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出剑
    ,!

    星辰散发着冰冷的光辉照映着大地,听到道主的询问,星辰光芒一闪,陡然化为一道君临天下的身影。

    他眸若寒星,声音好似极地永不融化的积雪:“你和山海道场接我三剑,三剑之后,此事便了。”

    “好。”道主无奈应道。

    容帝摆明了不会善罢甘休,他不应也不行。

    再者,若是全盛时期的容帝他可能还会退避,但如今的容帝早因重创在苟延残喘。

    就让他试试容帝如今的分量吧。

    道主周身紫气环绕,隐隐与身后的道场相合。

    山海道场此时已经被道主紫气包围,但云海峰之上,在徐起刚刚魂灭死去之时,大长老伍承言手里的灵器轰然爆炸,他本身更是被这股冲击炸伤。

    不仅如此,伍承言损失了徐起这一具化身后也伤了魂魄。

    他叹了口气,没想到化身的行动居然牵扯到他了,果然修为到了容帝那等境界,所谓的遮掩都是笑话吗?

    天道注重因果,因为因果的存在,天道在查户口方面可是能手。

    而修为高深到一定程度,比如星辰阁强者,比如太玄宗强者,比如容帝等等,他们只要简单推演下天机,一切都明了了。

    并非谁都像容娴一样,身上有神器遮掩。

    伍承言没有到达那个地步,他将天下强者都想的太简单了。

    他暴露出来后,不止道场受到牵连,他若躲不过去这一遭,死了也是大快人心。

    伍承言惨白着脸,神色阴鸷的看向虚空之处。

    “容帝……”他轻声喃喃。

    我们走着瞧,若我能活过这一劫,等你陨落了以后,不管是容雅还是容国,都要血债血偿。

    容娴亭亭玉立的站在河边,仰头看着山海道场的争斗。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她眸光闪烁间,一丝丝因果线浮现了出来。

    她喃喃道:“你长得丑,只希望别想得美。”

    她念头一动,因果线消失。

    虚空之上,帝王神色认真地伸手,缓缓拔出手里的剑。

    随着剑一寸寸的出鞘,道主神色已经凝重了起来。

    容帝自从万年前被重创后便甚少拔剑,即便出手也如今日这般,只用自身剑道修为而已。

    但现在,容帝为了他的继承人,为了道场内那个不顾规矩出手的孽障拔剑了。

    就算容帝早已被重创,修为发挥不出多少,但容帝是单纯的剑修。

    即便本身没有修为,一剑挥出也能引动天地元气。

    帝王的剑已经全部拔了出来,出乎意料的,没有惊天动地,没有花里花哨,而是平平淡淡,好似没有任何影响力。

    道主的心却一寸寸沉了下去,这证明容帝已经不拘泥于剑本身了。

    养伤万年,实力不退反进,果真不容小觑。

    帝王垂眸看向如临大敌的道主,那双仿佛凛冬疏星的眸子灼华生辉。

    他抬起手不急不缓地朝着道主刺去,这一招就好似小童刚刚学剑,简单朴实又容易。

    看不明白的人在暗暗疑惑帝王怎么用这么基础的招式,但能看明白的都在心中暗暗惊诧了起来。

    因为那一招,刺出的是帝王的道。

    君临天下,威震寰宇。

    帝王剑锋所指之处,皆为叛逆,天地共弃之。

    道主眼睛蓦然瞪大,只觉得那一剑仿佛化为巨大的星辰横冲直撞而来,强大的禁锢力量让他周身的法力都隐隐停滞,连庇护宗门的紫气都开始溃散。

    人道之力,法网加身。

    不再法网之内,不服王道教化,是为原罪。

    而仙朝之外的修士,跳出王道法网,不受朝廷管辖,便为有罪。

    东蜀诸葛世家的家主羽扇纶巾,望着帝王的招式轻轻吐出了口气,道:“秩序之力。”

    西岐玉家家主白袍出尘,不染俗尘:“天子剑。”

    北海,在海眼深处的秦家家主坐在水椅之上,神色凝重道:“伤至如此,居然还能发挥出这么强大的力量,那他全盛之时究竟有多强。”

    南苗蓝家,编着可爱小辫子的姑娘摸摸脚下的大蜘蛛,嘟着嘴巴说:“这一战过后,容国恐怕该换主人了。”

    直面这股力量的山海道主眼皮子跳了跳,轻呵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轰~’

    两股强悍的力量碰撞之下,虚空隐隐有撕裂的风暴闪现。

    就在这时,一位身穿道袍的男人和白发玄衣的青年突兀悬浮在半空之中。

    赫然便是太玄宗宗主玄虚子和无极剑宗宗主云九。

    二人互相颔首,同时出手。

    一道太极八卦如同天网稳定了半边天地,一道惊艳飞剑好似定海神助定住了另外半边天地。

    天地稳定,帝王与道主更加不留情了。

    散发着寒冷气息的星辰光芒透过道主,隐隐波及到了道场。

    只仅仅是余波,便摧毁了道场十座拥有守护大阵的山峰。

    好在宗门前辈救人迅速,才没有殃及池鱼。

    余波消散,帝王的声音听不出喜怒道:“第一剑。”

    道主脸色微变,他没想到容帝仅仅一剑便让他难以抵挡,这人也太妖孽了吧。

    接着他便见帝王握剑不轻不重地横扫了一下,比那扫地之人还要敷衍。

    但这好似儿戏一般的举止,竟然山海道主如临大敌。

    这一剑之下,仿佛煌煌天威不可逼视,势出无回。

    一座隐匿在半空中的楼阁若隐若现,楼阁之上,身穿锦袍看不清面容的男子讶然道:“一剑分阴阳。”

    维持着天地稳定的云九见猎心喜:“剑出分阴阳,阴阳合一安天下,果不愧为剑帝之名啊。”

    山海道主神色一滞,扬声道:“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剑分的阴阳隐隐间竟然开始合二为一,原本危机四伏的世界缓缓平和了下来。

    帝王却没有半点惊讶,也没有丁点儿动作。

    在山海道主警惕的神色之下,互相牵制又互相吸引的阴阳二气化为两头阴阳双龙,仰天长啸一声,猛地冲向了山海道主。

    山海道主因这股冲击后退了半步,紧紧是半步那也是输了。

    二龙越过他一路横冲直撞撞在了云海峰之上,景色秀丽的山峰顿时成为废墟。

    二龙去势不减,又接连摧毁了山海道场十数座山峰这才后继无力的消散。

    帝王不紧不慢道:“第二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