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剑修
    ,精彩小说免费!

    戚兴喘了口气,朝着容娴恶狠狠道:“你当然不傻。我傻,我傻总行了吧。”

    他若不傻,怎么就被容娴忽悠到这种境地了。

    容娴倒也没想过要将戚兴给坑死,毕竟这座山还挺神秘的,若遇到了危险,有强者跟随也是个照应。

    她微微提高声音道:“戚先生,麻烦暂时牵制住巨蟒。”

    容娴摸摸手腕,似有些怀念。

    阿金自从来到中千界后便一直沉睡,到了现在都还未醒,这般反常总归让人担忧。

    戚兴听到容娴的声音,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也没怀疑容娴会对他如何,只要容娴不傻便清楚,活着的人仙六重强者比死了的人仙六重强者有用多了。

    他以悲壮的姿态朝着巨蟒攻去,边攻边喊道:“容大夫,有何手段便使出来,再藏着掖着咱们可就都走不出去了。”

    容娴又忍不住装模作样的感慨:“戚先生真是中气十足啊,料理一只巨蟒想来也不在话下。”

    戚兴:“……”你信不信我把大蛇引到你那里去?

    容娴显然信了,她没有再撩拨戚兴,虽然有瘴气的克制,但戚兴的实力她也差不多摸清楚了。

    容娴朝着容钰吩咐道:“你带着周琛,以最快的速度将那株翠草连根拔起,我们在周琛说的地方会合。”

    容钰也没问容娴如何知道那地方的,他慎重的点头道:“明白了,老师也要小心。”

    他一把拎起周琛,身形一闪便来到了翠草面前。

    手指翻动间,地上出现了一个大坑,翠草却消失不见。

    再去看容钰和周琛时,二人已经走远了。

    大蛇意识到自己被人给调虎离山了,那些人偷走了它守护已久的宝物。

    大蛇狂暴的嘶鸣了一声,狠狠朝着戚兴撞去,想要将戚兴撞飞,自己去追回宝物。

    这一下要是撞实在了,戚兴可就伤的不轻了。

    但别忘了容娴。

    后面的路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容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戚兴折损在这里。

    钰儿跟着周琛走,借助气运庇护想来也能撑到。

    她这个倒霉蛋就别想了,能有个能分担危险的人已经是上天保佑了。

    容娴双手抄进袖中,微微阖目,四周一阵翁鸣。

    不管是树叶还是草叶或者枯枝、砂石,全都染上了一缕缕冰冷的剑气。

    巨蟒意识到危机来临,它毫不留恋的放弃了攻击戚兴的打算,猛地朝着天上窜去。

    下一刻,飞沙走石、绿叶枯枝在半空中凝聚成一把通天彻地的长剑。

    剑身流光溢彩,散发着君临天下的威势。

    剑身在半空中不断的旋转着,每转动一下剑气便强硬一分。

    戚兴惊骇的看着这把巨剑头皮发麻,身体一直警告着他这巨剑的危险。

    巨蟒朝着天空逃去,但巨剑似乎不为所动。

    直到巨剑酿足了威势,携带着天地之威狠狠地朝着巨蟒斩去。

    四周的空间被巨剑的强悍封锁,巨蟒逃脱不掉,只能硬抗。

    它嘶鸣一声,身上的鳞片一片片炸起。

    ‘轰~’

    两相碰撞之下,山中的瘴气都被这股余波给毁去。

    外界清新的气息借着这个缝隙流转进来,戚兴连忙吸收着灵气稳固自己的伤势。

    待瘴气重新遮挡了山林后,那股余波也散去了。

    戚兴抬头看去,只见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巨蟒此时如同一只软趴趴的泥鳅一样趴在地上,七寸之上插着那把巨剑。

    巨蟒浑身焦黑,脑袋一翘一翘的爬不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动作小了。

    在巨蟒彻底没了声息后,整个身体与那把巨剑一起化为飞灰无影无踪。

    戚兴这时才想起容娴,连忙回身看去,却见容娴手撑着一根不知何时拿来的树枝摇摇欲坠。

    她脸色异常苍白,嘴角还留有一丝殷红的血迹。

    容娴这次可是出了全力的,而且没有动用一丝灵珠的力量,全凭自己的剑道将同等级别的巨蟒给收拾了。

    但这并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她也受伤了。

    她脸色很难看,身体的伤势再重,有木灵珠在便不用在意。

    但同级别打斗竟然也会让她受伤,这让容娴意识到自己深深地不足。

    她难得生出了几分紧迫,必须要更努力的修行才是。

    她轻咳了一声,将嘴里的血吐了出来。

    从袖中拿出锦帕擦了擦,不甚在意的将帕子扔在了地上。

    帕子落地的瞬间,周围的瘴气在容娴身前一层层加厚。

    不过须臾瞬间,戚兴已经看不到容娴的身影了。

    但他知道容娴就在那里,对戚兴来说,刚才发生的事情简直跟重塑了三观一样。

    说好的温柔可亲的大夫居然是‘不服就干’的剑修!

    那可是剑修啊。

    在中千界内,名声最大的剑修有两人,一是无极剑宗的宗主云九,一是容王朝的剑帝。

    那二人彻底的贯彻了剑修的性情思维,冷漠强硬,不服就干,直接护短又不留情面。

    中千界的众人因为他们二人每每提到剑修便忍不住牙疼。

    但戚兴现在可以拍着胸脯告诉众人,他见识到了一位不同凡响的剑修。

    她温柔善良,她随和亲切,她除了嘴欠外还敏而好学……

    戚兴:!!

    这他娘的真是一个剑修啊!!

    戚兴捂住额头呻吟一声,这可真是见鬼了啊。

    至于容娴平时看上去只是刚刚突破人仙初期境界,但刚才展露出来的却是人仙五重的战力,戚兴丁点儿都没觉得奇怪。

    剑修越级战斗不是很正常吗?

    剑修都是一帮疯子,哪怕修为不敌也要扑上去将敌人怼两回。

    嘛,戚兴已经替容娴想好了所有借口,让容娴好不容易展现了一回实力,却没有得到重视。

    该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吗?

    这时,瘴气散去,容娴走了出来。

    此时容娴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一身绿裙外罩银纱,比之前更多了几分柔婉。

    她脸色也好了很多,手里依旧握着医书,似乎准备随时翻看。

    戚兴:“……”

    这厮是他见过的最不像剑修的剑修。

    容娴将那身染血的衣服处理掉后,又用木灵珠稍稍恢复了下伤势才走了出来。

    说句大实话,她是防着戚兴落井下石来着,但显然戚兴此时已陷入了懵逼的怪圈,根本没心情搞事,让暗暗期待的容娴也大失所望。

    在她走出来的一瞬,地上的帕子无风自然,跟那把剑似的直接消失。

    嗯,容娴她处理痕迹总是简单粗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