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发现
    ,精彩小说免费!

    苏玄那边搞定了后,容娴这里却出了问题。

    虽然有叶文纯手里的灵宝遮掩,但他们还是被发现了。

    #计划不如变化#

    之前方白带着大长老收的那些弟子巡视栖霞山,本该与另一队弟子换岗,结果整队人都死在了容钰手里。

    久等不到方白出现的庄恕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立刻带着人朝方白巡视的方向而去。

    说来方白这次能接这任务也是灵矿事关重大,大长老一脉想要插手灵矿才派了最信任的弟子来。

    庄恕是三长老一脉的人,三长老便是他的师尊,但他却不是嫡传弟子,而是普通弟子。

    栖霞山是三长老的辖区,大长老的插手虽然让人排斥和不喜,但方白乃是大长老的嫡传弟子,更是人榜之上的强者,身份尊贵实力强大,纵然不受欢迎,也没人敢说什么。

    更甚者,方白为了大长老一脉的利益,一直都很尽职尽责。

    他突然不打招呼的没有来换岗,这事便有些不对劲了。

    果然,等庄恕带着一队弟子寻来以后,远远地便看到了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

    让他惊恐的是,方白的尸体赫然也在其中,但他却诡异的没有嗅到半点血腥味。

    庄恕仔细探查了下才发现,并非是有人将残留的气息驱除,而是这气息被遮掩住了。

    庄恕脸色阴沉道:“有人闯进了栖霞山。”

    在他身后,英姿飒爽的女修士林琳白着脸咬牙切齿道:“方师兄无故死在栖霞山的消息若被大长老知道了,大长老定然会打杀了我们为方师兄陪葬。庄师兄,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凶手,也好平息大长老的怒火。”

    庄恕紧握着剑直起身道:“你说的没错,我们必须找到凶手,否则大长老发起疯来,师尊也要吃大亏。”

    “走。”庄恕带人化光朝着山下而去。

    栖霞山三面深渊,要下山也只有一条路,顺着这条路追下去定能找到线索。

    行动间,他发出了敌袭的信号。

    栖霞山内,众人见到这信号后,纷纷警惕了起来。

    “敌袭,有人闯入山内。”

    “立刻封锁下山之路,盘查山中每一个角落。”

    山中的弟子立刻动了起来,还在木屋内的展放与马英脸色微变。

    “难道是青鸟使大人那伙人被发现了?”马英疑惑道。

    展放苦着脸道:“不管是不是,我们先去瞧瞧。若真是他们,便解除这个误会。若不是,便将闯进来的人彻底留在栖霞山。”

    他眼里闪烁着寒芒,与马英通气后,二人身形一闪,迅速消失在木屋内。

    半山腰上,发现了警戒的信号后,容娴一行三人也被庄恕等人给追到了。

    “抓住他们!”庄恕怒吼道。

    眼看着自己等人都被包围起来走不掉了,容娴却没有半点担忧,反而将矛头对准了自己人,直接就给怼了过去。

    容娴歪着头打量了叶文纯一番,很是惋惜道:“真是可惜,这灵宝怕是个假的吧。”

    叶文纯手一抖,差点将这灵宝给摔在了地上。

    他低吼道:“这是陛下赐下的,不可能是假的。”

    容娴垂下眼帘,慢条斯理道:“但我们被人给发现了。”

    她用稀疏平常的语气道:“若灵宝是真的,问题可能出在丞相身上。丞相,你是否修为不足,不小心泄露了我等的气息?”

    这话一出,容钰也朝着叶文纯看去。

    叶文纯不假思索道:“这不可能,臣维持得起灵宝所需的灵气,再支撑一个时辰也没问题。”

    容娴嘴角的弧度加深了许多,原来灵宝的动用也需要实力的。

    据说叶丞相的修为乃是地仙五重,他至少能支撑灵宝两个时辰,放在她和钰儿身上,恐怕半个时辰都勉强。

    拐弯抹角的打探消息后,容娴指着包围自己的人直言不讳道:“但在丞相和灵宝一起遮掩的条件下,我们还是被人给发现了。”

    她抚了抚衣衫上并不存在的皱褶,眉宇间是浑然天成的忧郁,幽幽叹道:“所以说,这是天意弄人吗?”

