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蒙蔽
    ,精彩小说免费!

    先不提容娴他们,南容乾京,重重云雾之后的皇宫,议政殿。

    文武百官各安两边,双方神念交流不停,一道道神念在大殿中交缠如落网。

    而许多人都悄悄的瞄着站在最前方的左相,或者说是御史大夫郁肃和太尉白师。

    这二人在众朝臣火辣辣的眼神下,老神在在的站着,没有任何反应。

    忽地,众人神念嗖的收了回去,齐齐朝着空荡荡的龙椅躬身一礼,高呼:“臣等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宽大威武的龙椅上一道金色光柱闪过,帝王一身黑金镶龙袍,头戴十二琉天子冕冠出现在龙椅之上。

    在他身后,大总管华琨悄然从暗中走出,站在了帝王身侧。

    他一身九品官服,却因天子近臣与让人捉摸不透的修为,无人敢对其不敬。

    “免。”帝王的声音依旧清泠淡漠,好似冰山上常年不化的积雪。

    他苍白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唯有眉眼间的寒漠依旧如初,皱眉抬眸间仿佛一柄刚硬不折的神兵利器,森然逼人。

    帝王一如既往的干脆利落:“太尉。”

    白师跨出一步,恭敬应道:“臣在。”

    “点将出兵,迎回皇太女。”帝王清冷的声音在大殿上传开,好似冰雪轻轻落在皮肤上,冷的让人警醒。

    白师高声应道:“诺。”

    帝王的目光落在了御史大夫身上,白师会意,悄然退回队列。

    今日朝会陛下忽然出现,又吩咐了他办事,显然在意的也只有这件事。

    此时看向郁肃显然只是询问,若没有别的事情了,帝王便立刻离开。

    也不知是疗伤去了还是磨剑去了……咳。

    意识到自己思维有些跑偏,白太尉立刻收敛心神,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

    郁肃眼角一抽,跨出一步,高声说道:“陛下,臣有本奏。”

    帝王抿了抿唇,有些不情愿道:“允。”

    郁肃立刻将最近北州众人潜入南容疆域围杀皇太女的事情说了一遍,接着便道:“是否派边境驻军前往震慑?”

    白太尉一听,立刻站出来反驳道:“边境驻军轻易不能调动,北赵正在虎视眈眈,若边境空虚,难保他们不会趁虚而入。”

    随着二人政见不合的开端,身后的大臣俱都争吵了起来,顿时安静肃穆的议政殿一片乱糟糟的。

    帝王没有心情听众人争吵,他不咸不淡道:“朕记得山海道场外的青海郡有五千驻军,传令童安将军负责此事,青海郡守辅佐。”

    众臣一听,忙停止了争吵,习以为常的应道:“诺。”

    之后的一些政事随着郁肃奏上来后,帝王尽皆迅速的处理干净。

    眼见帝王面无表情,周身压力蔓延,郁肃默默退了回去,将余下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扔给下面的人处理,再也不敢拿到帝王面前浪费时间了。

    他们这位陛下对于朝政大事没有丁点儿耐心,但磨剑戳人却上心的厉害,哪怕枯坐百年,只为磨出一剑,那也比坐在龙椅上处理国家大事的好。

    在帝王心中,除了剑外,其他的人和事都不值得浪费时间。

    面对这么不负责任的陛下,容国上下也是操碎了心。

    别的国家帝王都乾坤独断,收拢权利,唯恐被人架空。

    他们这位帝王却是个吉祥物,朝政权利完全下放,高高在上如世外剑仙。

    嘛,忘记了帝王本就是剑仙了。

    龙椅之上一道金光笼罩,众臣躬身道:“恭送陛下。”

    金光散去,帝王已经不见人影。

    众臣面面相觑半晌,又若无其事的开始与御史大夫共商朝政。

    而太尉在帝王离开以后,也迅速点其三千禁军,亲自前往青海郡与皇太女会合。

    帝王的神念回到君临宫后,盘膝而坐在蒲团上,轻轻合上双目。

    与此同时,栖凤镇外,正朝着青海郡而去的容娴脚步微顿。

    “老师?”容钰对容娴的行为情绪十分敏感,见到容娴忽然停住,连忙问道。

    容娴稍稍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用甜的掉牙的声音说道:“陛下找我。”

