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专心
    ,精彩小说免费!

    ps:感谢水深陌护法的一万起点币打赏,今晚上的加更可能要拖到明天了嘤~

    方白似乎意识到师弟的异样,目光一凝,一道灵气缠绕着王赛,立刻将人扯到了身前。

    他神识在王赛身上一扫而过,沉声道:“居然是毒,怪不得你们能飞升呢,果然有两下子。”

    他随手拿出祛毒珠解了王赛的毒,也不再废话,直接下令道:“杀。”

    既然这二人敢动手,便已经绝了投靠他的心思,如此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不是他的助力,便是他的敌人,资敌的事情他可不会干。

    再者,这二人刚刚飞升,并无根基,杀了也就杀了,不怕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方白念头转动间,围着容娴的弟子们已经动手了。

    容钰立刻上前一步将容娴挡在身后,他周身魔气翻涌,眸子漆黑无光,让人一见便望而生畏。

    “魔修。”方白冷嗤一声,“下界的魔修也敢飞升。”

    容钰没工夫搭理方白,他紧握住拳头,一拳击出,凌厉的拳风带着决然残酷的拳意狠狠砸在了距离他最近的修士身上。

    ‘嘭!’一声响,那名弟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倒飞了出去,胸膛破了一个大洞,气息全无。

    “好胆!”方白见师弟被一击毙命,身形一晃便来到了容钰身前。

    他一掌挥出,没有任何留情,似乎想要直接将容钰斩杀。

    容钰立刻回防,双手握拳交叉在身前,一层层魔气形成防护隔绝着那道掌风。

    轰一声大响,两股力量相撞。

    容钰和方白竟然各退了一步。

    方白脸色一变:“人仙三重的境界却有人仙四重乃至五重的战力,与我旗鼓相当,如此实力,当真留你不得。”

    他手中光芒一闪,一把重剑出现。

    方白双手紧紧握住重剑,一剑狠狠斩下,带着泰山压顶、海水汹涌的厚重与深沉,直接封锁了容钰的逃生之路,让他只能直面这强悍的不可力敌的山海意境。

    这把剑乃是大长老赐下,带着山海道场的道义。

    容钰神色十分凝重,即便知道自己不敌,也没有半点退后的意思。

    身后就是师尊,他若退了,师尊很可能会受伤的。

    就在容钰刚准备硬抗的时候,一道温柔的水意将他包围。

    容钰侧头看去,便见容娴悠悠的走上前,拂袖挥去。

    庞大的掌印瞬间在空中凝结,刹那间便与山海道义撞在一起。

    然后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将这道义毁去,又去势不减,轰然砸在了那把剑上。

    ‘咔擦’一声轻响,方白手里的剑断成了两截。

    方白恍惚间不可置信的喊道:“这不可能。”

    这把剑曾是大长老的配剑,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被毁掉的,这绝不可能。

    他将断剑捧到眼前,顿时呆愣住了。

    不是幻境,这是真的,这把剑真的断了。

    容娴挑了挑眉,不就是一把剑吗?怎么好似受了很大的打击。

    “你居然敢毁我的剑!”方白有些癫狂的吼道。

    容娴身形一晃便来到了方白身前,她一掌拍出,庞大的力量直接击在方白的腹部,这一下直接将方白的丹田给毁了。

    方白脸色惨白的跌倒在地上,有些受不了自己被废的事实。

    无论谁从天之骄子掉落进泥潭都承受不来,何况是心性高傲的方白呢。

    容娴垂眸看着他,施施然道:“我已经毁了,你又何必多此一举问一声敢不敢。”

    王赛心中大骇,不等他逃走,容钰身形闪动间,一拳便将他也给废了。

    待他抬头去看时才发现,身边的同门一个个被打倒在地。

    “老师,现在该如何?”容钰站在一众弟子中间问道。

    若是旁人,他杀了也就杀了,可这些人是山海道场的人。

    丞相和指挥使说过,山海道场与容朝关系还算友好,若真杀了,那可就结怨了。

    容娴沉吟了起来,这事儿确实不好办啊。

    剑帝的身体不知能撑到何时,若与山海道场结怨,能不能挡得住?

    她完全没觉得自己将方白毫不留情的废了,山海道场会大度的不计较还给她个好脸。

    方白意识到这二人不敢下杀手,沙哑着声音道:“你们现在若想离开,我等绝不阻拦。”

    他忍着伤痛站起身,形容虽然狼狈,但周身的气度却半点未减,他语气诚恳道:“是我先对二位动的手,怪不得二人反击。”

    容娴语气寡淡道:“方仙长倒是心胸宽广。”

    停顿了下,她十分耿直道:“若方仙长有半点敌意表露,我或许会放过仙长,可仙长偏偏能屈能伸又能忍,这等心机让我颇为忌惮。”

    她假模假样的感慨道:“真不愧是人榜上的强者啊。”

    “我已经被废了,还不够吗?”方白沙哑着声音道。

    反派娴笑吟吟道:“谁知道有什么天才地宝能让仙长痊愈呢,到时候你在暗处若偷偷摸摸的报复我,那不是太麻烦了吗?!”

    正所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容娴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呢。

    话说到这里,方白也知道他活不了的。

    他没想到面前的女子看上去柔柔弱弱、脆弱无害的,居然有如此冷硬的心肠。

    “慢着,小公子手下留情……”

    下一刻,方白眼前一黑,重新倒在了地上。

    他的眉心一个大洞流着涓涓血迹,已经生机尽散。

    容钰收回手,回身朝着冒出来阻止自己的叶丞相看去。

    叶文纯快步来到方白尸体前,仔细检查了下,发现这人确实是死了以后,脸黑了黑:“小公子,我不是让你停手了吗?”

    容钰咧嘴一笑,装傻道:“刚才太专心了,我没听到。”

    叶文纯:太专心杀人吗?

    叶文纯神色沉重道:“殿下,之前臣与指挥使将降落地点设在这里,也是因为栖霞山地处偏僻,没想到短短时间却发现了新的矿脉,让山海道场封锁了此地。此事有些凑巧,我等若向黎教主解释,定然无碍。”

    沉默了下,他叹息道:“可大长老的嫡传弟子死在我们手里,这事定不会轻易了结的。”

    容娴理直气壮道:“是他们先动的手。”

    她又看了眼地上方白的尸体,眼神亮晶晶的:“这人能上人榜,实力气运和心机都不缺,偏偏还长得不错。”

    容娴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感慨道:“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先不说容娴怎么好意思这么感叹,单是叶丞相都快气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