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黎县
    ,精彩小说免费!

    望着这宽敞的官道,容娴沉思良久,徐徐一笑:该找盟友了啊。

    她朝着容钰吩咐道:“你身上的令牌可以让苏玄感应到大概位置,告诉苏玄,就说我要附近能排的上号的势力资料。”

    戚兴心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容雅,你想做甚?别是想一网打尽吧?前方那黎县可是你容国的。”

    容娴在眼皮子殿下翻了个白眼,道:“何出此言?”

    戚兴吭吭哧哧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你一路走过来,可没见哪儿完好无损。”

    从山海道场到阴山再到栖凤镇,何时安生了?

    这厮若再去黎县,可别把黎县也给祸害了。

    想到这里,戚兴忽然有些囧,他可不是容朝的子民,怎么变着法儿的担心容国百姓了。

    戚兴摩擦了下巴,觉得这大概是自己同情心发作吧。

    容国有这么个继承人,以后水深火热的日子还长着呢,只要想想便忍不住怜悯容国人。

    容娴抬眼看了眼脑洞大开的戚兴一眼,慢悠悠的说:“如果你还没睡醒,我帮你清醒清醒。”

    戚兴憋屈,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这厮下毒的功夫太过神秘莫测,若真不小心中招了,他还有何颜面混迹江湖。

    见戚兴安分了下来,容钰从怀中拿出青鸟使令牌,眉心一团光芒包裹着信息传入令牌中。

    同一时间,探看司山海分堂内,正执笔处理公务的苏玄感应到怀中震了一下。

    他立刻放下笔,从怀里拿出青鸟使令牌。

    指尖从令牌上的鸟身划过,一道消息传入意识中。

    读完消息,苏玄的神色古怪了起来。

    他掌心从令牌上擦过,令牌上顿时展放出一道青色的光芒的光芒。

    光芒显现出一片地域,正是容娴所在之处。

    苏玄细细打量了下,疑惑道:“殿下要黎县的详细信息作甚?”

    虽然他心中疑惑,但殿下有命,他只管遵命便是。

    苏玄双手掐诀,一道法诀飞到半空中,虚空中顿时开启一道大门。

    他眼中神光一闪,门内立时飞出一团黄色光团落入令牌内。

    大门重新闭合消失,苏玄将令牌收进怀中后,琢磨了会儿,还是起身朝着偏殿走去。

    这事儿他需要跟丞相商量商量,总觉得殿下要这些东西不会安分下来。

    且不说叶丞相和苏玄怎么操碎了心,这方收到消息的容钰却没有半点负担。

    他转头将所有消息传给容娴后,跃跃欲试道:“老师,我们先去哪家?”

    黎县有三大世家,一个宗派,这可真是繁华了。

    容娴沉吟片刻,说:“去白家。”

    “等等。”戚兴忙道:“白家可没惹你们,你们别是去找麻烦吧?”

    容娴略一挑眉,语气微妙的说:“看来阁下对我有所误解啊。”

    顿了顿,她语气诚恳道:“我想我可以解释。”

    戚兴气不顺了,他阴阳怪气道:“你先解释解释,总唤我阁下是什么毛病,你是没将我当自己人吧?”

    容娴挑了挑眉,带着容钰朝着白家的方向而去。

    戚兴顿时就更气了:“容雅,你居然默认了。”

    “没错。”容娴一点要安慰他的意思都没有,非常干脆利落的承认了。

    戚兴听罢,黑着脸直接就扑了上来。

    容钰随手将令牌塞进怀里,也扑了上去,二人顿时打成一团。

    容娴站在一旁闲闲地看了一会儿,发现随着时间的流逝,容钰被戚兴给压制的更厉害了。

    “这可就不太好玩儿了。”容娴喃喃道。

    她扫了眼前方的石碑,嘴角一翘,体内龙气一动,似乎口含天宪般念道:“孟子曰:‘不以规矩,无以成方圆。’”

    话音落下,十里之内的石碑似乎感受到此方天地有人施法,齐齐一震,浩然正气化为一道道锁链朝着戚兴而去,想要将作乱者禁锢起来。

    戚兴连忙收敛了体内的元力,抬头便被容钰一拳砸中了眼窝。

    他脑中只剩下一个想法:容雅那厮偏心眼儿的没谱了。

    打了戚兴一拳后,容钰眼看着锁链也准备将他绑起来,连忙收敛了所有力量,无害的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士子。

    容钰:老师最近的攻击怎么总是不分敌我?!

    见二人都朝着她看过来,容娴假装若无其事的说:“我们继续上路吧。”

    戚兴黑着一只眼,不长记性的嘟囔道:“赶路就说赶路,说什么上路啊,多晦气。”

    容娴露出个人畜无害的笑意,道:“子不语怪力乱神。”

    戚兴嘴角一抽,他最烦儒家这些东西了。

    幸好这是容娴随口说的这句话,若在战场上,换一位大儒来上这么一句,恐怕地仙以下所有修士都会失去战力。

    三人走在热闹繁华的黎县中,这里比栖凤镇热闹多了。

    越是靠近县衙,戚兴和容钰越不自在。

    他们看向县衙的方向,只觉得一股庞大的气运笼罩,赤红一片,威压逼人。

    戚兴无奈道:“我就知道这人道气运的强大对我等修士很是压迫。”

    容娴疑惑道:“并没有啊。”

    她怀疑的眼神将戚兴上上下下打量了下,说:“你别是不安好心才被压制住了吧?”

    戚兴气得直接跳了起来:“我哪儿不安好心了,我来你容国啥都不图好么。”

    他冷哼一声,说:“你不被压制那是因为你本身身怀龙气,乃容国皇太女,等你去了北赵或东晋便知道被人道大势压制的感觉了。”

    容娴眨眨眼,摸了摸手腕上沉睡的小蛇,好奇的问:“妖兽也会被压制吗?”

    听她问出这么一个没水准的问题,戚兴呵呵了两声,说:“连我等修士都要被压制,妖兽等异类连接近都不可能。”

    容娴听罢,皱眉深思了起来。

    难不成小金沉睡与这人道大势有关?

    可他们刚至中千界时也没有接近人道势力。

    “唔,我真笨。”容娴右手锤在左手掌心,后知后觉的了悟道。

    她自个儿身上就带着人道气运,平时她都是有意识隐藏着,像刚才她稍稍激活龙气,便能调动大势压制戚兴便能看出,这气运的用处还大着呢。

    小金若因她身上的人道气运沉睡,那也非常有可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