    在一旁的戚兴脸一黑,作甚笑得这么好看。

    若不是知道这厮是皇太女,剑帝明面上的女儿,他还以为这厮是准备去侍寝的妃子呢。

    她微微阖目,意识中出现一条气运金龙。

    金龙化为帝王修长威严的身影,他眼里倒影着容娴的身影,语调依旧带着利器的锋锐:“雅儿。”

    容娴微微一笑,唤道:“陛下来了。”

    帝王沉默了片刻,说:“朕坚持不了多久,你需尽快赶回容国。”

    容娴叹息了下,眉角眼梢是浑然天成的忧郁:“我会尽力的,陛下,您千万要保重身体。”

    帝王嘴角轻轻上扬,那是一个并不熟练的还显得僵硬的笑,却恍如冰雪融化般难能可贵,让人感动。

    “做你自己就好。”帝王说道。

    停顿了下,他眸中飞射出一道亮光窜入容娴眉心。

    “这是……”容娴怔了怔,道:“天子剑。”

    容娴一直以为天子剑只是一把天子拿着的剑,今日才知道天子剑还是强大的剑诀。

    习成天子剑,平定四方,镇压天下,运筹帷幄安万民,决胜千里掌乾坤。

    “此乃无形剑。”帝王神色认真道。

    无形剑,无影招,能不能悟全凭自身。

    容娴琢磨了片刻,觉得以自己绝世天资,悟剑那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

    她眉眼一弯,应道:“我会好好学的。”

    帝王欣慰的点点头,身影渐渐消失:“朕在乾京等你。”

    对于容娴,帝王是将她当成衣钵传人培养的。

    天下所有人都不相信容娴能平安回到乾京,他却无比相信。

    帝王意识离开以后,容娴睁开了眼睛。

    她眼里闪过一道金光,淡淡的剑气弥漫开来,却在别人发现的瞬间又消散无影。

    容娴微微挑眉,她对天子剑还蛮有兴趣的,无形剑无影招,特别配她。

    “陛下已经离开了,我们继续走吧。”容娴招呼着容钰和戚兴道。

    而此时的栖凤镇内,颜睿的二位同窗醒过来后,三人商量了下,决定先救人。

    颜睿站在广阔的天地下,将手里的莲花捧起,严肃认真道:“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莲花上绽放出一道道光芒,光芒辐射整片天地,一缕缕生机驱散着周围的毒气。

    暗中有人蠢蠢欲动,似乎准备出手抢夺。

    颜睿冷声道:“孟子曰:‘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轰然一声,天地浩然正气似乎受到召唤,纷纷涌向颜睿。

    天地正气之下,隐在暗处的修士立时感受不到半点天地元力,连体内的元力都运转不自如,跟个普通人一样。

    这种情况下,若是仙朝大军来袭,那杀他们就跟砍瓜切菜一样。

    众修士纷纷骇然,他们早就听说过儒家的浩然正气,没想到这次交锋竟然完败,这浩然正气简直是克敌制胜。

    怪不得那些宗门家族和散修都不愿意接近仙朝,去了简直是羊入虎口。

    天底下怎么会有儒家这种作弊的学说呢。

    随着莲花的消失,中毒沉眠的修士一个个清醒了过来。

    不提这些修士崩溃的心情,此时吕家内。

    依旧是浑身笼罩在星光内的值日星掌心玄奥的气息流转,口中轻道:“回溯。”

    然后,吕家的时间开始倒退,一直倒退到吕家被黑雾笼罩,容娴漫不经心的斜睨过来时戛然而止。

    值日星心下咯噔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下一刻他便听到容娴十分亲切的打招呼道:“值日星,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

    值日星:!!

