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制毒
    ,精彩小说免费!

    这座不慎被人在意的阴山矗立在栖凤镇外千千万万年,第一次闻名于世不是因为它孕育出剧毒无比的阴煞草,而是那个将阴煞草拔走的人。

    夜半,容娴将手边的所有药材都炼化后,目光一转,落在了地上斑斑点点的血迹上。

    这可是蟾蜍身上的精华啊。

    她扫了眼全神贯注疗伤的戚兴一眼,掌风从地上扫过,无数血迹毒素被聚集在手中。

    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直接将这团污浊的血毒扔进了火焰中。

    瞬间,一缕缕黑气杂质化为黑烟朝着四面八方散去。

    注意力一直在自家师尊身上的容钰见到这缕黑气,鼻尖隐隐嗅到了淡淡的芬芳香气。

    随即他脑袋一晕,容钰心中惊骇,连忙咬了下舌尖,让自己清醒过来。

    他心中担忧师尊,刚准备开口想要叫师尊小心,便听到师尊含着笑意的声音传来:“钰儿不必忧心,且安心守着吧。”

    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容钰腹部一股熟悉的力量升起,随即这股力量席卷全身,转瞬即逝。

    这股力量消失后,容钰才发现之前的眩晕已经消失了,黑气带来的毒被解了。

    而藏于腹部的那股力量便是师尊之前给他们吃下的解毒丹。

    容钰心中有无限疑惑,却都一句没问,他只要知道师尊没事便好,其他都不重要。

    容娴的目光落在这一道道黑气之上,嘴角的笑意意味深长。

    她浅笑低喃:“不知最后抵达的能有几人。”

    盘膝而坐的戚兴与周琛似有所感,眉宇间满是疑惑。

    刚才明明察觉到一丝晕眩,瞬间又消失了。

    戚兴仔细检查了下身体,发现并无异样。

    他心中暗道:难道真是伤势未愈?

    他立刻收敛心神,又开始努力疗伤。

    戚兴如此,周琛更不用说了,他还以为自己体内的毒没解彻底呢。

    容娴对于他们的反应没有丁点儿意外,直到天边一缕霞光传来,夜色过去,第二日到来。

    容娴小心翼翼的将玉盒取出,揭开盖子的瞬间,周围的瘴气瞬间浓重了三层不止。

    随着时间的流逝,瘴气蔓延下神识已经不能再用,而双眼也只能看清眼前一步的景象,再远一些便完全被瘴气隔绝。

    容娴嘴角翘起,喃喃道:“这可真是最佳的保护啊。”

    她袖袍一拂,将阴煞草置于火中燃烧了起来。

    “容大夫,这是怎么回事?”戚兴的声音略显紧张。

    能不紧张吗?他正全神贯注的疗伤,不经意间感应到周围的异常。

    睁开眼的瞬间差点没将他吓死,入眼一片白花花的阴霜煞气,戚兴觉得自己还能活着简直是上天庇佑。

    然后他才黑着脸想到,这是容大夫又搞事了。

    等他去找容娴的身影才发现,他的神识视线都被阴霜煞气遮掩,此时除了自己谁都看不到。

    在这种处境下,戚兴也不敢随便乱走,只能扯着嗓子喊。

    他这一声将周琛给吓了一跳:“戚前辈,怎么了?”

    戚兴没好气道:“还能怎么?这还不是容大夫搞出来的!”

    本来还紧张兮兮的周琛一听这话,立刻就放松了。

    容大夫是个好人啊,不管她搞出什么事来,都是有自己的想法,他只要安心等待便可。

    想到这里,周琛朝着戚兴安抚道:“戚前辈别担心,这些阴霜煞气的蔓延肯定不是容大夫做的,就算真是容大夫做的,她也一定是有苦衷的。我们要相信容大夫,她一定不会害我们的。”

    戚兴扔给周琛一个白眼,不想跟周琛说话。

    这个小白痴,也只有他才相信容娴是无害的。

    血淋淋的教训告诉世人,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剑修。

    剑修那玩意可是不看根骨天资的,只要有悟性有毅力,那战斗力飙升起来简直让人害怕。

    更不要提容大夫还是一个纯的不能再纯的剑修。

    “阁下稍安勿躁,等阴煞草炼化后,这些阴霜煞气自然会慢慢消散。”轻柔如风的声音随着微风送入耳中。

    戚兴不得不承认,容娴这句话说出来后,他心底的浮躁瞬间消失了。

    他想了想,发现自己也只能悲哀的等待,便眼不见为净,重新闭上眼睛开始疗伤。

    周琛也安心的入定修炼,这两天碰到的都是人仙强者,他这个凡仙小子还是很有压力的。

    二人却没有发现,这次的阴霜煞气与以往不同,里面掺杂了丝丝缕缕的黑气。

    随着阴霜煞气蔓延整个阴山,那一缕缕黑气也如一张渔网般遍布了整个阴山。

    容娴看着阴煞草一点点化为纯净的能量,双手飞快的结印,一道道印诀打入火中,让无数团独立的能量凝聚在一起。

    一颗凹凸不同的丹丸在火焰中滚动着,若非被容娴压制,恐怕立刻会炸裂分开。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颗丹丸越来越圆润,周身的色泽也趋于纯净。

    容娴在安心的炼丹,容钰三人也平静的守护着。

    但踏入阴山的其他修士却不同,他们这一路上充满了艰险。

    先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毒虫猛兽让毫无防备的修士死伤了一成,接着被阴霜煞气入体直接失去修为的修士也有一成。

    就在他们克服了这些困难稍稍松了口气时,阴霜煞气夹杂的黑气传来,直接又死了两成的人。

    而这两成的人诡异的不是被毒死的,而是没有防备或者修为不够被毒晕了,接着便被四周无处不在的毒虫咬死了。

    众人心里暗暗打鼓,这容雅的人影还没有见到,他们却倒了快一半的人了,这也太邪门了。

    “张丹师,这些变异的阴霜煞气可有办法克服?”冯中杰见自己属下死的最多,心疼的抽搐。

    张丹师神色凝重道:“这不是变异,是有人制毒。”

    “什么?”众人一听,瞬间炸了。

    若是天然的毒气倒也罢了,他们的人死了也是白死,他们有火也发不出来。

    但一听到有人制毒,他们便忍不住了。

    第一是怒火有了宣泄的地方,第二是心里也松了口气。

    未知的总是让人害怕的,知道了源头来源于人,他们也放心了许多,有毒药就要解药嘛,若能将这制毒之人掌控在手,那可是一个大杀器啊。

    一时间,这里的许多人眼神都闪烁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