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交代
    ,!

    云气好似遇到烈阳一般,迅速的消融。

    当所有云气全都消融以后,巨剑轻轻一震,恍惚间好似天地也跟着震了一下。

    虚空崩裂,万物成灰,刚刚被逼显露身形的徐起身形缓缓崩溃。

    一寸寸好似被画笔抹消一般,不复存在。

    徐起眼里满是惊骇,他眼珠子动了动,无意间好似见到那三千里深坑中似有灵光闪烁。

    ——容雅未死。

    意识到这点,徐起眼珠子凸起,用尽最后的力气,破碎的神魂在身体崩碎的刹那冲到了深坑之中。

    百丈深坑之下,容娴盘膝而坐,她的头顶是散发着徐徐生机的木灵珠。

    就在这时,一道强悍的力量带着毁灭绝望的气势猛地窜进她的眉心。

    容娴神色微动,却没有反应。

    而徐起来到容娴识海中后,阴森森道:“容雅,你可真是福大命大啊。”

    看来他这一脉人动手杀容雅,一不小心便会功亏一篑。

    果然是命敌。

    徐起肉身已经陨落,神魂也支撑不来多久。

    但凭着最后一点力量,毁了容娴的神魂却还是可以办到的。

    他魂体猛地燃烧起来,在容娴的识海内掀起千丈巨浪,形成前所未有的暴风。

    一声轻叹传来,容娴的身影出现在识海内。

    看着徐起的行为,她怔了怔,讶然道:“前辈如何来我识海寻死?”

    徐起脸皮抽搐了下,狰狞着脸道:“小畜生,死来。”

    容娴半垂下眼帘,轻轻柔柔道:“我一不喜不诚之人,二不喜出言不逊之人。”

    她缓缓抬起手来,一颗散发着淡淡水气的灵珠忽然绽放万丈光芒。

    那一道道光芒仿佛极地冰雪,带着刺骨的寒瞬间还燃烧着火焰的徐起连同他魂体上的火焰也一同冻结,连思维都停留在这一刻。

    容娴轻轻飘到徐起身边,施施然道:“在外界我奈何不得你,来到我识海内若还任你兴风作浪,我也就愧对你这般重视之情了。”

    她伸出手指点在徐起眉心,玄奥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开。

    一幕幕记忆在容娴眼里翻看着,片刻后,容娴神色复杂的收回了手。

    “山海道场,大长老伍承言。”容娴一字一句念叨。

    她手一松,水灵珠悬浮在半空。

    ‘咔擦’一声响,徐起身上裂开一条缝隙。

    这一声响像是起了一个头,之后咔擦声不绝于耳。

    不过眨眼的功夫,徐起的魂体已经碎成碎片。被水灵珠一冲击,意识全部抹除,只剩下了纯净的灵魂力量。

    看着这些能量,容娴毫不客气的笑纳了。

    她神魂与外界身体一致,尽皆盘膝而坐。

    纯净的灵魂能量拓宽着识海的疆域,稳固着容娴的神魂。

    随着时间的消逝,容娴的境界迅速攀升。

    人仙五重中阶、高中、巅峰,人仙六重初阶、中阶、高阶……

    力量吸收后,直接让容娴的神魂力量境界提升到了人仙巅峰。

    她神色微微一动,魂体上散发出星星点点的光芒。

    随着光芒遍布,容娴的境界立刻突破了人仙大关,提升到了地仙初期,之前在栖凤镇因压制秋丹青而受的伤也不药而愈。

    一位天仙强者的纯净魂力,生生将容娴的神魂境界给推到了地仙之上。

    外界,随着徐起的气息消失在天地间,巨剑也缓缓消去了身影。

    无数道剑影从天而降,飞回到主人手中。

    修士们握着手里的剑,眼里满是仰慕和敬佩。

    剑帝啊,那可是众修士心中的传说。

    天地间重新恢复了平静,不等众人神念散去,便感受到异动。

    他们朝着异动方向而去,便见一道剑影托着容娴的身影飞出了深坑,落到了黎县边缘处。

    众人:!!

    搞了半天,皇太女竟然还活着?!

    这货到底是怎么活下去的,这怎么可能,在那种境地之下还能完好无损,难不成剑帝还能分出精力保护她不成?

    可除了剑帝插手外,他们也想象不到还有什么原因能让容娴活下来。

    众人神念隔空交流之后,一个个识趣的散去。

    容娴站在河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终于让自己不显得那么狼狈。

    她撩了把水,叹息道:“能活着真好。”

    “你怕了吗?”一道金光闪过,剑帝的气运化身出现在容娴身边。

    帝王依旧一身黑金龙袍,头戴十二琉天子冕冠,浑身剑意森森。

    容娴挑眉一笑,罕见的锋芒外露道:“当然怕了,今时今日的这种感觉,我永不敢忘。”

    她眼里闪过一丝寒光,问:“陛下可否告知我,山海道场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帝王不太熟练的笑了笑,说:“看来你是准备有仇报仇了。”

    容娴不语,她认真的看着帝王,等待着帝王的答案。

    帝王想了想,说:“当你实力足够之时,大长老一脉任你处置。”

    容娴蹙了蹙眉:“不够。”

    她差点丧命,都是因为大长老擅自出手。

    他们之间早就已经结怨,双方之间唯有一方死绝,这个死结才能解开。

    只要她容娴活着,便与大长老一脉不死不休。

    所以处置大长老一脉本就应该,是天经地义,算不得交代。

    而这次不仅仅是私人恩怨,还有大长老不守规矩之事。

    她当然是管不着了,但剑帝这种制定规矩的强者可以管啊。

    “我要山海道场的交代。”容娴斩钉截铁道:“他们山海道场管不住伍承言,让伍承言擅自出手,一句不知情便罢了吗?妄想!”

    容娴这次是真的恼了,毕竟她差点死掉。

    她的靠山是剑帝,现在她告诉剑帝自己的想法,她想知道剑帝是否会为她出头。

    帝王周身的寒气一消,学着容娴的姿态挑眉道:“此事,我给你个交代。”

    容娴退后一步,双手抄进袖中,温柔如水道:“我等着陛下。”

    帝王身影顿时化为龙气消散。

    容国乾京,云雾背后的威严宫殿内。

    帝王换上了苍白冰冷的白袍,手执三尺青锋化为一道星辰悬浮在山海道场之上。

    刚刚离开的神念立刻又返了回来,他们算是看明白了,今儿是消停不下来了。

    云端,云座之上的道主看着那道星辰不禁头疼:“容帝,你想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