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邪门
    ,精彩小说免费!

    黄姝被容娴这番说词气的差点没吐血,但她也知道自己污蔑容娴杀了师兄的话有些强词夺理了。

    当容娴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便知道这样一个人是不会杀人的。

    她的气息太干净了,就像从未涉世过的孩童。

    黄姝强硬道:“但探看司的人动手了。”

    戚兴差点被气笑了:“探看司的人动手你找探看司啊,找容大夫作甚?”

    顾青鸾没忍住说道:“戚道友,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容雅乃是容朝皇太女,探看司可是为了她才杀人的。”

    悄咩咩的周琛:!!

    容大夫居然是真正的天潢贵胄?!

    周琛觉得他这辈子所有的眼瞎次数都是容大夫带给他的。

    他以为容大夫是个普通大夫时,容大夫她是个人仙强者。

    他以为容大夫只是个普通修士时,容大夫她是个不服就干的剑修。

    当他以为容大夫是个剑修的时候,容大夫她是一国太女,天潢贵胄。

    周琛仰头望天,只想骂一句:贼老天。

    并不是……

    现在的问题是这群人明显来者不善,若容大夫出了意外,那可真就天下大乱了。

    周琛在那里干着急,戚兴却是腿一软,差点没给殿下跪了。

    “容大夫,你是容国皇太女?!”他不可置信的问道。

    容娴如实道:“我是。”

    戚兴恼怒道:“你没告诉我。”

    容娴一脸纯良的反击道:“你没问我。”

    戚兴黑着脸:“容雅,你这是狡辩。”

    容娴叹了口气,说:“难道我见到别人时非要说一句,我是容雅,容国皇太女吗?”

    戚兴底气不足道:“……但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好歹也给我一个提示啊。”

    容娴看了看天色,慢吞吞道:“刚刚一天的功夫,确实很久了。”

    戚兴抹脸,他都被容娴给气糊涂了。

    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周琛额角的青筋蹦跶了一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这二人还有闲情逸致在那里吵架。

    他撞了撞容钰,低声道:“我们就这么看着吗?那些人一看就不怀好意。”

    得拉着容大夫赶紧跑,别让她跟戚兴那个笨蛋吵了去啊。

    容钰冷眼扫了下冯中杰几人,同样低声回道:“放心,他们一个都跑不掉。”

    周琛、周琛眼皮子跳了跳,能不能干过别人你心里没点数吗?

    这么吹牛皮真好吗?

    周琛只觉得自己操碎了心,明明他们都是人仙强者,到头来还要他这个凡仙的小子想办法保全众人。

    #举世浑浊唯我独清,众人皆醉唯我独醒#

    “你们吵够了?”黄姝是个没耐心的,眼见仇人完全忽视她一心一意跟别人吵架,那还能好的了?

    容娴斜睨了戚兴一眼,回道:“吵够了。”

    戚兴:“……你要不要这么实诚?人问一句你就答一句?”

    若容娴单纯当做大夫或者剑修,那这性格完全没什么问题。

    但悲剧的是这厮竟然是王朝太女,这嘴欠又心软的性格若扛起一个王朝,那这王朝也离悲剧不远了。

    不可避免的,戚兴也鸡妈妈附身开始操心了。

    冯中杰沉声道:“这是容朝与山海道场的恩怨,戚道友还是别掺和了。”

    若皇太女死在山海道场的人手里,那皆大欢喜。

    当然,若黄姝实在太废物了,他动手也没什么。

    这里不是还有一位散修,一位青鸾派的人吗?再不济也有戚兴这位散修大能的徒弟呢。

    这么多人背黑锅,他必须得将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即便皇太女死在自己手里,剑帝也没办法找他们北赵的麻烦。

    他刚这么想完便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冯中杰:“……”

    容娴施施然道:“我猜你刚才一定是在想让我怎么死?”

    冯中杰头皮一麻,忍不住握紧了手里的刀:“殿下说笑了。”

    “你是谁?”容娴目光一凝,问道。

    冯中杰咽了咽唾沫,不知怎么的,这位殿下明明看上去温柔和煦,他怎么就觉得可怕呢。

    “殿下打听我的名字,难道是准备对付我吗?你还是想想该怎么活下去才要紧。”冯中杰沉声说道。

    容娴垂下眼帘看他,长长的睫毛投影在眼底,莫名给人一种脆弱的黯然。

    她语气缥缈道:“我听阁下唤我殿下,还以为是我朝中人前来搭救,没想到……”

    剩下的话容娴没有再说,但留白的地方实在是引人遐想。

    没想到什么?

    是没想到那被她寄予希望的人其实是敌人,还是没想到容国根本没人来?

    又或者是她被容国给放弃了?

    这时,容娴抬起眼帘,目光依旧清澈温柔,嘴角的笑意依旧带着阳光般和煦,没有半点阴霾,就好像先前那一丝淡淡的悲哀是错觉般。

    可看着她这副模样,不知为何,这里的几人心中都有些酸涩。

    容娴微微一笑,蹲下身从袖中掏出一个玉瓶放在地上,又慢慢的挖着坑将手里娇艳的花儿埋进去。

    “你在作甚?”岑默忽然问道。

    容娴头也不抬,她神色认真的填着土,神色平静道:“你们来这里是想杀我,而以我的修为完全逃不过一死。我不想自己死后,这花儿还落到被人践踏的地步,索性将它重新栽种……”

    说到这里,她忽的抬起头,朝着岑默等人迟疑的问道:“你们是不会辣手摧花的,对吗?”

    岑默几人一僵,最后还是顾青鸾开口了:“您放心,我们不会跟一株花过不去。”

    容娴这才松了口气。

    众人:他们在容娴的心中到底是哪种形象?

    将花栽种好后,容娴站起身来,毫不忌讳的说道:“玉瓶中是疗伤丹,我是用不上了。送给你们了,我死后你们也不用搜身了,我乃容朝太女,有些事情你们不能做的太过,否则剑帝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一桩桩一件件安排下来,让冯中杰几人心里更是难受,手里的攻击怎么都落不下去。

    他们真要杀了这人吗?

    这样的人物若是死在了他们手里,他们余生都会不安的。

    可他们也是为不得已,他们有自己的任务……

    等等,任务?

    众人一个激灵,惊骇的退后了几步,再看容娴时,眼里满是忌惮。

    真是见鬼了,这人不过几句话而已,却差点让他们放弃了任务,这可真是邪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