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交战(一)
    ,精彩小说免费!

    傅羽凰的声音远远的传入山海道场之内,道场子弟顿时面面相觑。

    这个傅羽凰是谁?他们怎么都没听说过。

    这么一个无名小卒居然跑来与大长老决战生死,莫名其妙。

    傅羽凰的挑战瞬间惊动了还在关注山海道场的强者,待他们见到来人只是一位地仙修士时,便不关心了。

    “阁下是何人?”一道严肃的声音响起。

    傅羽凰侧头看去,只见一身荡着水纹长袖的男人站在不远处,神色不喜的问道。

    林茂当然不喜了,道场刚刚经过大变,大长老一脉尽数化为灰灰,这么个关键时刻这位名叫傅羽凰的人却跑来挑战,且指名道姓要求的是大长老。

    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林茂神色深沉了下来:“为何前来挑战?”

    傅羽凰秉持着#事无不可对人言#,光明磊落道:“我是傅羽凰,当然你一定没听说过我的名字,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踏进江湖。”

    她灿灿然一笑,地仙初期的气势猛地爆发,没有丝毫掩饰。

    她执剑指向山海道场,一言一行皆潇洒自然,看不出半点仇恨:“贵派大长老十年前杀了我师兄临风散人,我来寻仇。”

    临风散人?

    听到这个名字,许多人都是一愣。

    临风散人多年不曾出现,他们还以为那人闭关了,没想到是陨落了。

    林茂神色凛然道:“姑娘可有证据?”

    傅羽凰带着一丝风流恣意,理直气壮道:“又不是衙门办案,哪里需要什么证据。”

    “你……”

    不等林茂怒吼出声,傅羽凰爽快的说:“我虽没有证据,但我可以用剑道发誓,若临风散人不是贵派大长老所杀,便让我剑道毁去。”

    许久之后,傅羽凰一剑斩出,击退了林茂,洒然笑道:“我剑道犹在,看来天道认可了我的话。”

    她嘴角含着不羁的笑意,漫不经心道:“山海道场现在是否该给我个交代?或者——”

    她带着一丝张扬无忌道:“我联络师兄故友,一起前来讨要个交代。”

    “看姑娘面相,十年前不过十来岁,如何会知晓这般清楚?”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

    傅羽凰抬头看去,只见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坐在云端,神色似是疑惑、似是惊叹。

    而本不关心这场没有悬念的战争的强者,听到老者这话,一个个惊诧的将神念投向了傅羽凰。

    “二十几岁的地仙强者,比太女雅的天资还要出众。”

    “她是一位纯正的剑修,这等修为定然悟性非凡。”

    “难道真是到了大争之世吗?一个个天骄都冒了出来。”

    “推算不到她身上的天机,难道是有人故意遮掩?”

    虚空之上的神念交流傅羽凰并不清楚,对于老者的询问,她十分光棍道:“十年前我确实只有十来岁,贵派大长老杀了临风散人之事我知道的也不清楚,但通过蛛丝马迹我却怀疑上他了。”

    傅羽凰将剑插在地上,双手置于剑柄之上,懒洋洋的说:“但我的怀疑却是对了,不是吗?”

    老者沉默了片刻,从傅羽凰刚才发誓以后他便清楚,傅羽凰说的都是真的。

    但——“小友来晚了,大长老已于四日前陨落。”

    傅羽凰干脆利落道:“这好办,让你道场年轻一辈强者与我一战,你们赢了此事便罢了,若你们输了,给我一个交代。”

    老者眼皮子跳了跳,又是一个要交代的,依旧是大长老惹出来的麻烦,那家伙真是死了都不安生。

    见老者迟迟不言,傅羽凰脸一沉,周身的恣意风流、怡然自得全部消失,转而是属于剑修的冷冽强硬:“我已经给足了你们道场面子,打赢了我此事便可直接罢了。前辈推三阻四,难不成我师兄一条命在你们眼里一文不值?”

    明明是她单方面认的师兄,连面都没见过,也亏得她能说的那么愤慨。

    这时,老者似乎接到了什么消息,立刻回应道:“此事我道场应下了,只一战?”

    “只一战!”傅羽凰铿锵有力道。

    话音落下,她的目光落在了缓步走出的青年身上。

    青年深衣披发,姿容极佳,不紧不慢间,骄傲自信的气质溢散而开。

    他冲着傅羽凰执了一个剑礼,目色诚恳道:“在下古悠然,前来讨教。”

    傅羽凰上下打量了下青年,扬眉一笑,自有一份洒脱:“人榜第一百三十七名,地仙二重中阶,悠然公子。”

    古悠然微微一笑,默认了。

    虽然他不是道场年轻一辈的最强者,但比傅羽凰修为强上两个境界已经够了。

    若直接派出大师兄,恐怕就是赢了也胜之不武。

    傅羽凰回了一礼后,二人直接打了起来,没有半句废话。

    古悠然为了身后的宗门而战,而傅羽凰是为了打出名声,吸引众人注意力,顺道为临风散人报仇。

    青海郡,郡守府。

    正靠在软塌上看着医书的容娴神情一顿:“打起来了啊。”

    出道第一战,该全身心的应对。

    她扬手一挥,房门立时紧闭。

    她随手将医书放在一边,躺在软塌上,阖上双眼似乎睡熟了。

    容娴将全部心神放在了化身那边,本体便有些顾不上了。

    嘛,一心二用不太熟练呢。

    山海道场外,古悠然的招式就如同他的名字,悠然如风,翩翩如玉。

    他双手猛地朝下一压,汹涌的海浪迎头而来,似乎连隐隐闪现的高山都击沉了。

    但这么危机四伏的招式此时竟给人一种美轮美奂的意境,好似一副栩栩如生的画卷。

    可若忽视了其中的危机,便离死期不远。

    傅羽凰清亮的眼里剑气一闪,手中的长剑剑鸣清脆。

    剑锋对上海浪,似乎显得太过渺小。

    可剑气纵横间,似月光朦胧,带着点点凄冷。

    剑芒从空中划过,美得如同一轮虹桥,却又带着煌煌天威,充斥着无尽大势,笼罩一切。

    那毁灭气息的海浪席卷而来,傅羽凰手中剑招一转,如同一张张网将海浪网住。

    她眉眼含着笑,执剑似要刺穿海浪而来,竟全然不顾其中的危险。

    古悠然神色微变,他感应到一股强大的法网将傅羽凰牢牢护住,他竟然不能突破分毫。

    等他回过神来,傅羽凰的剑已经刺到了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