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规矩(为水深陌打赏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病人对容娴的行为也表示理解,容大夫能免费看诊已经是仁义之举了,哪能再让人家破费买药,天下间从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

    再者,小容先生已经解释过了,药方他要留下来学习,当然不能留给他们了。

    不过他们若想要背下来也无妨,不管是容大夫还是小容先生,都没有阻止的意思。

    容钰带着老汉前往药铺后,容娴这才有空闲查看突然闪烁着光芒的令牌。

    她指尖刚刚接触令牌,一道信息瞬间钻入意识中。

    容娴看完信息后,嘴角温柔的笑意一点一点的增加。

    苏玄传来剑帝的口谕,此次她惹下的事情朝廷不会帮着她,不管是北赵还是其他势力的刺杀,朝廷都不会出手,一切都只能她自己应付过去。

    而找她麻烦的修士修为最高便是人仙巅峰,任何超过人仙修为的人胆敢对她动手,都会被朝廷抹杀。

    容娴单手撑着额头,微微垂下的眼底流光闪烁,若有所思。

    她已经试探出来山海道场的底线以及容朝的威慑力,附带还有这世间不会宣之于口的潜规则。

    山海道场的事情在大长老一脉人仙级别修士可以出山光明正大找她报仇以后,便算是解决了。

    剑帝此举便是对山海道场的交代了,若她死在那些人手里,恩怨便不复存在。

    若那些人死在她的手里,便是他们技不如人,同时也间接证明了她的心智实力。

    到了这一步,山海道场便果断收手,毕竟招惹一个主宰一国同时心机谋略上佳的人是最不智的。

    啧,有意思。

    容娴越是了解中千界,越是佩服制定规则的人。

    这完全是减损内耗的规则啊。

    小千界是不守规矩的,今天你杀了我儿子,明天我便仗着修为杀你全家,因而小千界强者虽然不多,却显得更混乱。

    而中千界却是不同,小辈之间的斗争只结束于小辈之间,任何强者都不许出手。

    当然也有那么几个死了后辈心气儿顺不过的强者不守规矩出手报复,若没人发现便罢了,若被人发现了便会被群起而攻之。

    毕竟任何强者背后都有无数资源的支撑,这些资源要么来源于宗门,要么来源于家族,他们背后都有一个利益相关者。

    今天你不守规矩动了手,改天别人有样学样也动手,大家还怎么安心修炼,都费尽心思保护族人或后辈去了。

    容娴闭着眼睛指尖有规律的敲着桌面,脑中各种念头飞快的转动着。

    这规矩当然也有漏洞,比如有强者可以瞒天过海暗自出手,比如收买同级别的修士围杀,比如阴谋算计等等。

    但这些容娴都不畏惧,她唯一的劣势便是修为。

    但在这条规矩之下,这劣势也隐隐不复存在。

    容娴轻叹一声,眉宇间隐隐有些担忧。

    中千界的强者能执行这条规矩,减少内耗是真的,但总给她一种诡异的感觉。

    人族内斗不休,争夺资源更是你死我亡,只有在强大外敌出现的时候才会团结一致。

    中千界这种完全放任小辈成长成巨头的规则隐隐让她不安,她一点都不相信中千界的强者会有这么高尚的节操,人的劣根性是刻在骨子里的。

    罢了,这种事情也不是她可以知道的,她现在还弱小的可以。

    等她足够强大了,自然而然的便能接触到隐秘。

    心中想法繁多,但实际上不过是几个呼吸间罢了,刚刚好下一位病人来到容娴面前。

    她睁开眼睛,手中金丝线一弹,缠在了妇人手腕上。

    这悬丝诊脉的手段被这群凡人看到,无论看多少遍都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探完妇人的病情后,容娴调整了下药方,便直接开药。

    就在这时,远处带着仆人的一队男女出现在了街上。

    “卫冰,你不要再纠缠我了,我不会喜欢你的。”青年神色满是不耐烦的说道。

    卫冰眉宇间是少见的倔强,态度也强硬的厉害:“不管你愿不愿意,你我两家联姻势在必行。吕少龙,为了以后的日子好过些,你得试着喜欢我。”

    吕少龙冷哼一声,目光不经意间瞥见容娴,神色一亮:“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会让父亲退了婚约的。”

    “你喜欢谁?”卫冰微眯的眼眸之中夹杂了一抹冷厉之色。

    吕少龙指着容娴的位置笑道:“我喜欢容大夫,她温柔似水,善良柔软,跟你完全不同。”

    说着,他快步走向容娴的义诊位置。

    容娴写完药方,将笔搁下后,这才抬头看这位不速之客,

    她用温和如清风拂面的语气说:“这位公子,要看病请排队。”

    吕少龙:“……少爷我不是看病的。”

    他扭捏了一下,低声说道:“你能否帮我个忙,假装我心上人,让那个女人死心?”

    容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便见卫冰一双眼里迸发出浓烈的杀意,看她的眼神更是凌厉如刀。

    她愣了下,回给那姑娘一个浅浅的笑容。

    卫冰神色一滞,带着仆从朝着这边走来。

    吕少龙忙道:“容大夫,帮个忙啊。”

    容娴稍稍露出个笑意,语气温温柔柔道:“不帮。”

    吕少龙一呆,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卫冰此时已经走到了吕少龙的身边,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容娴,刚准备说话时,便听容娴不紧不慢道:“姑娘,能把这人带走吗?我现在的医术只能医病,还没到达医心的地步。”

    容娴身形晃了晃,脸色惨白,瞳孔的色彩也迅速暗淡了下去。

    沈熙手一松,那把剑化为灵气消散在半空中。

    他脸色也十分难看,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息心尊主根本没躲过去。

    息心尊主和他都被人算计了!

    沈熙有些恼火,可偏偏如今息心尊主已经救不回来了。

    “尊主!”凝月尊者猛地尖叫出声:“沈熙,你竟然敢杀了我们尊主,所有人听令,杀了昊天仙宗的人,为尊主报仇。”

    容娴还悬浮在半空,身上的血迹滴滴答答的流着。

    她看了眼冲过来的冷凝月,虽然急切,眼里的兴奋和野心已经完全掩饰不住了。

    她——背叛了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