    他的目光在黑雾上绕了一圈后,暗骂了一声这他娘的是孽缘后,不等容娴说话,便拂袖让回溯散去。

    值日星深吸了口气,拿起笔在小本本上又记道:“今日太女雅于栖凤镇吕家以神秘手段打败吕家,有人仙五重修士九人,人仙四重修士一人,人仙三重修士一人,人仙一重修士三人,人仙以下修士十三人。除吕家修士外,其余人等尽皆被废。”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神秘手段’四个字,这可真他娘的太眼熟了啊。

    他化为星光朝着前方而去,不过眨眼间便到了镇子口。

    值日星看着昏睡不醒成为凡人的秋丹青,沉默了片刻,道:“回溯。”

    秋丹青的时间也开始迅速倒退,但刚刚倒退到容娴把玩着万毒珠的时候,卡住了。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啊。

    值日星没忍住,骂了一声:“容雅,你这个祸害。”

    容娴眨眨眼,好声好气的说:“看你这模样,好似我无意间做了什么让你生气了。”

    不等值日星肯定,容娴便稍稍露出个愉悦的笑容,耿直的说:“若真如此,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毕竟你一直跟在我身后实在令我困扰。能让你不痛快,我便痛快了。”

    值日星被噎的脸色铁青:“……”

    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清新脱俗的混账!

    他气愤的提笔写到:“太女雅当日于栖凤镇外对敌人仙八重巅峰强者秋丹青,秋丹青被废,疑似下毒。”

    看到这‘疑似’二字,值日星便气都不打一处来。

    他上位这么多年,何曾用过如此不确定的词。

    也唯有太女雅一人了。

    值日星想了想,决定向阁内神情换人调查,他实在不想跟着容雅这家伙了。

    他掌心在小本子上一挥,一行行字化为点点璀璨星光消失。

    与此同时,星辰阁内部。

    一张悬挂在半空中的空白白布上光芒闪过,关于容娴的信息迅速出现。

    正拿笔记录的星官扫了一眼,顿时目瞪口呆。

    他眼角一抽,迅速将上面的内容记录下来。

    看着白布上的信息消失,他拿着记录朝着管事走去。

    一层层通报之后,这卷记录来到了阁主面前。

    阁主看上去就好似一位风度翩翩的书生,他拿着记录看了一刻钟后,闭着眼睛推演了半个时辰。

    然后,他张口骂道:“剑帝,是不是你瞒天过海,替你家太女遮掩天机来着?”

    乾京深处,正闭目磨炼剑意的剑帝睁开了眼睛。

    他冷冷回了一句:“胡说八道。”便重新沉浸在剑道之中。

    阁主:“……”

    阁主皱眉,心中满是疑惑。

    既然不是剑帝,那太女雅身上的因果怎么就算不到?

    阁主无法,只能跟上次一样含糊不清的处理了。

    不知道自己将星辰阁为难了两次的容娴看着前方的官道长舒了口气,似模似样道:“终于可以走大路了,这一路艰难险阻,尽是荒郊野外,实在累人。”

    戚兴看了看四周,心情依旧没法儿轻松下来:“还是小心为上,你现在的命可太值钱了。”

    容娴垂下眼帘,慢条斯理道:“枉费阁下一身修为,却偏偏钻到钱眼儿里去,满身铜臭。”

    戚兴傻眼,他不就随便说了一句话吗?怎么平白无故又被容娴给怼了。

    一个‘又’字足以看出戚兴这一路的心酸历程了。

    容娴挡的也轻松,他们两人都想要到达更高的层次,互相过招也有试探彼此的意味,等试探的差不多了,便用绝招交手,相互印证彼此的道途。

    沈熙躲开容娴的杀招后,他的杀招悄然而至,朝着容娴的丹田打去,容娴身形一动,刚准备躲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

    一股陌生的毒素迅速在破坏着她的经脉,涌入她的丹田。

    她瞳孔猛地一缩,她被人算计了!

    她出关后只喝了一杯茶,这毒是下在那杯茶中!

    茶是她亲手泡的,水是她亲自接的,但茶叶是别人摘的。

    而能碰到她东西的人,无疑是身边最信任的人。

    一个名字在她脑中浮现,容娴来不及多想,沈熙手中灵力凝结的剑便刺穿了她的丹田,在她的身体内炸开,毁了她的根基,碎了她的心脏。

    容娴身形晃了晃,脸色惨白,瞳孔的色彩也迅速暗淡了下去。

    沈熙手一松,那把剑化为灵气消散在半空中。

    他脸色也十分难看,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息心尊主根本没躲过去。

    息心尊主和他都被人算计了!

    沈熙有些恼火,可偏偏如今息心尊主已经救不回来了。

    “尊主!”凝月尊者猛地尖叫出声:“沈熙,你竟然敢杀了我们尊主,所有人听令,杀了昊天仙宗的人,为尊主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