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埋伏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和容钰随着家丁朝着吕家走去,人群中的修士发现容娴的身影,许多人都蠢蠢欲动。

    “老师?”容钰用询问的口气唤道。

    他要不要出手教训下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呢?

    容娴微微摇头,语重心长道:“钰儿,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凡是三思而后行。”

    容钰想了想,又问:“那我何时才能动手?”

    容娴一脸认真道:“他们先出手时。”

    等他们先出手了,自己才有借口出手。

    容娴若是孤身一人,那这会儿早就在人群中放毒了,可她背后还有个南容王朝。

    容娴以后是要继承皇位的,而现在她已经开始学会爱惜羽毛了。

    不会动不动就打打杀杀,而是有理有据的打打杀杀。

    眼看临近吕家了,两道法器从高空袭来,目标明确的要取了容娴的性命。

    这攻击力度不是很强,大概也就人仙三、四重的力量,容钰完全可以应付。

    他跨前一步,一拳上去便将两道法器给打了回去。

    他细细感应了下,身影微微一晃窜入人群,准确无误的找到对容娴出手的二人,一掌将二人给打死,唯独留下一点真灵不灭,送他们去幽冥投胎。

    这干脆利落的手段顿时震撼了许多有小心思的修士,他们都默默缩了起来,不敢再随意挑衅。

    “那人是谁?”有人暗中打探道。

    “不太清楚,卫家和吕家的传来消息说那人乃是容雅的徒弟,唤做容钰。”有人神色古怪道。

    人群中,隐隐有道声音带着讶异:“不是吧,容钰的修为已经是人仙三重中阶了,而容雅才人仙初期,这师徒修为是颠倒过来了吗?”

    “错了,错了。容娴给这位徒弟传的并非是修行上的东西,而是医术。”

    听到众人议论纷纷,容娴暗暗点头,还是有明白人的。

    见那些人毫无顾忌,一点儿都不怕被人听见他们在说什么,容钰一时有些火大。

    这些人是笃定师尊不能活着走出栖凤镇,所以百无禁忌吗?

    真是该死。

    容钰眼里寒光闪烁,心中杀意难以平复。

    容娴清凉温柔的声音传来,像是夏风一样将他心底的浮躁尽数吹去:“钰儿不可莽撞,那些人就等着你出手,才好群起而攻之。”

    容钰闭了闭眼,平复了心情后,挠了挠脸颊,憨笑道:“让老师为我操心了。”

    容娴含笑道:“天经地义的事情,无妨。”

    绕过一个个不怀好意的修士,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吕家。

    吕老祖带着吕家的人在门口迎接,这仪式看上去还是最高规格的。

    “皇太女能来,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吕老祖笑容可掬道。

    容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耿直的问:“昨日不是还唤我容大夫吗?怎么今日就变了?”

    吕老祖笑容僵硬了一瞬,立刻回道:“昨日在下还不知道殿下的身份,冒犯之处,还请殿下见谅。”

    容娴不置可否,她率先走向府邸,神情闲适自在,步伐优雅从容,颇有些喧宾夺主的意味。

    “吕前辈,你这府里似乎还有客人。”容娴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大厅上,意有所指的说道。

    吕老祖神色不变,态度恭谨的回道:“不过是一些散修罢了,他们听说殿下来了这里,这才上门想要求见殿下一面。”

    容娴脚步一顿,侧头斜睨了吕老祖一眼。

    这一眼饱含深意,让吕老祖心底一寒,有种被完全看透的感觉。

    一时间,他隐隐有些后悔之前决定的事情,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吕老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殿下,您请。”

    容娴看到吕老祖上前一步,恰好挡住了其他去路,指引的方向也只有大厅时,嘴角的笑意绚烂如夏花:“劳烦吕前辈费心了,在下是个知恩图报的,有机会定会还了前辈这一番情谊。”

    吕老祖低下头来,假装自己没有听到容娴话里的神医。

    事情已经做了,便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

    只有容娴死了,这一切才会被彻底掩盖。

    随着容娴一步步靠近大厅,‘嗡’一声轻响,吕家的守护大阵打开,隔绝了外界的所有窥视。

    在这一瞬间,容娴周围浮现出九柄长剑,长剑组成了一个杀阵,将容娴和容钰困在了里面。

    长剑由九位修为皆是人仙五重的修士掌控,目的只为将容娴二人斩杀于阵中。

    “你们来自何门何派?”容娴的目光扫过这一群男男女女,淡淡的问道。

    九位修士互相对视一眼,都没有开口的意思。

    他们双手掐诀速度飞快,手法繁杂让人眼花缭乱。

    剑鸣声响起,剑气纵横间,容娴再抬头看去,却好似身处于一个陌生的世界。

    迎面是奔腾而来的兽群,每一只都张开血盆大口,凶神恶煞的朝着她咬来。

    容娴神色平淡,宽袖下的手直接捏碎了一粒丹药。

    她身形快速一闪,脚尖一点飞到了凶手的头顶。

    随着药香的蔓延,本该无限制涌来的凶兽却后继乏力。

    她站在凶兽头顶,双手拢在袖中,微微阖目,肆虐的剑气带着冰冷的杀机割断了一只只凶兽的身体。

    死去的凶兽没有半滴血流下,反而化为一缕缕细微的剑意消散于半空中。

    容娴睁开眼睛,挑眉道:“果然如此,这杀阵以剑气运行,剑意化为凶兽为真正的杀招,有意思。”

    估摸着丹药起了作用,容娴眨眨眼,眼前的世界瞬间变换,她依旧在吕家,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没有九柄剑围着她,而地上是一个个躺到的熟人。

    容钰眼里带着杀气,这时才回过神来。

    他急忙问道:“老师,您还好吗?有没有伤着?”

    容娴瞥了眼他衣摆处被剑意划破的口中,笑哼道:“钰儿还是保护好自己吧。”

    容钰干笑了两声没有说话,感应到四周一片死寂,容钰低头看了眼昏睡不醒的众人,夸赞脱口而出:“老师下药的能力越来越出神入化了。”

    容娴弯弯眉眼,笑容愉悦道:“因为有太多的人帮我试验。”

    容钰到了嘴边的话拐了个弯儿,道:“老师,现在这些人该怎么办?”

    容娴将背着的药箱收起,仰天叹了口气,神色慎重道:“我欲救世人,而世人不自救,所以我决定以后医人先医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