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又坑
    ,精彩小说免费!

    见周琛这般识时务,容钰满意的点点头,将目光放在了前方正靠近阴煞草的师尊身上。

    憋屈的周琛:“……”

    等他以后强大了,也这样威胁别人,多威风啊。

    #论言传身教的成功性#

    前方,容娴的脚步突兀的停住,她的目光落在了那株阴煞草上。

    阴煞草有九片叶子,每一片叶子上都流动着让人头晕目眩的力量。

    容娴的一丝神识探去后,直接被阴煞草吞噬。

    若非她撤的快些,恐怕会被剧毒侵入魂体之中。

    即便神魂有些损伤,但容娴却高兴了起来。

    阴煞草的毒性出乎了她的预料,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

    戚兴看着阴煞草,忍不住问道:“那就是你要的东西?”

    容娴嘴角扬起,神色愉悦道:“没错,我来这里的目的便是阴煞草。”

    话音落下,容娴将多余的那颗丹药猛地弹了出去。

    戚兴眼睁睁的看着那枚解毒丹朝着阴煞草的叶子上砸去,他茫然的问:“你不是需要阴煞草吗?将解毒丹扔给阴煞草,不怕破坏了阴煞草的药性?”

    容娴侧头给了他一个让天地为之失色的笑容,看的戚兴心底发毛,战战兢兢。

    然后,容娴笑吟吟道:“我不怕,因为那丹药砸不到阴煞草。”

    不等戚兴将自己的疑惑问出口,他便看到容娴后退了两步。

    就在这时,能威胁到他生命的直觉从身侧传来。

    戚兴毛骨悚然,他下意识的朝着地上一滚。

    ‘轰’一声响,他刚站立的地方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砸出来一条深坑。

    戚兴狼狈的抬头看去,便见一只体型巨大的灰色蟾蜍。

    蟾蜍背上有许多疙瘩,每一个疙瘩内都有能毒死一位人仙巅峰的毒素。

    戚兴仰天悲呼:“容大夫,你害死我了。”

    他明显不是这蟾蜍的对手,更不提这蟾蜍浑身都是毒了。

    戚兴心里苦啊,早知道他就不来了。

    之前逃了一命后,这会儿居然又遇到了危险。

    他暗暗咒骂:“容大夫这个扫把星。”

    “我听到了。”清脆的声音随风送入耳中。

    戚兴躲避着蟾蜍的攻击,朝着声音处看去,便见到容娴优哉游哉地坐在树干上。

    那闲适的姿态看的戚兴眼睛一红,吼道:“既然听到了,你还不过来帮忙?”

    容娴微微叹了口气:说:“戚先生都没办法,我过去更不行了。那不叫帮忙,叫送死。”

    “那你还坑我过来?”戚兴的表情十分精彩。

    一种被骗的感觉油然而生,怪不得总让他上呢,原来是拿他顶缸啊。

    容娴垂着眼帘,几乎是面无表情,叫人看不出喜怒:“戚先生误会我了,是你自己要跟来的,也是你自己决定要见见阴煞草的。”

    戚兴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被蟾蜍给攻击到。

    细细想来,好像从头到尾都是他自个儿自作自受啊。

    戚兴:“……”

    这他娘的最后都是他的错了?!

    不远处,周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只巨大的蟾蜍,喃喃道:“多谢小容大人拦着我,不然我可就危险了。”

    容钰瞥了他一眼,嗤笑一声道:“天才地宝身边大都会有看守者,以后长点心吧。”

    若非他随手翻了翻师尊看过的医书,他也不清楚这里面的隐秘。

    周琛讪讪一笑,将这点记在了心底。

    戚兴与蟾蜍的打斗还在继续,这一会儿的功夫,戚兴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连头发上都是草屑。

    ‘噗呲’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容娴定睛看去。

    只见蟾蜍额上飞射出一道毒液,直直朝着戚兴喷去。

    戚兴险而又险的躲了过去,点点毒液擦过他的衣服,衣服上瞬间被腐蚀出一个个焦黑的小洞。

    毒液洒在地上,地上的绿草立刻枯黄一片,眨眼间便化为飞灰。

    戚兴额上的冷汗落了下来,他身形一动,升到了半空之中。

    有容娴的解毒丹在,他也不需要斟酌着使用灵气了。

    戚兴周身被灵气笼罩,他伸手一握,一张散发着古朴气息的长弓出现在手中。

    长弓出现的刹那,蟾蜍似乎察觉到了危机,爬行的速度停滞了下。

    戚兴神色严肃,猛地将这张沉重的长弓拉成满月状。

    以灵气为剑,手指一松,灵气箭恍如流星一般朝着蟾蜍飞射而去。

    与此同时,坐在树干上的容娴化为一道灵光,不带烟火气息的飘到了阴煞草旁。

    她双手飞快的结印,一道道印诀打入阴煞草中,将草内的毒性锁住。

    她从芥子空间内取出一块寒玉制成的盒子,掌心微微一抬,周围的泥土松软,阴煞草脱离而出,被容娴收进了玉盒之中。

    玉盒收起,容娴的身影飘飘忽忽地来到了戚兴身边。

    此时,灵气箭已经穿透了蟾蜍的身体。

    蟾蜍嘶鸣一声,背上的疙瘩全部爆开。

    剧毒从四面八方而来,像无从躲避的大雨一样。

    但雨水淋在身上不会死人,而这剧毒却会让人丧命。

    容娴与戚兴立刻撑起灵力罩,但很显然,剧毒在快速的腐蚀着灵力罩。

    “你不是大夫吗?快想想办法。”戚兴有些着急道。

    容娴翻了个白眼,现在才知道着急,之前非要跟来的时候怎么就兴冲冲的。

    真是善变!

    她虽然心中腹诽,但动作却不慢。

    容娴左右看了看,身形一闪,从树上折下来一截树枝。

    她在握住树枝的瞬间,周身的温暖柔和消失不见,一层层锋锐冷意蔓延上来。

    仿佛手里的不是随便折来的树枝,而是冷冽翁鸣的长剑。

    剑锋所指,剑意蔓延。

    戚兴一拍大腿,这才是剑修真正的姿态啊。

    然后,他看着快要崩碎的灵力罩怒吼道:“我让你想办法解毒,没让你去跟那蟾蜍怪拼命啊。”

    容娴没有理他,她身形一闪便来到了蟾蜍的身前。

    树枝被剑气笼罩着,随着她招式的大开大合,竟将毒气排斥在外,奈何不得她。

    蟾蜍张嘴嘶鸣,声波化为攻击,让正专心盯着容娴的戚兴脑袋一晕,差点连灵力罩都撑不下去了。

    容娴却没有任何异样,先不说她锤炼了一千多年的神魂强度了,单是藏在神魂深处的两颗灵珠都能屏蔽了这音波攻击。

    容娴趁此机会,眸子里金光一闪,一道道无形的剑气在半空中形成。

    她猛地将树枝刺进蟾蜍体内,那无数剑气也随后而至,刺进了蟾蜍体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