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联姻
    ,精彩小说免费!

    帝王身体遭遇重创,灵魂也即将消弭,一直撑着一口气也是放心不下这以诚待他的容国百姓。

    如今继任者已经找到,那人的心性手段他都看得分明,容国交给她,他也能放心下来。

    这口气一松,头顶的天柱便摇摇欲坠,几近崩殂。

    天柱乃是天道降下守卫人道之主气运的屏障,也庇护着容朝的气运不会流逝。

    修士惧怕因果牵连,唯恐业力导致自身身陨道消,因而从不牵扯王朝更迭,人道盛衰,他们选择的路大都是大道唯孤。

    而帝王执掌杀伐,牵连的因果更是骇人。

    人道气运乃是人道力量的显现,气运凝结金龙之身,龙气本质乃是生杀予夺的威严,因而气运庇护人主不为因果业力纠缠,天柱又避免气运流逝。

    人主死前,任何业力因果都奈何不得。

    而今,人主将死,天柱将崩,气运金龙盘卧在天柱内哀鸣不止。

    帝王寒星般的眸子从天柱上移开,落在了气运云海之内。

    因有继任者存在,新的天柱已在缓慢衍生,等新帝登基,天柱确立,保住容国气运不失,北赵短时间内也奈何不得容国。

    未来,便交由新帝掌控了。

    他的目光落在了强忍悲痛的白太尉身上,似乎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帝王周身那冷淡疏离的凛冽也淡了下去,他说:“朕从记事起便以为自己会成为一名剑修,将自己的毕生都奉献给剑道。谁知造化弄人,这皇位竟然传到了朕的头上。”

    想到这万年的帝王生涯,他叹了口气,那是与剑道不同的道,执掌乾坤的帝王之道。

    可他只是一名剑客!

    如今将要解脱,帝王忍不住笑了出来,好似雪山峰头被阳光晒化后流入草原的涓涓春水,生机勃勃,调皮而温柔。

    “陛下……”白太尉跪在地上老泪纵横。

    帝王叹息,似有些不放心道:“我怕驾崩后,新帝镇不住群臣。”

    白太尉立刻应道:“陛下,臣家中三子,均可与新帝联姻。”

    为了容国,他全心付出,哪怕将自己的孩子送进后宫之中,做一名小小的侍君,也要助新帝稳定人心。

    白太尉也有资格这么做,他掌管天下兵马大权,三个儿子都身居要职。

    大儿子白慕辰掌管驻边二十万风云骥,二儿子白慕惊掌管驻边二十万飞羽军,三儿子白慕离虽说没在军队,但入了探看司。

    他们一家子算是位高权重了,若其中一子能与新帝联姻,将士们的心也能安定,容国也不会因主弱臣强而乱证。

    帝王沉吟片刻,应道:“朕会降旨,让慕离那孩子与雅儿成婚,皇夫之位,留与慕离。”

    白慕离虽没有掌控太强的力量,但他本人的天资却绝对傲然众人。

    他是人榜第九十四名,修为达到了地仙五重初阶。

    “诺。”白太尉恭敬应道。

    帝王似乎放心了,他收回了所有属于‘凡人’的神色,又成了那高高在上、冷冽孤绝的帝王。

    那位置上,孤零零的只有天子一人。

    白太尉神色哀痛,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刚刚退出议政殿,他身影化为气运消散。

    快速赶往青海郡的太尉突然停住,一双总是散发着戾气的眸子带着深深地哀恸。

    陛下,撑不住了。

    他高声吼道:“加速前进,后天之前,必须到达青海郡。”

    “诺。”身后三千禁军齐声应道。

    白太尉在疯狂的赶路,叶文纯也疯狂的赶路,而青海郡的容娴对这些事情并不知晓。

    她在郡守府磨蹭了一上午,或者说她上午抽调了水灵珠内的灵气,勉为其难的将自己的实力给提升到了地仙初期境界,然后依旧用水灵珠遮掩到人仙初期。

    #万能的水灵珠#

    只要想到每次人榜更新,她的排名推进后修为永远都是人仙初期,容娴就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来。

    到时候肯定有很多人去找那神秘阁主要解释的。

    想到这里,容娴眉角眼梢的忧郁浑然天成,她假惺惺的哀叹道:“星辰阁总是麻烦缠身,真是辛苦了啊。”

    这话说的好像她自己从不给人惹麻烦一样→_→。

    下午她便带着容钰背着药箱准备出门去义诊。

    得知消息的冯泰、童安与张毅什么都顾不上了,全都将手边的事情放下,快速的赶来阻止。

    如今乃多事之秋,外面鱼龙混杂,谁知道殿下这么一出去会出什么事,他们必须将殿下保护好了,白龙鱼服最是要不得的。

    等他们紧赶慢赶的赶了过来,却见殿下一只脚已经跨出了大门口。

    冯泰立马高声吼道:“殿下请留步。”

    容娴脚步一顿,坚定不移的跨了出去。

    容钰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一下,三步做两步的蹦到了府外。

    冯泰:“……”

    容娴走出大门口,回头看向冯泰,展颜一笑,温柔如水:“不知冯大人匆匆而来,所谓何事?”

    冯泰几步上前,看着殿下腰间的药箱,唇角哆嗦的询问道:“殿下准备出府?”

    容娴俏皮的眨了下左眼,温声细语道:“我已经出府了。”

    张毅看着站在郡守府外的殿下,脸色一僵,问:“殿下是要出去为人看病吗?”

    容娴点点头,那双澄澈如天空的眼中有着深沉的怜惜,每一个与她注视的人都能感觉到那股好似冬日旭阳般的温暖:“没错。”

    童安艰难道:“可是殿下,您身份尊贵,如何能在外抛头露面。若遇到了危机,臣等解救不急,那可就危险了。”

    容钰也有些赞同,他师尊比谁都重要,安危更是重中之重,万万不能有失。

    他有心想劝说,却又忍住了。

    因为他知道,这世上没人能做得了师尊的主。

    张毅叹道:“还请殿下以自身为重,不要轻易涉险。”

    容娴一脸悲悯道:“我不能因你等的揣测而留在这方寸之地,放任百姓沉沦苦海。”

    她义正言辞的说:“我为医者,当有恻隐之心,不论贫穷富贵,不论亲疏远近,救众生之苦,泽被万物生灵。”

    冯泰无奈道:“殿下说的臣都懂,臣为殿下安排两个引路人如何?青海郡内共计十五县,殿下可能不知道方向。”

    容娴立刻就答应了,这个郡守会办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