    叶文纯眼角一抽,还未等他说话,林琳执剑冷声道:“你们还有心情内讧。”

    叶文纯手又抖了抖,索性将灵宝给收了回去,反正他们已经被人给发现了。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女修眼瞎吗?他们这也算内讧?

    叶文纯翻了个白眼,自从遇到殿下以后,他翻白眼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容钰当仁不让的走了出来,他斩钉截铁的否认道:“我们并未内讧。”

    庄恕用剑指着他道:“废话不用多说,说,方白师兄是你杀的吗?”

    容娴神色不动,云淡风轻道:“不是。”

    庄恕脸色一冷:“我没问你。”

    他语气阴冷道:“一个刚突破人仙的小小修士也敢随意插话,不分尊卑,今天我就教你个乖。”

    庄恕他这是迁怒来着,方白死在换岗的路上后,他心中的恐惧比任何人都不少。

    他害怕大长老报复,也害怕被师尊拉出去顶缸。

    这情绪不发泄出来,于他不利。

    容娴突兀的开口也是她没眼色,撞到了枪口上了。

    庄恕二话不说,一掌便朝着容娴打去。

    只是溢散出来的掌风便让容钰有些窒息,可想而知,直面这一掌的容娴会承受多大压力。

    容娴不为所动,还细细辨别了下庄恕的实力。

    在人仙四重境界,比方白低了一重。

    可就算比方白修为低,那也是强者,起码比容钰强。

    那一掌瞬息便到了容娴眼前,凌厉的掌风吹起了容娴的头发,却再也造不成任何伤害,因为叶文纯在第一时间挡在了容娴的身前。

    他神色森然的盯着庄恕,想在他眼皮子底下伤害皇太女,当他是死的吗?

    叶文纯的动作不带半点烟火气息,快的让庄恕完全没有意识到。

    庄恕用了五成力量的攻击打在叶文纯身上后,连他的衣服都没有半点痕迹。

    庄恕瞳孔一缩,他再细细去探查叶文纯时,却发现这人看不出深浅来。

    庄恕额上冷汗落了下来,哪怕面对人仙七重也没有这样的压力。

    这人不是人仙八重以上,便是地仙强者,他完全不是对手。

    “这位前辈,是在下眼拙没有看出来,还请前辈恕罪。”庄恕也是个识时务的,一看不能力敌,立马便认怂了。

    叶文纯冷笑了一声,也不多话,直接回了一掌给庄恕。

    这一掌比庄恕更强,速度更快。

    庄恕连调动灵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被一掌轰飞了出去,人已经半死不活了。

    叶文纯淡淡道:“我也是很公平的,你刚才一掌用了五成的力气,我将修为压到地仙四重,也用了五重的力气。”

    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说罢,他立刻回头朝着容娴问道:“殿下,您还好吗?”

    虽然那一掌没有打在殿下的身上,但那股强大的力量肯定会对殿下有影响。

    若殿下心里有了阴影,念头不通达了,以后修为突破不了,那这群人真就该千刀万剐了。

    容娴语气飘飘渺渺道:“无事。”

    林琳这时才反应过来,惊叫一声,冲着容娴喊道:“你居然敢打伤庄师兄,山海道场是不会放过你的。”

    容娴神色有些疑惑:“你明明看到了你那位师兄不是我打的,怎么就将这笔账往我头上算。”

    不等林琳开口,容娴便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耿直的说道:“我知道了,你肯定是不敢找叶相的麻烦,才朝着我放狠话的。你一是嫉妒我比你漂亮,二是觉得我修为低下好拿捏。”

    林琳被容娴这么一通抢白,顿时惊呆了,她从未见过有人能这么不要脸的夸奖自己,虽然这人将她的心思说对了一半。

    “……厚颜无耻。”林琳从牙缝里挤出这四个字。

    容娴一脸纯良道:“我说实话为何就厚颜无耻了。”

    林琳被噎了一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她也不需要接了。

    看到来到她身前的二位师兄,林琳尖着声音喊道:“展师兄、马师兄,这三人杀了方白师兄。”

    刚站稳的展放和马英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展放吼道:“到底怎么回事?快说。”

    林琳没有任何隐瞒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后,又颤抖着声音道:“那人还打伤了庄师兄。”

    马英立刻走到昏迷不醒的庄恕身边,仔细检查了下,发现庄恕内伤颇重。

    他猛地回头看向叶文纯,眼底隐隐带着深沉:“阁下为何在我栖霞山伤我山海道门的弟子?”

