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考验
    ,精彩小说免费!

    卢斌支持黄姝出山去邀战,也是为了掩饰大长老交代的事情。

    到时那位皇太女出了事,也查不到他们头上。

    得到众人支持后,黄姝立刻派人吩咐下去,动用了云海峰的人脉,彻底搜查容娴的下落。

    只要人还在山海道场内,他们绝对能找到。

    黄姝在洞府内等消息,一旦容娴的踪迹出现,她便立刻出山邀战。

    而北赵的皇城司在接到消息后,立刻呈递御前。

    应平帝端坐龙椅之上,身形略显富态,看上去四十岁上下,面容也很是普通。

    但就这么一个看上去普通的人,与南容剑帝死磕了数千年。

    他随手翻开奏本细细看了一遍,大笑道:“天意在朕啊。”

    随即,拿起一旁的毛笔,一笔一划的在奏本上写下了一个字。

    ——杀。

    这个字没有任何疯狂的感觉,有的只是无边的霸气。

    为皇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但凡违逆,尽皆诛杀。

    仅仅只是一个字,心志不坚的人一眼看去,定会被那无边的霸气镇压,心神失守,神识碎裂。

    奏本传回,皇城司收到上谕,立刻执行了起来。

    皇城司内人仙级别的强者若有闲暇,尽皆前往山海道场,围杀容国皇太女。

    当然,也不是他们不想出动修为更高的人,而是凡事都要遵守规则。

    情报上说太女雅只有人仙境界的修为,他们出动同级别的修士便罢了,若敢出动地仙以上修士,那容朝的地仙级别强者也敢出现在他们北赵,阻击他们北赵的皇室。

    这乃是中千界的潜规则,高境界的强者不插手低境界的斗争,若没有了这个规矩,这世界不久乱套了吗?!

    容国帝都,乾京。

    重重威严之后的宫殿内,高坐皇座的帝王睁开了眼睛。

    一双仿佛寒冬疏星的眸子看向远方,似乎透过重重空间注视着那位他选择的继承人。

    在他身后,一道人影悄然出现。

    “陛下。”大总管华琨出声唤道。

    帝王没有应声,华琨也习以为常,他继续道:“臣已经接到消息,北赵皇城司已经派出人仙级别的强者前往山海道场围杀太女。”

    顿了顿,他又道:“指挥使从山海分堂传来消息,我等已与大长老一脉交恶。”

    帝王听到这里,终于屈尊降贵的开了金口。

    他的声音带着独属于剑修的冷冽:“若只是人仙级别的修士出手,尔等皆不许插手。一旦其他势力出动地级以上修士,但凡僭越者,杀无赦。”

    他摩擦着手边的长剑,淡淡道:“活着与太尉大军相见的皇太女才是我容朝的继承人。”

    就如同布下传承一样,挑选继承人也需考验,即便这继承人只有一个。

    若太草包了,容朝给了她也没用。

    容娴若没有从围杀中活下来,这容国便随着他的陨落而陨落吧。

    而容娴若能活下来,才有资格带领容王朝与北赵对抗。

    华琨认真的记下帝王说的每一个字,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惊涛骇浪。

    这陛下是要考验皇太女啊,皇太女才刚被丞相从下界带上来,能有多大能力,陛下这么高的要求真不怕皇太女陨落吗?

    他忧心忡忡,却也不敢说什么。

    就在这时,帝王又开口了:“至于山海道场大长老一脉……”

    帝王的目光移向了虚空,盘卧在皇宫上方的气运金龙睁开了威严的龙目。

    他道:“黎道主,大长老一脉地仙级别以下修士皆可出手,无论成败,此事都到此为止,如何?”

    远处的虚空中,盘膝而坐的青年应道:“善!”

    他重新阖目,身影化为虚无,而气运金龙也闭上了眼睛小憩了起来。

    宫殿内,龙椅之上的帝王身形消散。

    华琨深深地垂首恭送帝王离开,心里也松了口气。

    没想到山海道场的道主居然找了来,但听着陛下与黎道主的交锋,似乎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虽然这是陛下对皇太女的考验,但也说明了一件很残酷的事情。

    除了北赵与其他浑水摸鱼的势力外,山海道场大长老一脉也可光明正大对皇太女出手。

    皇太女处境堪忧啊。

    华琨深深叹了口气,心神一动,便将消息传了出去。

    而此时,还在优哉游哉为人看病的容娴并不知道有人已经前来围杀她了。

    热闹的街市上,一家药铺对面,十数人正悄无声息的排着队。

    他们最前方摆着一张桌子,一张凳子。

    桌子上摆着笔墨纸砚,凳子上坐着一位身穿黄裙外罩银纱的姑娘。

    她对面坐着一位老汉,这老汉不过是最普通的一个小贩罢了,只是懂些拳脚功夫罢了。

    不管是小千界还是中千界,普通人还是有的,毕竟不是任何人都有资质悟性去修行。

    这也是为何中千界的世家宗门如此繁华,因为一条路走不通了可以去选择另一条路。

    比如去五教派选择自己擅长的部分学习,比如去道场学道,比如投靠朝廷当官等等。

    中千界强便强在它百花齐放,也足够包容。

    容娴神色认真的在纸上写着药方,笔下一个又一个字符出现,在外人看来那只是简单的药方名称和用量罢了,但若剑修看到便会发现其中的问题。

    那些自己洒然不羁,隐隐又带着凌厉,含而不露的藏锋仿佛酝酿着惊世一击。

    这是容娴的剑招,每一个字符都是剑招的演化。

    “老人家,这是药方。”容娴温声说道。

    老汉粗糙的大手小心翼翼的接过药方,感激的说:“多谢大人,多……”

    容娴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神色和煦道:“不要叫我大人,叫我容大夫吧。”

    “容、容大夫。”

    容娴微微颔首,朝着容钰说道:“钰儿,带着老人家去抓药。”

    容钰轻步走到老汉身边,轻车熟路的从老汉手里拿过药方,脸上带着一抹假笑道:“老人家,跟我去对面抓药。”

    老汉点点头,他之前排队也看到了,每次容大夫开完药方后,都会将药方递给病人,让病人看上一遍。

    然后容大夫的徒弟便拿过药方领着病人去对面的药铺抓药,买药钱当然是他们自己付,而药方是拿不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