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路过
    ,精彩小说免费!

    周琛听罢容娴的话,到没有意识到容娴在故意坑他,反而以为容娴解不了他的毒,只能竭尽全力为他延续一个时辰的命。

    周琛也没有怀疑容娴,他中毒后曾找了一位熟悉的丹师看过,但那丹师却无能为力。

    丹师都办不到的事,容娴一个大夫办不到也正常。

    周琛神色平静的朝着容娴道:“多谢容大夫费心了。”能多活一个时辰也是好的。

    容娴毫不亏心的接受了他的感激,假惺惺的感慨道:“也是你我有缘。”

    这时,她侧头朝着身后看去。

    只见远处一道蓝光飞射而来,落地化为容钰。

    容娴定睛看去,感受到容钰身上的气息变得有些张扬,嘴角含笑道:“钰儿打了一架吗?”

    容钰笑容灿烂道:“瞒不过老师,有些人就是要打疼了才会学会识时务。”

    容娴眉梢微扬,看来钰儿是打了个爽,而且灵石也拿到了手里。

    容钰走近后才朝着周琛看去,眼里两道凌厉的锋芒朝着周琛射去。

    周琛眼睛刺痛,心神一凛,立刻上前恭敬道:“原来是仙长,小子周琛有礼。”

    他之前见到周琛拉着卫家和吕家的人离开,没想到这么快便回来了。

    周琛心里隐隐有些疑惑,人仙强者在他看来高不可攀,怎么会自降身份成了一位大夫的徒弟。

    不管心中有何想法,周琛面上没有分毫表露。

    容钰懒洋洋道:“嗯。”

    周琛直起身子,下意识朝着容娴移了两步。

    这是弱者面对强者压迫时的不自信和畏惧,因为深知对方可以轻松掌控自己的性命,所以自然而然想要抱团在一起取得一些安全感。

    容娴没有阻止,只是看着周琛的目光有些微妙。

    这货为何会觉得她也是一名弱者呢?

    周琛被她这微妙的眼神看的一僵:怎、怎么了?

    “老师,周琛找您解毒吗?”容钰上来就是一个直球,“他那毒我都没见过。”

    容娴微微蹙眉,似有些抑郁道:“我也是第一次见。”

    周琛忍不住开口道:“容大夫不必伤感,这毒解不了不能怪您。”

    他一脸正气道:“生死有命,我已经可以从容接受了。”

    容钰忍不住看了眼周琛,觉得这小子有点眼瞎,谁告诉他没见过的毒就解不了呢。

    看样子师尊是不准备救人了。

    容娴似模似样道:“也是我阅历太浅。”

    周琛爽朗的笑道:“我相信容大夫以后定然会大放光彩,不必因我之故而郁结于心。我不畏生,也不畏死。”

    容娴眸色幽幽,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种人物了,若能成长起来,绝对是一方强者。

    然后,她若无其事的朝着容钰道:“钰儿,你护着周琛,我们一起前往他中毒的地方。”

    即便周琛已经有了强者的气度和雏形,容娴也没有丁点要救治周琛的意思。

    容钰无声的笑了笑,应道:“好。”

    他的目光在师尊和周琛的身上来回了两遍,眼神似有深意。

    本该是大夫安慰病人,结果却反而是病人在安慰大夫。

    师尊总是有能耐让事情按着她的想法走。

    就在这时,一个面容普通的男人抱着厚厚一沓书籍来到了容娴面前。

    他神色恭敬道:“容大夫,这些医书是您吩咐收集的,我先给您送来一部分打发时间。”

    容钰上前一步,伸手按在了医书上,瞬间便将书收进了纳戒中。

    然后,他后退一步,重新站在了容娴身后。

    容娴朝着男人微微颔首,笑语盈盈道:“多谢阁下。”

    男人神色隐隐有些激动,却不敢表露出来,唯恐露出迹象害得殿下陷入险境。

    他强忍着镇定道:“书已经送到,在下告辞。”

    容娴神色愉悦道:“去吧。”

    男人离开以后,周琛满脸好奇的问:“容大夫,你还要看医书?”

    容娴朝着容钰伸手,容钰会意,取出一本医书放在了容娴手上。

    容娴动作轻柔的抚摸着书本,周身的气息温暖和煦,眉宇间带着丝丝悲悯道:“学无止境,我不想在未来某天,有人满怀期待的来到我面前求救,而我却无能为力。”

    周琛隐隐有些感动,在他短暂的生命中,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容娴这样的人。

    温柔善良,举手投足间都是让人感动的温暖。

    “容大夫,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周琛认真回道。

    容娴微微一笑:“借你吉言了。”

    随即,他们三人便朝着孕育着阴煞草的地方而去。

    在周琛的领路下,他们转个弯朝着西方而去。

    随着距离的缩短,容钰的神色越发的怪异了起来。

    容娴手里捧着医书看的津津有味,每一行字都细细品味。

    忽然,她开口问道:“钰儿,你的情绪有些起伏,是碰到让你意外的事了吗?”

    周琛下意识朝着容钰看去,不经意间却发现容娴的目光一直落在医书上,头都没有抬一下,像极了儒家士子科举前的行为。

    他神色有些惊讶,容大夫的注意力都放在医书上了,居然还能一心二用,感应到小容大人的异常,真是厉害。

    容钰神色古怪的看了眼周琛,又看了看周围一个个警惕又畏惧的身影,轻咳一声,说:“这里是卫家的地盘。”

    他刚跟卫家的老祖宗打了一架,将人打伤了不说,还将人家大门都给踢烂了。

    结果潇潇洒洒离开后,转头他却又回来了。

    若说他不是找麻烦的,恐怕没人会相信吧。

    果然,两道流光从天而降。

    气色衰弱的卫老祖和神色凝重的吕老祖结伴而来,拦住了容娴一行的去路。

    卫老祖被容钰给打狠了,内伤都有些压不住。

    他死死盯着容钰,声音沙哑道:“尊驾为何去而复返?”

    这话就差明说‘你不是滚了吗?怎么又回来找麻烦了’。

    容钰耸耸肩,随口回道:“我只是路过而已。”

    “你以为我们会信?”吕老祖一脸#你当我们智障吗#的神色,看的容钰一阵火大。

    他上前一步,卫老祖与吕老祖立刻警惕了起来,周身气势节节攀升,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周琛有些懵,怎么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了?

    他忙朝着容娴看去,发现容娴头都没抬一下,一直认真的看着手里的医书,顿时就不知该说什么好。

    #两耳不闻窗外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