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战帖
    ,精彩小说免费!

    戚兴的火气只能憋着了,因为城门口内,郡守冯泰与郡尉童安、郡丞张毅领着县令、县尉等官员齐齐来到了城门前。

    城门前人来人往,冯泰却一眼便认准了容娴。

    他大步上前,躬身一礼,恭谨的请安道:“臣青海郡守冯泰率领治下官员给殿下请安。”

    在他身后,其他官员同时躬身道:“臣等参见太女殿下。”

    容娴弯弯嘴角,十分平易近人道:“免礼。”

    童安爽朗一笑道:“殿下风尘仆仆赶来青海郡,想来也有些乏累了,臣已经安排好住所,请殿下前去休息,晚上臣等为殿下接风洗尘。”

    容娴送给他一个灿烂的笑意,温温柔柔道:“好。”

    童安神色恍惚了一下,他身材高大,眉宇间带着一股阳刚之气,行为举止间爽快大方,是一个很容易得到别人好感的将军。

    他驻守青海郡有五十年了,这些年里见过无数权贵,傲慢矜持、故作谦和、强势狂妄等等,但似容娴这种一眼便能看到底的温暖柔和,实在是平生罕见。

    童安不是没见过这种人,只是没见过位高权重的人拥有这种气质风格。

    就在童安出神之际,容娴忽然问道:“探看司的人告诉你们我的行踪了?”

    童安一滞,冯泰忙说道:“并非探看司,事实上在三天前臣已经派人守在这里了。”

    几天之前,冯泰与童安接到陛下的圣喻,让他们配合着保护殿下安全。

    所以他们早早便将手下的探子洒了出去,当殿下第一时间踏入青海郡时,他们便接到了消息。

    在三天前,人榜再次更新。

    皇太女的排名是人榜第二百一十九,修为人仙初期,最为显著的战绩便是废了人仙八重修为的秋丹青。

    虽然人仙初期修为格外的刺眼,但众人大概也渐渐了解到皇太女并非是靠修为强大取胜,而是她神鬼莫测的医术。

    没有绝对把握能杀死太女雅便轻易不要动手,否则还未接近目标自己便莫名其妙被废,那可太惨了。

    不过这次榜单更新后,太女雅最新的擅长手段除了医术外又加了一条:修士三火。

    见到这四个字,众修士一片哗然。

    修士三火要凝结出来那可不容易,稍不留神便会身陨道消。

    容娴凝结出心火倒是罢了,毕竟需要炼丹,但念火和神火可不容易啊。

    但太女雅偏偏给凝结出来了,这话还是从已经被废的秋丹青口中说出来的。

    而要破去三火,非得三水不可。

    而三水至今少有现世,若容娴的修为再强大一些,不是无敌了吗?

    一时间容娴的风头又盛了起来。

    从冯泰等官员口中听完这些消息后,容娴立刻兴致勃勃了起来。

    她眼神亮晶晶的,连背景墙都散发着盎然生机。

    因为容娴在这一瞬间便已经迫不及待的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命中宿敌#。

    能克制她的三水啊,貌似她的化身便带着她给予的功德净水。

    至于天河弱水和玄冥重水,试着找陛下问问消息,然后找齐了给化身送去。

    想想看,一个得到剑帝剑道传承且身怀三水的散修,一个是剑帝指定且凝聚了三火的容国君主,这可是天然敌对的立场啊。

    容娴神色愉悦到极点,发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单音节:“——啧。”

    她没忍住在心中假惺惺的感叹道:同室操戈,真是冤孽啊。

    嘛,容娴她就是这么恶趣味。

    即便没有观众,也不妨碍她精分的瘾。

    一行人朝着郡守府内走去,此时的青海郡已经戒严,郡守府更是外松内紧。

    一国太女居于此地,他们不敢不谨慎。

    他们走进城门后,傅羽凰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她晃了晃手里的酒葫芦,懒洋洋的靠在树上,半眯着眼睛睡眼惺忪。

    她指尖微微一动,一点水光在上面闪烁,赫然便是鼎鼎大名的功德净水。

    如今的功德难修,容娴身上的功德也是她镇压狴犴魔狱千年才得来的。

    但这也足够她凝聚一道净水泉眼,用功德浇灌,源源不绝的生出净水了。

    傅羽凰随意的甩了甩手,功德净水已经消失。

    “本体可以说是已经安全无虞了,如今这具化身需要的是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了。”

    傅羽凰回忆了下徐起脑中的记忆,过滤重重没用的东西,忽地抓住了一条。

    伍承言在找到化身秘术之时,曾与一人同往。

    那人与他半路结识,却热情好客,心情洒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君子。

    但这么一个人却被伍承言设计杀了,且是死无全尸的那种。

    ——临风散人。

    临风散人修为已至天仙三重巅峰,擅酒,擅音律,交友遍天下,可惜被伍承言这个小人给坑了。

    傅羽凰摸摸袖中的紫玉笛子,一脸的随性率意,无拘无束:“这可真是缘分了,找机会去临风散人丧命之地上炷香。唔,以后临风散人便是我的记名师兄了。”

    她将酒葫芦挂在腰间,转身朝着山海道场的方向而去。

    “是时候替我那可怜的师兄要个交代了。”傅羽凰意味深长的说道。

    她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品质不错的长剑,随手将剑扔向虚空,身形一闪便落在了剑上,长剑载着她化为一道流光快速朝着山海道场而去。

    大风吹得她的长发和白袍猎猎作响,她眉眼间却满是轻松惬意,让人一见便心情舒畅。

    以傅羽凰地仙境界的速度,半天不到,她已经来到了山海道场下。

    山海道场比以往更加沉寂,被剑帝削去的山峰也在众长老的伟力之下重塑,但剑帝的出手对道场的人来说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家根本惹不起仙朝帝王。

    道场内的弟子散去了一直以来的高傲,也算得上因祸得福了。

    傅羽凰身形一跃至半空,执剑快速在空中划过,一招招剑势化为一个字——战!

    仅仅一个字,一眼看去却让人心神动荡,心肠澎湃,恨不得拿起武器与人拼搏到死。

    傅羽凰拂袖一挥,‘战’字如同一个巨大的烙印镶嵌进山门峰头。

    她扬声唤道:“傅羽凰送上战帖,于一刻钟后与山海道场大长老伍承言决战生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