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离开
    ,精彩小说免费!

    步今朝如今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反正都要死了,藏着掖着也没意思。

    他爽快的回道:“北赵的悬赏里有一味千年虫草,我义兄暗疾发作,时日无多,我需要虫草救他。”

    容娴听罢,眼神亮晶晶道:“顾姑娘说悬赏的是中品灵宝,步先生的又是千年虫草,这北赵的底蕴看起来还蛮深厚的。”

    步今朝苦笑,这位皇太女一点儿都不像一位正经修士,她能放下修士的高傲为凡人看病,也能放下修行而手不释卷。

    更重要的是,她称呼别的修士从来不是道友,而是凡俗的姑娘、先生。

    这哪是仙朝继承人啊,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是凡俗哪家养在深闺知书达理的千金小姐呢。

    戚兴看着容娴跃跃欲试的模样,心下不好,急忙问道:“容大夫,您在想什么?”

    自从知道这厮是正儿八经的仙朝皇太女后,戚兴下意识便用上了敬称。

    没办法,散修就是这么不尴不尬的。

    容娴眨眨眼,慢条斯理道:“我在想要不要用自己去北赵换些好处。”

    戚兴和步今朝眼皮子跳了跳,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清新脱俗的人物。

    “您就不能安分点儿吗?”戚兴忍不住提高嗓音道。

    容娴垂眸看向他,面无表情的模样让戚兴腿肚子有些抖。

    戚兴挠了挠头,打着哈哈道:“我是怕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得知您的消息,对您出手。”

    容娴不置可否,她的目光重新落在了步今朝身上。

    戚兴很清楚容娴不会让刺杀她的人活下去,不管那人有何目的,在容娴这里只是敌人。

    但可能是同为散修的原因,戚兴心中有些不忍。

    他一看容钰动了动,似乎准备出手,脱口而出:“容大夫,您祸事近矣。”

    “先生何以教我?”容娴从善如流的问道。

    戚兴:“……”

    事到如今,戚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一脸严肃道:“您可能不清楚,步今朝的师尊逍遥子修为高强,传言更与太玄宗宗主有交情,您若杀了他,不过是为容朝平白树一强敌。”

    容娴没有说话,她不笑的时候自有一番压力。

    戚兴心中忐忑,若惹恼了容娴迁怒了他,那乐子可就大了。

    他认识容娴虽说时间尚短,但多少对这人也有些了解。

    容娴行医救人,温柔良善,但骨子里还是一个剑修,有着剑修的杀伐果断。

    大部分时候她都很好说话,当然除了嘴欠外。

    只有触碰到她底线的时候,她也不介意用雷霆手段,就像这次她被刺杀。

    进入阴山有多少修士啊,现在还活着的只剩下步今朝和张丹师了。

    而且他有理由怀疑,之前容娴指着那朵花儿吓唬他,就是算计好了他的行为,让他与冯中杰等人撞在了一起。

    有些事情禁不起推敲,猜测的越多越害怕,戚兴也只能装傻了。

    容娴神情自若,嘴角微翘,温柔如风:“先生计将安出?”

    戚兴嘴角险些一抽,总觉得他们现在的姿态有种朝堂奏对的感觉。

    戚兴拱了拱手,劝说道:“步今朝也是为了义兄才一时糊涂接了悬赏,还请殿下念他一片真诚,放他这一次吧。我想步今朝定会念及殿下此番恩情,来日若有吩咐,他也会以身报之。”

    顿了顿,戚兴又补充了一句:“他报不了还有逍遥子前辈。”

    一句话直接将逍遥子给拉下水了。

    步今朝脸一黑,虽然知晓戚兴是好意,但当着他的面就这么算计他和师尊,真不当人子。

    容娴在多一个敌人和多一个朋友之间很明显选择了多一个朋友,现在的情势容不得她随心所欲。

    当然,她也没有要杀步今朝的意思,不然也不会将这人留在最后了。

    “步先生,既然戚先生为你说情,我也不为难你。”容娴很好说话道:“以后做事三思而后行,不该插手的不要插手。”

    步今朝显然不敢真以为容娴好说话,他也没有所谓的自尊心,认为容娴侮辱了他,非要跟容娴对着干。

    只要能活着,没人想着送死。

    步今朝认真道:“在下受教了。”

    容娴挑眉道:“先别急着谢,我虽说不为难你,但你敢对容朝皇太女动手,已经是挑衅了仙朝威严,我只能小惩大诫。”

    步今朝光棍道:“在下愿意受罚。”

    比死了的那些人,他可幸运多了。

    容娴笑笑说:“为了效力十年,十年后放你自由,十年内我若不幸身陨,你亦自由。”

    步今朝毫不迟疑道:“成交。”

    不过十年的功夫而已,还不够他师尊酿半壶酒的。

    步今朝回应后,容娴拂袖挥去,银针准确无误的扎进了步今朝的穴道,细微的元力顺着他的穴道钻进体内冲散了药性后,银针又回到了容娴袖中。

    银针飞回的时候,似乎不经意间划过容娴衣袖的一角,从她袖中悄然无声的掉落了一粒丹药。

    步今朝软弱无力的身体渐渐地用上一丝力道,他忙手软脚软地爬起身,强撑着身体的虚弱冲着容娴拱手一礼道:“参见殿下。”

    容娴摆摆手,看都不看恐慌的张丹师,指尖弹出一粒丹药飞进昏睡不醒的周琛口中。

    丹药化为一股能量入体,不过片刻的功夫周琛便清醒了过来。

    “容大夫。”周琛一骨碌滚起来,神色紧张的四处查看,直到看到容娴完好无损才松了口气。

    容娴将不知从哪儿又巴拉出的药箱背在身上,温声细语道:“此行目的已经完成,我们该离开了。”

    周琛看了看瘫倒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张丹师,神色一怔:“他该怎么办?”

    容娴叹息,神色柔和道:“他是来杀我的,我不愿杀人,但也不想放了他,就将他这样留在这里吧,是生是死就看他的造化了。”

    戚兴和周琛没有意见,步今朝和容钰就更不会有意见了。

    他们五人刚刚离开,之前掉落的那粒丹药慢慢被阴霜煞气侵蚀,软化成水。

    这滴水里含着浓厚的天地元力,吸引着山中蠢蠢欲动的生灵。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不管是白狼还是猴子,亦或者飞鹰、毒蛇全都涌了过来。

    它们争抢着那滴水的归属,没资格争抢的便吞噬着地上蕴含着天地元力的尸体,连带着张丹师也被活生生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