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泥人
    ,精彩小说免费!

    剑帝一出手,在整个部洲引起的震动久久不能平复。

    北赵皇宫,温太傅第一时间入宫,请应平帝撤销悬赏。

    见皇帝似乎不愿,温太傅扬声说道:“皇上,容帝早已深受重创,臣本以为他已经没有出手的能力了,谁知今日却为了继承人悍然出手,连山海道主都不是其一合之敌。”

    见皇帝在认真听着,温太傅继续道:“这次容帝出手后,身体的负担定然加重,大限将至矣。可谁都不知道他会在陨落前做什么,若他拼着最后的力量为新帝铺路,我北赵很可能会被盯上。”

    应平帝悚然一惊,坐直了身体。

    温太傅眼里闪过睿智的光芒,说道:“臣猜测,此时之前所有蠢蠢欲动之人都会暂时的安分下去,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只等容帝陨落,一切都会浮出水面。”

    那些暗中推了一把并想要浑水摸鱼的势力此时也会安分下去,因为谁都承担不起剑帝最后的疯狂。

    应平帝恍然道:“太傅说的有理,是朕着急了。”

    他站起身叹息道:“随着容帝死期将至,这一统容国的日子越来越近,朕也有些浮躁了。”

    他完全可以等容帝陨落,新帝继位在动手,毕竟那位新帝可没有容帝的威势与强大啊。

    “主弱臣强,国将不国。”应平帝说道。

    他大笑道:“容帝英明了一世,最后有眼无珠选了一位从未杀过人的大夫当继承人,这可真是个笑话了。”

    随即,他笑容一收,沉声道:“传朕旨意,让皇城司撤销针对太女雅的悬赏。”

    温太傅躬身应道:“诺。”

    东晋,身穿紫金龙袍,头戴皇冠的女帝司马姮君望着南容的方向,眼里闪过一丝痛惜。

    “皇上?”女总管贾诗琪担忧的唤道。

    皇上恋慕容帝的事情并非隐秘,容帝那等人物,哪个女子不仰慕呢。

    可容帝眼里除了容国便只剩下剑,连后代子女都是在造化池孕育的。

    他就像高高在上的仙,从不会在意世人的想法,红尘滚滚,他不染尘埃,爱恨情仇无一能将他拉下神坛。

    可惜了。

    女帝怔怔道:“他快死了。”

    贾诗琪沉默不言,可她心里知道,容帝确实快死了,天下人都知道。

    所有人都摆着明白装糊涂。

    山海道场大长老出手的事情无人察觉吗?

    不,山海道主至少察觉了。

    可他却默许了。

    所有强者都默许了!

    他们在逼容帝动手,或者说他们在逼容帝去死。

    因为容帝妖孽一般的天资和悟性,因为容帝那不属于这世间的剑道。

    不属于这世间的,便会遭到众人排斥,他们会团结一致的将其抹除。

    女帝的失神只是一瞬,她为帝多年,早已喜怒不形于色。

    “皇上,长公主求见。”大殿外,侍女恭谨的禀报道。

    女帝最后叹息了一声,转身走向桌案之后坐直,又成了那手握乾坤高高在上的君王。

    “传。”她沉声说道。

    西江,江国神宁帝正盘膝坐在蒲团之上,在他对面的乃是前任君主。

    “父亲,容帝陨落后,我们出手否?”神宁帝有些拿不定主意问道。

    江浩眸色深深道:“若东晋动了,我们也动。我朝与东晋接壤,若不顾一切攻打南容,东晋趁虚而入,便得不偿失了。”

    神宁帝深思了片刻,道:“父亲说的有礼。”

    黎县,容娴并不知很多人不等剑帝陨落便已经算计到她身上了。

    当然,就算她知道了也无用,毕竟她如今的实力实在太菜,完全与那些强者不能匹敌。

    山海道场一个长老便将她逼至绝境,让容娴心里着实很不痛快。

    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容娴一脸深沉道:“得想办法挡雨了。”

    连她都不知道容帝能支撑到何时,在这期间,她必须保证自己的绝对安全。

    唔,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倒是不错。

    步今朝听到容娴的话,嘴角抽了抽。

    以殿下的为人,这句话一定是表面意思的……吧。

    步今朝有些不确定了。

    “走吧,去青海郡,陛下出手后,这一路应该会顺利许多。”容娴挑眉说道。

    他们二人结伴朝着青海郡而去,容娴分出一丝意识应付外界,神魂尽皆沉入识海之内。

    站在识海中,她指尖一抹灵光消散。

    “身外化身,第二元神吗?”容娴喃喃道。

    翻阅了徐起的记忆后,她除了了解许多隐秘之外,还得到了一些功法秘术。

    让容娴觉得最有用的便是第二元神的化身之术了。

    那是大长老伍承言偶然得到的一部秘术,以灵物塑造化身,分出第二元神入主,一心二体。

    至于灵物……

    容娴伸出手掌,木灵珠散发着徐徐生机乖巧的悬浮在掌心之上。

    她叹息道:“还是太穷了,连个能用的灵物都找不到,只能用木灵珠了。”

    容娴心神一动,从芥子空间内拿出一团呈现着一种异样金黄的黄土。

    黄土悬浮在容娴面前,隐隐竟有种想要逃跑的趋势。

    容娴意味深长道:“虽无意识,却有本能,魔狱之内总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吧?”

    “……”黄土僵着不敢动弹。

    容娴沉默了片刻,说:“不全要,给我一点儿就行。”

    黄土‘嘭’的一下从自身分裂出一小部分土壤落在了容娴眼皮子底下,妥协的速度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容娴假惺惺道:“这可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黄土:!!

    黄土‘嗖’的一下回到了芥子空间之中,自由来去都没得到容娴同意。

    容娴挑眉道:“有趣。”

    她蹲在身来,挽起袖子,随手将自身的玄黄功德化为功德净水开始——和泥。

    你没看错,是在和泥。

    功德净水与黄土混合揉捏后,容娴兴致勃勃的将这团泥土捏成各种形成,无趣乏味到极致,偏偏她本人不觉得。

    玩儿了许久之后,容娴才想到要紧事。

    她正捏泥土的手顿了顿,眉宇间带着一丝懊恼道:“糟糕,好像不记得自己长什么样了。”

    容娴想了许久,才模模糊糊想到曾经息心尊主的大概形象。

    她郑重的拿起泥土,神色认真的开始捏泥人。

    不过片刻的功夫,一个栩栩如生的泥人便出现在掌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