    他能多问这一句也是因为看不出叶文纯的深浅来,若换成别人,定然二话不说先打死。

    此时,整个栖霞山的修士已经赶来这里,将叶文纯三人团团包围住了。

    叶文纯扫了周围一眼,冷漠道:“是他先对我家少主动手的。”

    他话音刚刚落下,苏玄的身影已经浮现在容娴身边。

    容娴瞥了他一眼,知道这人已经赶来有一会儿了,这会儿冒出来也是想威胁展放等人。

    展放第一时间看到了苏玄,他紧握着拳头道:“这位大人跟他们是一伙儿的吗?”

    苏玄沉声说道:“我要带出去的正是这几人。”

    “不行。”马英拒绝道。

    他站起身,态度强硬道:“他们不能离开。我山海道场的嫡传弟子被杀与他们脱不了关系,哪怕是山海分堂的探看司使全部出动头也不行。”

    探看司总部在容朝帝都乾京,而各个分堂布满了容朝疆域,连山海道场都有探看使坐镇。

    这一分堂就跟官府衙门一样,山海道场的人明知道是朝廷安插的一个钉子,却只能捏着鼻子忍了下来。

    不过是一处分堂,他们难不成还能因为这分堂跟容朝互怼吗?

    容朝的国君不讲道理已经出了名的,他们可不想被找上门来。

    虽然马英忌惮探看司的人,但这次发生的事情却非小事。

    若苏玄只是带出去几个人,他们还可以做主。

    但大长老的嫡传弟子死在了这里,那可是天大的祸事,搞不好他们都要为其陪葬的。

    别看展放和马英修为高,但在大长老眼里屁都不是。

    苏玄眸光幽冷道:“你确定要挡着我等?”

    马英上前一步,与展放并肩而立。

    他们神色认真道:“我们的修为是敌不过大人,但哪怕是死,也要将杀害方白师弟的凶手留下来来。”

    也算是将功赎罪了,他们也不奢望能平安活着了,只要别牵连家族便够了。

    “很好。”苏玄心念一动,无数道霸道的刀气从天地间浮现而出。

    似乎它们之前便在那里,只是隐藏了起来罢了。

    刀气纵横,瞬间化为了刀山,狠狠朝着展放和马英压了下去。

    容娴眨眨眼,朝着叶文纯悄声说道:“苏指挥使这宁折不弯的性子实在太能惹事了,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若被山海道场的强者找了来可如何是好?”

    叶文纯抽搐着脸皮,没忍住问道:“您是如何能将这句话说出口的?”

    到底是谁能惹事?

    殿下这颠倒黑白、倒打一耙的本事也没谁了。

    刀山砸下,展放和马英立刻燃烧了精血,周身气势大盛。

    “泰山压顶。”展放一声大吼,整个人好似化为了巨大厚重的泰山,朝着刀山狠狠的撞了过去。

    马英身边不知何时形成了一片汪洋大海,他挥手间大海倒流,海啸喷发,直接朝着刀山卷去:“惊涛骇浪。”

    三方强大的交战波动朝着叶文纯三人而来,地面上的石头都被这股力量碾成粉碎。

    叶文纯挥手布下一个灵力罩,将容娴和容钰保护在内。

    容娴和容钰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前方的战斗,这种高阶修士之间的战斗实在太难得了,每一次观看都会有所收获。

    三股力量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刀山瞬间解体。

    并非是刀山溃散了,而是化整为零。

    每一束刀气都化为一柄柄森然的大刀,无数大刀狠狠斩在泰山之上,泰山立刻化为碎末消散不见。

    大刀又去势不减,将海水斩断。

    这才是真正的断水。

    凝结泰山和大海的灵气支离破碎,展放和马英也倒在了地上。

    精血燃尽,生机全无。

    他们拼死一搏的力量对苏玄压根没有造成半点麻烦,苏玄连真正出手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