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知心
    ,!

    山海道主瞳孔猛地一缩,第二剑他已经输了,那么比前两剑还强大的第三剑,他完全没有信心能接下。

    “容帝,你这第三剑出手,寿命定会再次缩减。”山海道主提醒道。

    容帝实在太强了,第三剑一出,他挡不住肯定要丢脸的。

    若容帝为了多活两日而放水,那最好不过了。

    帝王撩了撩眼皮,淡淡道:“多谢关心,第三剑。”

    帝王就着之前横扫的姿态,转身划了个圈,长剑在虚空中拐了个弯儿好似划出一道神秘符篆一般。

    凌空而坐的玄虚子眸色一凝:“生死两端,鬼神惊泣。”

    阴风刮起,天地间好似有鬼神哀恸哭泣。

    堂皇正神镇压山河日月、星辰妖魔,阴冥鬼差福泽阳世,庇佑世人。

    不属于法网之内的定为叛逆,鬼神同出,镇压诛杀。

    山海道主只觉得这一剑带来的无形伟力凝固了整个天地,让他半点动弹不得,好似有绳索套在他的脖子上,喘不过气来。

    牵动道场的庇护紫气悄然消散,剑势笼罩之下,凡不敬鬼神、不尊天地者,诛!

    只此最后一剑,让山海道场的弟子死了大半,而云海峰除了影子外,更是绝了户。

    看到这一剑,所有人心底尽皆一寒。

    他们修士与天争命,每时每刻都在造天的反,何曾敬畏过天地、敬畏过鬼神。

    这一剑带给他们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那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世间的剑法。

    帝王缓缓的收剑,声音依旧寒冷:“第三剑。”

    长剑入鞘,他淡淡道:“三剑已过,这交代我要了。”

    他身形化为虚无,消散在了虚空之上。

    而这场战斗除了四大事件、两大宗门在关注外,其他势力也十分重视。

    东晋回音道场,阵阵仙乐飘飘下,身披无缝天衣的回音道主面无表情道:“山海道主这么多年了,没半点长进。”

    在她身后,身影朦胧好似裹在紫云中的紫云道主淡淡的说:“仙朝力量太过强大,对我等修道之人并无好处。”

    回音道主赞同:“天底下不能再出现第二个剑帝了。”

    “剑帝如今选择的这位继承人很好,是炼丹的好苗子。”万药派太上长老的神念忽然传了过来。

    青鸾派太上长老也不甘寂寞,神念传了过来:“这位皇太女可如我青鸾派。”

    “那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能说服容雅入你们宗门了。”回音道主说道。

    他很清楚这些人打的什么主意,无疑是想等剑帝陨落之后,打着收徒的主意将容国掌控。

    而这一战之后,剑帝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容雅上位的时间必然会提前很多,众多势力的强者纷纷垂眸看向容娴。

    然后,一个个古井不波的心都泛起了波澜。

    “我没看错吧,二十四的人仙修士?”

    “身上功德隐隐若现,看来是位做了很多好事的大夫了。”

    “周身气息温暖平和,眉宇恬淡毫无戾气,未曾有血气煞气透出,容雅竟然未曾杀过一人。”

    虚空中神念的交织容娴不知道,她此时有些尴尬的看向身后来人。

    只见一身洒脱的步今朝拍拍衣袖,好似不染半点红尘爱恨的走了过来。

    容娴:“……”糟了,她之前将这人给忘在了栖凤镇了。

    但容娴显然不是个会认错的,不等步今朝兴师问罪,她便清了清嗓子,假模假样道:“步先生也赶来了,可惜你晚了一步,贼人已被陛下斩杀。”

    她一派光风霁月,半点不亏心道:“先生下次可手脚快一些,不然错过一些大场面那也太遗憾了。”

    步今朝: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他还在栖凤镇酒馆跟别的人仙强者打探情报呢,转头便听说太女雅先是废了吕家,杀了前来刺杀她的修士,接着又废了人仙九重强者秋丹青。

    步今朝当时就懵了,殿下不是在镇子里藏着吗?怎么高调到所有人都知道她干了什么好事?

    说好的等他的情报呢?

    怎么殿下扔下他后,转身就走了。

    等步今朝随大流跟着众人追着太女雅的踪迹来到黎县外时,居然发生了天仙强者不顾规矩出手追杀皇太女,容帝震怒,亲自出手击杀那人的事情。

    天仙强者在容帝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容帝可是连面都没露啊。

    等容帝威势散去后,步今朝敏锐的察觉到身边数人悄无声息的退了,对于悬赏一事绝口不提。

    他们尽皆畏惧容帝,容帝出手后的那种震天撼地之感,实在让人无力到绝望。

    也是这时他们才意识到,太女雅不是谁都有资格杀的。

    想要动手,就得有做好赔上一切的准备。

    步今朝使计甩开人群凭借剑符上的气息寻找到容娴时,容帝与山海道场又打了起来。

    那等层次不是他现在可以接触的,但优哉游哉站在这里的殿下就不同了。

    步今朝见殿下眉宇舒朗,笑容温暖,只觉得那种无以言说又熟悉无比的无力感再次涌上心头。

    “殿下下次放弃任务时,能否给在下说一声?”步今朝无奈的说道。

    容娴一脸高深莫测道:“步先生揣摩上意的功夫还差了些啊。”

    步今朝的表情差点没维持住,他深吸一口气,很是能屈能伸道:“在下以后定然更加努力。”

    容娴笑了笑不置可否,看向乾京的方向,若有所思。

    也不知陛下的身体如何了,还能支撑到何时?

    一旦陛下陨落,容国失去强者庇护,定然风雨飘摇。

    想到这里,容娴眉角眼梢是浑然天成的忧郁:“步先生,你说陛下如何如何了?”

    步今朝没有吭声,他又不傻,仙朝皇家的事情他若敢随意插嘴,那就是找死了。

    好在容娴也只是随口一说,并非要从他嘴里听出什么来。

    容娴垂下眼帘,故作伤感道:“唉,身份高了都没有一位知心人了。”

    步今朝:相信我殿下,您没有知心人跟身份没关系,是你嘴太欠。

    步今朝一想到这位主的不安分,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他如今在这位殿下手底下讨生活,必须得忍着。

    步今朝忍不住仰天长叹:真是苍天无眼,怎么没给这祸害来两个同血脉继承人的兄妹添添堵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