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消息
    ,精彩小说免费!

    容钰想了想,又问道:“若紫云道场不愿意呢?”

    平白去做别人的打手,紫云道场又不傻。

    再者,紫云道场位于北赵,谁知道他们与北赵皇室有没有关系,若引狼入室该如何是好。

    容娴一脸纯良道:“紫云道场如果不愿意,那我们就联合山海道场将紫云道场给铲除了。如果他们都不听话……”

    容娴清了清嗓子,好整以暇道:“总有愿意与我们合作的人,不是说一楼二宗三道场,四大世家五教派吗?这么多势力,一个个挑也能挑出愿意与我们联盟的。只要我们保证联手除掉的势力利益分毫不取,总会有人动心的。”

    容钰似懂非懂的点头,利益动人心,他大概明白了一些,也难怪师尊有恃无恐呢。

    先是利诱,再是威胁,利益都让给你了你还不出手,是想造反吗?那我就联合其他势力先搞死你。

    那些势力不敢不动手,毕竟自家若不动手,说不得对头就先动手了。

    到时候对头得到了地盘和利益,实力增强了起来,压着自家打怎么办。

    容娴此举,不过是考验的人性罢了。

    不得不说,这做法虽然有些无耻,但很好用啊。

    容钰轻咳一声,觉得自己受教了。

    他拱了拱手说:“多谢师尊指教,弟子学到了很多。”

    容娴欣慰的点点头:“能学到东西就好。”

    这师徒二人完全没觉得他们之间的教学有问题,还互相满意的不行。

    “走吧,该行医了。”容娴步伐轻快的朝着前方走去。

    虽然没有了业障之力的威胁,行医与否也没多大干系,但医道让容娴很有兴趣。

    杏林中人实在是一个最佳的保护层啊,而且行医之时,她只需留下一丝神魂便可,其余的神魂全都沉浸意识中修炼。

    看似忙着琐碎之事没有修炼,其实却无时无刻不在修炼。

    神魂悟的是剑道,提笔开药方练的是剑招,与不同的人相交磨炼的是剑意。

    嘛,容娴她还是一位剑修呢。

    此时,山海道场内,千山峰。

    齐子枫一身白袍,面如冠玉的站在演武场上正在教导师弟师妹们修炼。

    突然,腰间的玉佩一阵震动,他神色不变,将最后一位师妹的不足指出来后,才转身离开。

    走在路上,齐子枫指尖在玉佩上一抹,一道灵光裹着数道信息钻入脑中。

    将所有消息细细看了一遍后,齐子枫眸色幽冷了许多。

    方白与展放、马英三位师弟丧命,还死在了探看司的手里。

    探看司与山海道场忽然动了兵戈,源自一位身份极其贵重之人。

    这人很可能便是容朝那位刚刚现身的皇太女。

    齐子枫脚步微顿,拐了个弯儿朝着师尊的洞府而去。

    北疆部洲的人榜之上有三百人,方白排名第二百六十三,而这位齐子枫乃是三长老的嫡传弟子,修为已经到了人仙六重巅峰境界,人榜排行二百四十一。

    先不管人榜排行,大长老的嫡传弟子死在了栖霞山,他们一脉也要承担干系,更何况师尊门下也有弟子死去。

    此事事关重大,须得让师尊早做准备。

    一是应对大长老,二是重新审视与朝廷的关系,三是给道门弟子一个交代。

    想来此时该收到消息的人也都收到消息了。

    云海峰,一身锦袍的青年神色慌乱的朝着峰顶而去。

    在山峰顶端,一座散发着玄奥气息的木屋在薄雾中若隐若现。

    卢斌苍白着脸跪在了地上,声音颤抖道:“师尊,方师兄陨落了。”

    木屋内没有任何声音,但卢斌却不敢有半点动弹。

    下一瞬,一股强大的气势从木屋蔓延而开,连头顶的云都被击散了。

    卢斌胸口一闷,一口血吐了出来。

    他却依旧端端正正跪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许久之后,屋内传出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何人动的手?”

    正是这种平静,更让人恐惧。

    卢斌立刻将自己得来的消息说出来:“朝廷的探看司,他们接应了一位下界的后辈,不小心闯入了栖霞山,与方师兄发生了误会。”

    “后辈?怕是容朝那位皇太女吧。”那道缥缈的声音变得冰冷了起来。

    卢斌没有插嘴,但他也能猜到那人的身份。

    前些日子容帝大费周折的派人去寻找皇太女,北赵花了大价钱才请星辰阁的人推断出容朝皇太女的出身,正巧便是在下界。

    而栖霞山偏偏便碰到了被探看司严密保护的新飞升的后辈,不是那位皇太女还能是谁。

    若只是一位无关紧要的后辈,也不值得朝廷与道场交恶。

    “本座正在紧要关头,出不得关,派人严查那位皇太女的消息,将消息送往北赵皇城司。”轻飘飘的声音说完后,便再也没有声响。

    卢斌面色微变,没想到大长老为了报复朝廷,竟然暗中与北赵有联系,若被朝廷知道了,他们山海道场如何自处。

    若被道主知道了,他们这一脉定然会被废除的。

    但这事没有他能置圜的余地,他能做的便是遵照师尊的吩咐,将消息传到北赵。

    只要北赵能派人将那位皇太女击杀,师尊的这口气才能出了。

    卢斌深深地叩了个响头,转身飞快的离开了峰顶。

    山峰下,弟子居。

    数位弟子在山下等待着卢斌,一见卢斌出现,立刻围了上去。

    “卢师兄,师尊如何吩咐的,可需要我等出山为方师兄报仇?”性格冲动的黄姝高声喊道。

    她穿着被金色丝线勾勒出山海图的弟子服,热情如火,灿烂如阳。

    更重要的是,她喜欢方白。

    咋然听到方白身死,黄姝恨不得冲出山门与那贼子同归于尽。

    但没有师尊的命令,她只能窝在道门生闷气。

    在她身旁,一位看上去年纪稍小的弟子说道:“黄师姐,你想要报仇还不容易吗?方师兄因朝廷的皇太女身死,你可以以人榜强者的身份去挑战那位皇太女。”

    “岑默说的是。”罗鹏附和道:“黄师姐邀战,她必须得应,就算不应,我们也会想办法要她应。”

    卢斌想了想,说:“排名之战,生死不论。那位皇太女也有人仙的修为,邀战也是可以,我们虽不能杀了皇太女,却可以废了她,也算为我云海峰出口恶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