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嫉妒
    ,精彩小说免费!

    戚兴咧了咧嘴,捂着腮帮子道:“容、大夫。”

    从自己口中叫出这么一个称呼,怎么就这么让人牙疼呢。

    容娴嘴角上扬,笑得温柔优雅,圣洁又悲悯:“阁下刚才咬到了舌头吗?怎么忽然就结巴了?”

    戚兴的脸顿时就耷拉了下来,他就说这厮嘴欠来着。

    他深吸一口气,按捺住自己的火气,这厮好歹救了他一命,他不能忘恩负义。

    戚兴勉强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忽视容娴耿直的问话,反问道:“容大夫的伤势如何?”

    容娴眉角眼梢是浑然天成的忧郁,她似模似样道:“不太好,我已经很久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了。”

    戚兴上下打量了下容娴,很明显发现她的气息比刚才平稳多了。

    难不成大夫的伤势都好这么快?

    “你还能走吗?”戚兴担忧的问。

    这里危机四伏,单是瘴气便能让人不知不觉的丧命,更别提还有巨蟒那种强悍的妖兽,他们必须尽快离开才是。

    容娴漫不经心的抚平衣服上莫须有的褶皱,朝着戚兴露出一个春暖花开的笑容,施施然道:“阁下也看到了,我行动自如。”

    说罢,她还朝着前方走去,以行动证明自己没有问题。

    戚兴眼看着容娴就要消失在白雾中,低咒一声,忙追了上去。

    感应到身后的气息,容娴也没有在意,她并没有想过要将戚兴给甩掉。

    她朝着四周看了看,像是辨别了下方向,拐着弯儿朝着左前方走去。

    戚兴紧跟着容娴,好奇的问:“容大夫,你以前来过这里吗?怎么感觉你对这里很熟悉啊。”

    容娴如实说道:“我第一次来。”

    戚兴失笑道:“你现在还瞒着我作甚?若你是第一次来,如何会目的明确的朝着某处走去?”

    容娴并未因他的怀疑而恼怒,反而好声好气道:“我是来采药的,那种药材散发着一种阴煞之气,细细感应便能知道大概方位。”

    戚兴见她说的有理有据,心里不免有些慌。

    难道他又自作聪明了?

    “这不可能。”戚兴反驳道:“这里的瘴气隔绝了神识的探查,根本就无从探查。”

    戚兴觉得容娴这是忽悠他呢,他人仙六重修为都没办法探查一丈外的东西,更何况容娴这个人仙初期呢。

    嘛,戚兴到现在都还以为容娴是刚刚突破人仙初期。

    容娴神色微妙的看了眼戚兴,也没有做太多的解释,因为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对于容娴来说,感应到阴煞草的气息很容易。

    这瘴气虽然确实碍事了点,但了解了瘴气的成分后,这些瘴气对她便完全没有了影响。

    好吧,说句实话,那是因为容娴身上的木灵珠。

    凡是有生机的地方都逃不开木灵珠的追踪,容娴打起架来没有动用灵珠,但找天才地宝的时候可不会放着大好的捷径不用。

    戚兴不信便不信吧,对她又没有什么损失。

    二人维持着诡异的气氛朝着前方走去,忽的,容娴脚步一停。

    她眯了眯眼,掌心一团火焰烧起,猛地朝着前方砸去。

    ‘噼里啪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接着一股烧焦的肉味钻入鼻尖,然后一股股黑烟将白雾驱散。

    眼前顿时一片清晰,戚兴这才看清楚,前方地上树上全都是狰狞的玄驹兽。

    这可不是普通的玄驹兽,这玄驹它吃人,个头有一岁孩童那么大,而且它不是一只,是一群。

    在这群被烧得焦黑的玄驹兽后面,是一个个只剩下木头桩子的大树。

    戚兴打了个寒颤,若非容娴率先发现了,他们就这么直接走过去,肯定会陷入包围,到时候就跟这树一样,被吃个干净。

    不对!

    戚兴脸色一肃,他都没有发现的事,容娴是如何发现的?

    戚兴忍不住道:“你早就知道这里有玄驹兽?”

    容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阁下,我不得不说一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嫉妒?”

    戚兴:我不是,我没有。

    容娴在心里叹了口气,慢吞吞道:“我知道自己表现的过于优秀让阁下有些不安,可敌意也得等安全了再表现出来吧?这时候我们若是内讧,很可能都走不出这里。”

    戚兴:“……我真没有。”

    他真的只是遵循着本能怀疑一下,完全没有嫉妒的意思啊。

    他一个人仙六重的去嫉妒人仙初期的人,说出去都滑天下之大稽。

    容娴她神情自若的继续道:“——以及,我们现在要操心的还是玄驹兽群的头领,争吵有些为时过早了。”

    戚兴不解,头领?什么头领?

    下一刻,一头硕大的玄驹兽快速的爬了过来,长长的触角颤动着,给人一种怒火冲天的感觉。

    “戚先生,我受了重伤,这只玄驹兽就拜托你了。”容娴第一时间后退两步,眉宇间一派霁月风光,语气更是情真意切。

    戚兴警惕的看着玄驹兽,黑着脸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句话道:“你怎能如此厚颜无耻?”

    需要他卖命的时候一口一个‘戚先生’,不需要他的时候便翻脸不认人,满口都是‘阁下’,好似他们根本不熟一样。

    这就是所谓的‘有危险你上,有好处我来’吗?

    长得这么大,戚兴不是没见过比容娴更不要脸的人,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将不要脸做的这么光明正大。

    容娴一点儿都没有被讽刺的恼羞成怒,反而好心好意的提醒道:“戚先生,小心。”

    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玄驹兽上颚张开,带着尖利锋锐的锯齿朝着戚兴咬去。

    戚兴身形一闪,刚从玄驹兽面前逃开,便见到他之前站立的方向那棵大树已经被一瞬间撕成粉碎。

    戚兴浑身一寒,后背都冒了冷汗。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这只玄驹兽又咬了过来,分开的锯齿刚好将他夹在中间,若锯齿合拢,戚兴的下场定与之前那树一样,被撕成粉碎。

    戚兴下意识伸出双手攥住锯齿,庞大的气势从身上升起。

    他嘶吼一声,猛地用力将锯齿掰开。

    用最快的速度从锯齿下逃开,下一刻锯齿合拢,他逃出升天。

    “容大夫,你就那么看着不觉得不太厚道吗?”戚兴神色认真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