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自便
    ,精彩小说免费!

    这‘共富贵’三个字一出,苏玄和叶文纯暗暗翻了个白眼。

    罢了,这位殿下说话从来都是不着边际的。

    容娴见没人给她捧场,意兴阑珊道:“指挥使不是地仙九重的强者吗?护着我等离开这里也算轻而易举。”

    苏玄:“……但臣一旦动手,就等于和山海道场翻脸了。”

    容娴指着地上的尸体,眼波中带着淡淡的疑惑,十分耿直的询问道:“那这一地的尸体不算翻脸吗?对方真的会视而不见?”

    苏玄艰难道:“殿下您尚且年幼,一时冲动也是可以原谅的,想来道场的人不会这么斤斤计较。”

    容娴假模假样地失笑道:“你自己都不确定,如何能将希望放在外人身上。”

    随即,她抬手理了理衣袖,温声道:“这样吧,指挥使先去找那位人仙巅峰的前辈聊聊,若事不可为,直接动手吧。”

    苏玄:“诺。”

    他将灵宝交给叶文纯,脚步一跨,人已经消失在几人眼前。

    容娴一脸正气凛然道:“我们趁着这个机会先走吧,离开栖霞山的范围越远越安全。若真打起来了,也能让指挥使少些负担。”

    说到‘负担’二字,她瞥了眼容钰,意有所指的意味毫不掩饰。

    叶丞相:“……”看到殿下没有半点自知之明,他忍着没告诉殿下,她才是最大的负担。

    容钰:迎面飞来一口锅,他还不能甩掉。

    而这几句话的功夫,苏玄已经来到了那位人仙巅峰强者的面前。

    临时搭建的木屋中,盘膝入定的季成忽感心悸,睁开了双眼,一眼便看到坐在他身侧的青年。

    季成脸色一变,背后升起阵阵冷汗。

    居然有强者驾临,若这人下杀手的话,这么近的距离他完全躲不掉。

    季成念头一转,这强者若真想杀人,他早就死了,想来这人能坐在这里摆出与他长谈的架势,是有所求了。

    想通之后,季成稍稍放松了些。

    “不知前辈来此所谓何事?”季成直接开口询问道。

    苏玄没有答话,反而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轻轻放在桌上。

    令牌是天外陨铁打造,里面有带着容朝气息的禁制。

    令牌正面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青鸟,青鸟身形盘旋在令牌上,像极了一个‘令’字。

    季成一见那令牌,瞳孔猛地一缩:“探看司青鸟使。”

    探看司的指挥室苏玄代号青鸟,而属于他直接负责的密探令牌上都有着青鸟的标志,被统称为青鸟使。

    季成心下一沉,探看司的人居然出现在了这里,这可不是小事。

    季成起身朝着苏玄问道:“这位大人来此执行任务?”

    探看司这种特务机构除了皇帝外,没人会欢迎。

    山海道场如今正是紧要关头,容朝的探看司却忽然派人来了这里,这让季成不得不多想。

    苏玄也不拐弯子,直接道:“本座接引下界飞升的后辈出了岔子,不小心降落在栖霞山。”

    季成闻弦歌而知雅意,他皱了皱眉道:“大人是想要我放行?”

    苏玄微微颔首,声调冰冷道:“陛下要见她们,她们不能在栖霞山逗留。”

    听到苏玄提起容朝的那位至尊,季成打了个哆嗦。

    那位出剑毫不留情的名声已经传遍了,谁惹了他不高兴,他便上门约战。

    开始还有人仗着那人重伤的身体故意挑衅,被狠狠收拾了一顿后,所有刺儿头都缩了起来。

    没人知道那位皇帝陛下的极限在哪里,众人只看到了那位凭着重伤之躯便能将所有来犯的强敌斩尽杀绝,强大的令人胆寒。

    季成迟疑了片刻,还是决绝道:“不行,道场的隐秘不容外泄。容帝的事情我会传信给道主,由道主与容帝交涉。”

    苏玄神色一冷,这季成能忍着陛下的威势也不退后,看来此事是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当真不能通融?”苏玄最后问道。

    季成摇头道:“大人也不要为难在下,我等各为其主,其中的难处想必大人也理解。”

    苏玄叹了口气,将令牌收进了怀中。

    他慢吞吞的站起身,周身的气势不再掩饰。

    ‘轰隆’一声大响,季成只觉得似乎是惊雷在意识中响起。

    他闷哼一声,脸色惨白了起来,鼻子流下了两行鼻血。

    “地仙强者!大人,您想要容朝与山海道场决裂吗?”季成顶着压力喊道。

    苏玄眸色一冷,眉心射出一缕刀意,强大决绝,霸气凌人。

    刀意飞出,整个天地仿佛被这股霸道的意志感染,所有不服它的尽皆毁灭。

    刀意凝结成一柄漆黑锋锐的大刀,狠狠地朝着季成斩去。

    季成在这股意念之下,提不起半点反抗心思,直接被大刀劈成了两半。

    刀意消失,苏玄低头看着地上的尸体,语气森然道:“朝廷虽然处境堪忧,但也绝不畏战,也绝不受威胁。”

    说罢,他的目光看向木屋外面。

    人仙六重的二位修士顿时浑身一僵,知道他们被发现了。

    二人脸色一苦,在心里暗暗埋怨季成,你说你脑子缺根弦还是咋滴,没事威胁容朝那帮疯子作甚。

    有一个宁折不弯的陛下,再带出来一群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臣子,普天之下谁敢上去作死,说不得就被那群疯子给同归于尽了,也就北赵那群神经病敢上去撩拨了。

    展放咽了咽唾沫,声音干涩道:“大人,您若要带人离开,自便便可。”

    马英附和道:“我等拦不住大人,也不敢拦着大人。”

    栖霞山没有地仙坐镇终究是弱了些,这位大人修为已经到了地仙,若想要离开他们谁都拦不住,硬要拦的话说不得得赔上一条命,他们可还没有活够呢。

    苏玄却没有动,展放二人疑惑的朝着他看去。

    苏玄顿了顿,还是没有将方白的事情说出来。

    等他们离开后,这些人见到方白的尸体也会猜出几分来的,他现在又何必多生波折呢。

    苏玄消失在木屋后,展放和马英相视一眼,尽皆看到了对方眼底的轻松。

    展放走进木屋,看到季成的尸体后,神色郑重的朝着马英道:“你去找方白,将此事原原本本的告知于他。地仙强者已经不是我等能应付的了,此事还需他背后的大长老做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