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万毒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对于戚兴莫名而来的怒气有些茫然,她皱皱眉道:“你又在气什么?”

    一个‘又’字,让戚兴差点气歪了嘴。

    他额角青筋蹦跶了下,黑着脸道:“你何时能正经一次?每次在危险的时候总不着调,不是次次我们都能保住小命的。”

    容娴感叹道:“阁下倒打一耙的本事实在让人佩服,正巧你说的那些是我想要对你说的。”

    戚兴一听她不紧不慢的反驳,一股无名的火嗖的一下就冒出来了。

    这厮气人的本领总是让人拍马难及。

    不等戚兴说话,容娴话锋一转,道:“戚先生,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争论一下谁更着调吗?”

    戚兴被噎了一下,好歹让发蒙的脑袋清醒了,他忌惮的看着远处那位强者,快速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容娴神色微妙的扫了眼戚兴,十分好心的没告诉他,那人的目标只是她与钰儿,戚兴完全可以离开。

    她假模假样的叹道:“折回去是不可能了,那人已经发现我们了。”

    “难道你要上去打吗?这根本就是送死。”戚兴不敢置信的说。

    容娴叹息道:“我何时说过要跟那人交手的?戚先生自说自话的本事越来越高了。”

    戚兴那还没消下去的火气嗖的又窜了上来,还未等他张口骂人,便看见容娴缓步上前,一步步与那位人仙强者接近了。

    戚兴顿时傻眼,殿下你甩袖而去的方向走错了啊!

    就算气恼他的‘直言不讳’,想要甩袖而去,那你也朝着镇子里走啊,怎么朝着那人仙强者方向而去,别是给气懵了吧?!

    戚兴张了张口,想要将容娴给喊回来,却忌惮着那位强者不敢出声。

    戚兴:“……”

    容钰冷冷瞥了眼戚兴,也跟着自家师尊而去,不怕死的精神顿时便将戚兴给感动了。

    戚兴忍不住在心底骂娘,这都什么时候了,一个个的就不能省点心吗?

    他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的两个身影,脸上的担忧毫不掩饰。

    戚兴在原地踟蹰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熬过良心的谴责,跟着跑了过去。

    而此时,容娴已经来到了这位强者的面前。

    男人一头乌发披腰,素色的头冠将头发束缚,丝丝缕缕落在身前。一身白色锦袍披身,眸色深邃漆黑,让人一不留神便沉溺进那无边的黑暗中。

    见到容娴走了过来,他也没有说话,目光饶有趣味的盯着容娴,想听听这位太女殿下说些什么。

    求饶?还是骂娘?

    容娴不知这人的想法,她的脚步停住,半垂着眼帘,恬静的眉目间平添了几分忧郁:“你是接了悬赏来杀我的吗?”

    秋丹青沉声道:“不错。”

    容娴半耷拉着眼皮,秋丹青也看不清她眼中的情绪,只听她听不出喜悲道:“报酬是什么?”

    秋丹青笑了笑,声音平静无波道:“你不会是想用同样的或者更多的东西来换我转变立场吧?”

    容娴眨眨眼,纯澈的眸子里荡漾着温柔的暖色:“那先生答应吗?”

    秋丹青摇摇头,身上的杀气缓缓透出,以行动表示自己绝不会出尔反尔。

    敢接北赵悬赏来刺杀南容的皇太女,种种后果在做出决定前便已经想清楚了,再加上强者心境,他不但不会倒戈,反而会将事情做得更绝。

    比如将容娴一行全都杀死,不留一个活口,即便众人都知道人是他杀的,但谁都没有证据。

    他回头再悄悄领了报酬,由北赵出马应付南容,皆大欢喜。

    一想到这里,秋丹青的气机紧紧锁住容娴,庞大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

    容娴叹了口气,装模作样的露出受伤的神情:“好人总是难长命的。”

    这话也不知是在说谁。

    她不着痕迹退了一步,随着她的行动,周遭瞬间笼罩在一层阴霜煞气之内。

    煞气之中缠绕着丝丝缕缕的黑气,被笼罩在内的花草树木顿时焉儿了下来,叶子也迅速发黄发黑。

    秋丹青本来还不将这毒放在心上,但随着自身五脏六腑的腐蚀,他瞬间不淡定了。

    秋丹青连忙拿出一颗万毒珠,周围的毒气像是被什么东西抽离一样,迅速的钻入万毒珠内,秋丹青体内的剧毒也被万毒珠吞噬。

    容钰看到这一幕神色凝重道:“老师,好像下毒并没有用。”

    容娴神色轻松道:“我知道。”

    “知道你还白忙活?”紧跟过来的戚兴翻了个白眼道。

    容娴随手往外陶着毒药,每一种都让这方天地变色,但这些毒药还没产生效果便直接被万毒珠给吸收了。

    做了无用功的容娴没有半点气馁,反而掏的更尽兴了。

    她不慌不忙道:“我将每种毒药都试试,万一有一种能让他暂时失去行动力呢。”

    秋丹青看着这漫天的毒,手里的万毒珠根本不敢放下,唯恐自己不知不觉的中招。

    他心底有些烦躁,不就是杀个人仙初期的人吗?怎么就这般难缠,这层出不断的手段实在让人讨厌。

    他试探的想要出手,却惊骇的发现灵气刚刚动用,无处不在的剧毒便顺着灵气侵入他的气海丹田,吓的他赶紧收了手,连进一步的神魂都不敢探出了。

    而对面,戚兴毫不客气的给容娴泼冷水道:“让他暂时失去行动力?你就白日做梦呢吧。”

    容娴一听这话,眼睛一亮,双手一拍,笑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用这毒呢。”

    她拿出一颗散发着七彩云起的丹药,淡淡的丹香刚刚冒出,戚兴便神色恍惚,摇摇晃晃好似喝醉了一样,眼神都是迷蒙的。

    容钰用手肘撞了下戚兴,诧异道:“你中邪了?”

    刚回过神来的戚兴一个激灵,再去看那颗丹药时,后背隐隐发凉。

    让人不知不觉便中招,这还真是可怕。

    他喃喃道:“我刚才还真是中邪了。”

    容娴将手里的丹药捏碎,一缕缕诡异的力量充斥着这方天地,七情六欲演绎出一幅幅红尘喧嚣的画卷。

    这一次,万毒珠没有起到作用。

    容娴半垂下眼帘,笑道:“这可不是毒。”

    然后,‘噗通’一声响。

    容娴侧头看去,只见容钰和戚兴二人已经倒在了地上,意识沉浸在七情六欲。

    嘛,容娴她这次是不分敌我无差别攻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