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至诚
    ,精彩小说免费!

    没人会将自己置于险地,那位制毒之人也是如此。

    张丹师相信,只要找到那人的位置,他们便不用被猛兽毒虫和险地所困。

    冯中杰不用说便跟着张丹师走,步今朝与顾青鸾犹豫了下,也决定一起走。

    而实力最弱的黄姝与岑默也不敢单独行动,只能紧紧跟随。

    山中,十颗丹药滚动间,已经完全孕育成熟。

    容娴掌心一握,火焰消失,丹药一颗颗温顺的落在掌心。

    她随手拨动着几颗丹药,暗暗猜测一颗能撂倒几人。

    “戚先生。”容娴将丹药收起,扬声唤道。

    正在疗伤的戚兴被吓的元力一滞,差点没将自己给反噬吐血了。

    他气急败坏道:“容大夫,你叫人前不能先说一声吗?”

    容娴从善如流道:“我要叫你了,戚先生。”

    戚兴嘴角一抽:“……你叫吧。”

    容娴慢吞吞道:“戚先生。”

    “何事!”戚兴没好气道。

    容娴好声好气道:“我的丹药已经炼成,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戚兴猛地站起身,喜怒形于色道:“好,我们现在就离开。”

    周琛听到声音,也忍不住高兴了起来。

    这座山实在是太压抑了,那时不时冒出来的危险气息让他们噤若寒蝉,现在能离开这里再好不过。

    容娴起身后,容钰也快速将这里的东西收拾完成。

    周琛看看四周,担心的问:“容大夫,这里的瘴气这么重,我们看不到方向。”

    没有方向便找不到正确的路,找不到出去不了也就罢了,若走错了方向误入险地,那可真就九死一生了。

    容娴眨眨眼,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已经将路记下了,闭着眼睛都能走出去。”

    说实话,在这座满是阴霜煞气的地方,容娴如鱼得水。

    只要容娴一直待在这里,地仙以下的人都奈何不得容娴半分,还很可能会将命留在这里。

    但容娴依旧要走出去,直面风风雨雨带来的压力,才能更快的进步。

    周琛完全相信了容娴的话,高兴的说:“太好了,有容大夫在,我们一定能走出去。”

    戚兴哼哼了两声,说:“既然如此,容大夫,麻烦你前面带路了。”

    容娴也没有反对,反而一脸正直道:“本该如此。”

    她快步走在众人前方,带着三人七拐八拐的朝着阴山外走去。

    忽的,容娴脚步顿住。

    戚兴神色一紧:“怎么了?”

    容娴朝着他微微一笑,恍如春暖花开:“我发现了一株药材。”

    戚兴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见那腐叶间长着一株娇艳的花儿,这生机死气对立间,诡异异常。

    戚兴下意识退后了几步,之前阴煞草的守护兽蟾蜍兽他还没忘记呢。

    容大夫若想坑他做打手,完全不可能。

    想了想,戚兴又退后了几步,唯恐一不小心便被波及到了。

    然后,他好像撞在了什么人身上。

    什么……人身上?

    戚兴寒毛直竖,差点没跳了起来。

    这个地方出了他们四人哪儿还有别人,但来自身后的触感却绝对没错。

    戚兴僵硬着脑袋慢慢的转过头,便对上了一张忠厚老实的脸。

    还真他娘的是人!

    戚兴心底一松,心底的那股气便泄了:“……你谁啊?”

    这气势一下便没了,好么?

    冯中杰也干巴巴问道:“你又是谁?”

    “他是人榜第二百四十二名,四象星移戚兴。”步今朝介绍道。

    戚兴听到有人将他给认出来了,下意识抬头看去,不太情愿的拱手道:“原来是步道友。”

    他又看了看步今朝身旁的几人,惊讶道:“鸾仙子和山海道场的黄道友也来了?”

    黄姝诧异道:“我也想知道戚道友为何在这里?”

    似乎是察觉到他们不怀好意,戚兴并没有如实回答。

    他嘿嘿一笑,说:“你们来做什么,我便来做什么。”

    话音落下便有人拆台了:“戚先生,我等当以诚待人,怎能说谎骗人!我们明明是来采药的。”

    戚兴神色一僵,忍不住暗骂一声:猪队友!

    容.猪队友.娴缓步走了过来,她步伐不疾不徐,周身气息温暖和煦,眉目一片恬然,让冯中杰几人好似见到了庙堂里的菩萨。

    容娴手里捧着一朵鲜红娇艳的花儿,嘴角含笑而来,真是人比花娇。

    然而,她看着戚兴时,直接耷拉着脸道:“戚先生,圣人言: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你怎能满嘴谎言。”

    戚兴:“……难道你不懂何为圆滑处世?”

    容娴一脸严肃道:“我之道,至诚也。”

    戚兴浑身一个激灵,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心中忍不住哀嚎,他怎么忘了天下剑修大多受了云九和剑帝的影响,以诚待人。

    他们讲究的是诚于剑,诚于人,无愧于天地,无愧于真心,无愧于手中之剑。

    怪不得他第一次见到容大夫时便觉得这人耿直的有些嘴欠了,原来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是?”顾青鸾目不转睛的盯着容娴,似乎猜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

    容娴坦荡道:“唤我容大夫便可。”

    下一刻,黄姝已经拔剑刺来。

    戚兴第一时间挡在了容娴身前,将黄姝挡住,神色冰冷道:“黄道友突然出手突袭,不合道义吧?”

    黄姝尖声道:“你让开,容雅杀了我方师兄,我要杀了她为师兄报仇。”

    戚兴惊讶道:“原来容大夫名叫容雅。”

    容钰神色警惕的站在容娴神色,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这些小问题。”

    戚兴悻悻然,他挡开黄姝后,朝着容娴问道:“容大夫,你杀了她师兄?”

    容娴眉角眼梢是浑然天成的忧郁,她假惺惺叹息道:“我这一生从未亲手杀过任何一人,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谁都没有资格剥夺。救一条人命难如登天,但索取人命却简单的仿佛呼吸。”

    她看向黄姝,神色带着神佛对于天下苍生众生疾苦的悲悯,似模似样道:“我行医救人近十年,见过无数生死离别,每一次都是让人痛心的。但姑娘也不该自暴自弃,移了心性,随意取人性命与邪魔有何不同?”

    容娴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将死在阴山的人命算在自己头上。

    她只承认自己药晕了别人,取了那些人命的是山中的生灵,与她无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