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报仇(为第一位长老Lotuselise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戚兴看了看成为软脚虾的四人,颠颠儿地跑到容娴身前,惊奇的问:“他们怎么会这样?你下毒了?何时下的毒?我们怎么没事?”

    一个接一个问题砸向容娴,但容娴显然没功夫搭理他。

    她指尖在玉瓶上轻轻一点,玉瓶‘咔擦’一声碎裂,一粒散发着淡淡清香的丹药悬浮在半空。

    容娴将这一粒丹药收回装好,这才带着一丝询问的味道看向容钰。

    容钰会意,指着黄姝与岑默瘪瘪嘴,隐隐有些委屈的告状道:“是他们二人伤的我。”

    戚兴目瞪口呆,忍不住朝着容钰看去。

    脸呢?你身为人仙强者的尊严呢?被打了就回来找长辈告状这种事也能做得出来,你还是个幼童吗?

    显然,容钰完全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对。

    容娴也没有觉得侄儿做错了,在外面受了委屈当然得找家里人倾诉了。

    嘛,容娴她就是这么护短。

    她得到答案后,脚步一转,走到了瘫倒在地上的黄姝身边。

    她垂眸看向黄姝,用听不出喜怒的语气说道:“你伤了我的弟子。”

    黄姝她很是威武不能屈道:“没杀了他还真是苍天无眼。”

    容娴给予了她一针见血的反击:“不,是苍天有眼,才没让你这种宵小害了无辜。”

    黄姝简直想一口血喷到容娴脸上:“你敢指天发誓他是无辜的?”

    容娴理直气壮道:“我不敢。”

    黄姝被噎了一下,狠狠地问:“现在你为刀俎我为鱼肉,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容娴叹了口气,施施然道:“你已经落在了我的手里,我要杀要剐不是理所当然吗?何必说的这么大义凛然。”

    黄姝又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难受极了,她怒吼道:“难道你过来就是想要气死我?”

    容娴立刻否认了:“不,我只是想气气你,并不想你死。”

    停顿了下,她神色诚恳道:“我之前说的都是真的,我这辈子从未亲手杀过任何一人,你也不值得我破戒。”

    “你是出家人?”黄姝惊讶的问道。

    知道自己死不了了,黄姝心也松了下来。

    容娴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神情自若道:“并不是。我是一个大夫,以行医救人为准则,我实力不够做不到让人起死回生,只能做到不伤人命。”

    “迂腐。”黄姝忍不住骂了一声。

    但她喜欢这种迂腐,因为容娴迂腐,她才能活下去。

    然后,迂腐的容娴一指头戳在了她的气海丹田。

    黄姝顿时面若死灰,有些疯狂的大喊道:“你不是不会动手吗?你骗我。”

    她被废了,她居然被废了。

    从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仙沦落为凡人,任谁都接受不了。

    容娴嘴角微翘,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意,不紧不慢道:“我只说不会杀人,没说过不会伤人。”

    她伸手一挥,染了容钰血迹的长剑落在了手里。

    容娴将长剑拿到眼前认真的打量了片刻,毫不掩饰的赞叹道:“好剑。”

    她借助水灵珠的力量,在剑身轻轻敲了三下。

    ‘咔擦’、‘咔擦’两声响,这把流光溢彩的长剑哀鸣一声,剑身灰暗,断成了碎片。

    “剑再好,伤了不该伤的人,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容娴说话的语调依旧优雅从容,但不管是戚兴还是旁人,都不敢小看她,也不敢真将她当成一位无害的大夫了。

    黄姝一口血喷了出来,眸光暗淡,神魂重创。

    这把剑是师尊赐予她的,后来被她炼化成本命法宝,如今剑被毁了,她也受到了牵连。

    容娴没再理会黄姝,轻步走到了岑默身边。

    岑默咬咬牙,高声喊道:“容雅,你废了黄师姐,又要对我出手,道场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在害怕。”容娴耿直的指出岑默的色厉内荏,没有半点委婉。

    岑默眼里带着恐惧,声音有些哆嗦,朝着容娴气短的吼道:“要杀就杀,别以为我怕了你。”

    容娴面无表情的看着岑默,慢吞吞的问:“那你到底怕不怕?”

    岑默嘴角动了动却没有回答,但他的神态已经完全出卖了他。

    戚兴知道,岑默是真的怕了容娴。

    顾青鸾、步今朝和冯中杰、张丹师四人如今自身难保,也不敢多说一句,唯恐被容娴给注意到了。

    容娴深深看了岑默一眼,眉眼弯弯,从袖中拿出一块帕子,细细擦着她的手。

    她神色温柔到极致,动作也轻柔如风,可举手投足偏生有种说不出的韵味,实在是引人注目。

    她没再理会岑默,反而对着容钰温声说道:“钰儿,你可以报仇了。”

    容钰顿时就高兴了,他就知道在师尊这里他从未失宠过。

    容钰伸出右手,掌心向上,一道魔气凝结的长剑悬浮在半空中。

    看着容钰这副杀人的姿态,戚兴神色一紧,连忙阻止道:“等等,且慢。”

    容钰就当没听到,他右手一翻,掌心向下狠狠一压,长剑顿时便化为流光直接刺进了岑默的脑袋里。

    可怜岑默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脑袋便四分五裂,死的不能再死了。

    “师弟。”黄姝悲呼一声。

    眼见师弟死的那么凄惨,她是恨毒了容娴。

    先是方师兄,再是岑师弟,容娴欠了他们这一脉数条人命,她一定要容娴用命来还。

    不等黄姝想完,一股剧痛从心脏传来,无边的魔气在她体内肆虐,冲撞着她的身体和神魂。

    剧痛之后,黄姝意识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再也醒不过来。

    黄姝死后,插在她心脏的魔剑自主的飞出,落在了容钰面前。

    容钰轻轻吹了口气,魔剑重新化为魔气消散于天地间。

    容钰可谓是将有仇报仇做的淋漓尽致,围攻他的两个人谁都没跑,全都被杀了。

    戚兴看着两具惨兮兮的尸体,无奈道:“我不是让你停手了吗?他们是山海道场的人,你杀了他们山海道场是不会放过你的。”

    容钰撇撇嘴:“我就算不杀他们,山海道场也不会放过我。”

    “活人和死人完全不一样。”戚兴忍不住说道:“你们可以废了他们,但不能杀了他们,只要人没死,山海道场便不会做的太过。但你直接杀了他们,山海道场即便是为了保住他们的面子,也不会善罢甘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