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悬赏
    ,精彩小说免费!

    戚兴话音未落,便看到容娴随手将帕子一扔,帕子被一缕清风吹拂,盖在了黄姝死不瞑目的脸上。

    一缕火苗在帕子上悄然出现,不过瞬息间,便蔓延到黄姝全身。

    还未完全烧完的帕子只剩下一角,被火焰掀起的火势巧合的冲击到了岑默尸体上。

    在戚兴和顾青鸾等人惊恐的神色下,黄姝和岑默的尸体被大火直接烧成了灰灰。

    戚兴:这毁尸灭迹也做的太熟练了吧。

    一片死寂之中,容娴轻轻一笑,说:“我们在山里采药,偶尔是碰到了几个人,可没人告诉我们谁是山海道场的人。”

    容钰一瞬间便明白了师尊的意思,他立刻附和道:“没错,就算碰到了我们也不知道谁是道场的人。而且这里雾这么大,谁知道分开后他们是不是走岔了,跑到妖兽窝里,被妖兽吞了。”

    反正就一个意思,人他们是见过,但杀人他们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什么叫睁着眼睛说瞎话,顾青鸾等人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他们本以为这位皇太女是真.善良温柔,谁知道竟是一朵黑心肝的食人花。

    容娴走到花儿旁边,蹲下身重新将那株娇艳的花挖了出来。

    她小心翼翼地将花儿放进盒子收起来,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意,语调带着一丝禅意道:“这世上每天都会有人出生,每天都会有人死亡,我们不用为他们难过,也许死亡就是新生的开始。”

    她侧头朝着冯中杰几人露出一个让天地为之变色的笑容,眨眨眼不解的问:“他们开始新一段人生了,你们不为他们高兴吗?”

    冯中杰、张丹师和顾青鸾、步今朝三人一个激灵,勉强露出一个生硬的笑脸,像是被认逼着吃屎一样。

    他们笑容僵硬道:“高兴,我们都很高兴。”

    几人心中呕的快要吐血,他们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逼着笑。

    容娴愉悦的抚掌而笑,表情浮夸道:“我就知道几位是深明大义的好人。”

    这夸奖也太不走心了,冯中杰几人都听出她的言不由衷。

    忽然,容娴问道:“你们碰到过山海道场的人吗?”

    冯中杰忙道:“没有,没有,我们没见过。”

    容娴脸上的笑容一收,耷拉着脸道:“我最不喜不诚之人。”

    话音落下,容钰眸中飞出一道魔气,直接刺穿了冯中杰的眉心。

    “冯大人!”张丹师惊叫道。

    他没想到容娴说变脸就变脸,这哪是正常人啊,这根本就是个喜怒无常的疯子。

    张丹师身体有些哆嗦,他现在无比害怕,唯恐下一个死的就是他。

    他怕死极了,这世间的荣华富贵权势地位还没有享够,他不想死。

    顾青鸾也白了脸,她恐惧的朝着容娴看去,恰恰好便对上那双散发着柔柔暖意的眸子。

    但顾青鸾没有觉得半点亲近,反而诡异的颤抖了起来,好像见到了荒古凶兽一样。

    “你既然是青鸾派的人,那你此行前来刺杀我也是青鸾派的意思了?”容娴意味深长的问道。

    顾青鸾身体一片冰凉,她此行完全是个人意思,她得知北赵王朝悬赏了一件中品灵宝,便盘算着杀了容娴领了奖赏,灵宝到手后,她的实力会增加三倍不止,在师门的地位也会更加稳固。

    谁知道、谁知道这一次任务居然是送命的。

    为了不连累师门,顾青鸾挣扎的爬起身,她以臣服的姿态跪伏在容钰面前,露出了纤细柔嫩的脖颈:“此事我师门毫不知情,求殿下不要牵连无辜。”

    明明求的是容娴,可跪的却是容钰。

    容娴莫名的笑了起来:“无辜?”

    她意味不明的说:“你以为你那偷偷摸摸的行为能瞒住你师门上下?他们不过是用你来赌一把罢了,从你接了北赵的悬赏那一刻,你在你的师门便是一枚弃子。”

    “不可能。”顾青鸾不敢置信道:“师门对我恩重如山,不可能当我是弃子,绝不可能……”

    容娴好整以暇道:“你也知道师门对你恩重如山,现在该是你偿还的时候了。两大王朝一大道场的交锋,也是你们能插手的吗?”

    容钰上前一步走到顾青鸾面前,顾青鸾姣好的面容因为悲痛更显得楚楚可怜。

    他的手轻轻摩擦着顾青鸾柔嫩的脸蛋,罕见的温和了下来:“你知道吗?刺杀我老师的人没有一人能活下来。”

    顾青鸾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身体娇弱无骨的朝着容钰靠去:“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饶了我一回可好?”

    容钰的手缓缓下滑,摸到了顾青鸾诱人的脖子上。

    就在戚兴暗暗羡慕这小子享尽艳福时,‘咔擦’一声响,顾青鸾被容钰干脆利落的给掐断了脖子。

    戚兴目瞪口呆:“……你小子不知道怜香惜玉啊?”

    容钰面无表情的将手在顾青鸾衣服上擦了擦,站起身淡淡道:“在我眼里,她只是刺杀我至亲的刺客。”

    戚兴无言以对,再想想之前这货将黄姝当沙袋的揍,暗道这人长了一副花花公子的脸,却有一副冷硬的心肠。

    他低声嘟囔:“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你说杀就杀了,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容娴假装自己没听到这句浑话,目光落在了步今朝的身上。

    步今朝洒然一笑:“看来我是难逃一死了。”

    容娴双手拢进袖中,笑容温暖和煦,看上去特别无害温柔。

    可步今朝不得不承认,自己真是看走眼了。

    他们进来了数十人,人仙九重的都有三个,等见到容娴之时却只活下去了五人,而现在更是只留下了两人。

    他猜测自己活不下的原因很简单,张丹师之前说过,这座阴山中有人制毒,所以跟他们一起进山的人才会中毒失去了力量庇护,最后惨死在各种妖兽和险地之中。

    如今,这制毒之人明显就是这位皇太女。

    她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所有试图刺杀她的挑衅她的都活不了。

    步今朝也不抱活下去的希望了,从接到悬赏开始他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你也是接了悬赏吗?”容娴直接忽略了步今朝之前的话,好奇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