她神色凝重道:“我还需要努力修习医术,提高医道。”

    苏玄差点连自己的面无表情都维持不住了,好在经历过陛下那种恋剑癖后,如今再面对恋医癖,不管多离谱,他也能坚挺下来。

    苏玄木着张脸劝说道:“殿下,山海道场虽说与我朝亲近,可难保这道场的主人没有被人给收买,为了安全起见,您还是……”乖乖待在撵车中,让我们保护你啊。

    容娴十分好脾气的听着他的劝诫,善解人意道:“碰到被人收买的人,我定然不会因为山海道场与我朝的关系而放过那些叛徒,指挥使不用担心。”

    苏玄表情都空白了都,他根本就没有操心那些叛徒,他从头到尾担心的都是殿下!

    可殿下压根就没听懂他和叶相话里的意思,是他们太含蓄吗?

    活了这么多年,他们第一次遇到这种每每交谈便能累死人的人,偏偏那人并没有觉得自己哪儿不对。

    无知无觉间将二位大臣给噎了回去后,容娴一脸贤德仁和的看着二人,做足了身为主公该有的优点。

    然而苏指挥使和叶丞相并没有觉得高兴,他们恍惚中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人无完人。

    上天给了他们殿下无害的外表、强大的理智以及精湛的伪装天赋,残忍的剥夺了他们殿下与人交往的能力。

    这也造成了他们完全理解不来殿下的逻辑,殿下闻弦歌而听不出雅意,何等悲惨。

    “你们人榜上有殿下这类人吗?”叶文纯忽然朝着苏玄传音道。

    苏旭那仔细回想了下:“没有,怎么?”

    叶文纯僵硬着脸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如果有这种人的话,怎么没被人给打死,反而上了榜了。”

    苏玄眉梢抖了抖:“并没有,相爷。”

    叶文纯遗憾道:“看来是没来得及上榜就被人给打死了。”

    苏玄:叶丞相这是被刺激的出问题了吗?

    容娴并不知道她的二位臣子在偷偷传音腹诽她,不过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会在意。

    她可是很大度的,只要她的属下别造反,别踩了她的底线,一般情况下她还是很好说话的。

    叶文纯意识到他们的含蓄是没办法与殿下产生良好沟通的,于是直言不讳道:“殿下,我等怕有杀手对您不利,不如您便待在撵车内,撵车有陛下亲自布置的禁制,再加上我等保护,定会保殿下安全无虞。”

    容娴抬起眼帘来,慢条斯理的说道:“看来容王朝是四面楚歌啊,在外界一点儿都不安生。”

    苏玄摇摇头道:“并非如此,是您身份贵重,臣等不敢冒险。”

    容娴不解的问:“真有那么多人会丧心病狂的对一个大夫下杀手?”

    苏玄一噎,半晌才缓过劲儿来道:“殿下,您不是普通的大夫,您是肩负一国传承的大夫!”

    这话说完苏玄便意识到有些不对,怎么听怎么别扭。

    叶文纯狠狠瞪了他一眼,什么大夫,殿下可是要当皇帝的。

    容钰忍俊不禁,他轻咳一声,压下了嘴边的笑意。

    容娴倒是颇为赞同苏玄的说法,问道:“容王朝在哪个方向?”

    “南边。”苏玄与叶文纯不假思索的回道。

    容娴将药箱备好,转身便朝着南方走去,徒留下苏玄和叶文纯二人大眼瞪小眼。

    “钰儿,跟上。”温和的声音传来,容钰立刻扔下那点小纠结,跟着自己师尊走了。

    冷风吹来,叶丞相只觉得自己心凉了半截,殿下这般任性,以后的朝政大事还能好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